第7章 劫匪和书生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颇有些熟悉劫道对白,还真让张牧之有那么点小小亲切。
    然后,那几个壮汉一步一步逼近过来,迅速将张牧之和青牛就给围住了。
    “老大,好像是个放牛的少年。”
    “这头牛好健硕啊,肯定非常美味的。”
    “就知道吃,这么健硕的牛,拉到集市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对对对,这么一头牛,起码能卖个五两银子啊。”
    “什么五两?这头牛起码也要给二十两。”
    “哈哈哈,二十两,二十两好啊,够咱们兄弟吃上半年啦。”
    ……
    一群劫匪围住了张牧之,在那里肆无忌惮商量着,青牛拉去集市上能够卖多少钱,像是压根就没有当张牧之存在一般。
    此时领头的劫匪开口呵斥:“都闭嘴。”
    然后,劫匪头目看向张牧之说:“放牛小子,看你的样子,肯定也是身无分文了,把牛留下,老子今天便发善心让你活着过去。”
    青牛见此情形,立刻便有些忍无可忍,准备要开口喝退这帮劫道的浑人。
    可是还没等青牛开口,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义正言辞地呵斥声。
    “住手,这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等竟然敢行这拦路抢劫之事,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听到突然响起的呵斥声,让劫匪和青牛都是一惊,然后一起扭头循声看去。
    但见一个白白净净,背着个竹制箱笼的书生一脸正色地走来。
    书生面相看上去俊朗洒脱,并且眉宇间颇有几分刚正不阿神色,一看便是个正直之人。
    只是无论是从样貌,还是从装扮上,都看不出书生拥有和劫匪正面刚的资本。
    张牧之端坐在牛背上,看了一眼书生后,轻轻拍了拍牛背,在青牛心神中提醒:待会出手不要留情,这几个劫匪身上有怨气,应该都有命案在身,死不足惜。
    劫匪们本来被呵斥,也都是有些心慌,但看到是个白净书生顿时全都放肆大笑起来。
    “哈哈哈,原来是个白白嫩嫩的书呆子。”
    “书生,你这一身看着挺富贵啊,要不你替这放牛小子把钱给了?”
    “那不行,一码归一码,咱们可是劫道的,书生要把值钱东西都留下,这头牛也要留下。”
    “对对,我们是劫道的,值钱的都不能放过。”
    说着,一个劫匪便持刀走向书生,看起来是准备要动手了。
    张牧之见状拍了一下青牛,示意青牛准备要动手,不要给这群劫匪放肆的机会。
    然而,就在青牛已经准备要动手瞬间,那书生突然大喝一声,挥出一拳将走到他面前的劫匪直接轰飞。
    接着,书生双目瞪圆,颇有一股正义之士的浩然气,用脚踢起劫匪跌落的刀刃。
    下一刻,书生步伐沉稳,丝毫不像是看上去那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
    眨眼之间,林间拦路劫匪尽数成了书生刀下亡魂。
    把手上刀刃很随意丢下,书生正了正肩头上的箱笼,一袭白衫纤尘不染,还真的是气度非凡。
    在张牧之和青牛都有些错愕时,书生向张牧之拱拱手说:“小兄弟没有被吓到吧?
    这些劫匪在此拦路多时,不知多少从此经过之人被他们所害,今日小生终于算是除了这恶。”
    此刻,已经回过神的张牧之,心里却忍不住是一阵吐槽。
    这画风不对啊?
    你一个读书人,不好好读书,竟然还学了功夫?
    关键还杀人不眨眼?
    这真的合适吗?
    张牧之的心里虽然吐槽,但表面上还是抱拳向书生拱拱手:“多谢先生相救,不知先生贵姓?”
    书生听张牧之这一声“先生”称呼,脸上也是浮现出了笑容来:“些许小事,小兄弟不必记挂,在下姓宁,宁采臣,江州金华人士。”
    听到这名字的一刻,张牧之更加确定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了。
    先是高傲的织女,如今又遇上了能手持刀刃杀劫匪的宁采臣。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道?
    难道真是时代变了?
    看到了张牧之脸上错愕神情,宁采臣有些奇怪地问:“怎么?小兄弟听过在下的名字吗?”
    没等张牧之开口回答,林间山道上陡然一阵怪风吹过,地上劫匪尸体竟然爬了起来。
    听到了动静,宁采臣扭头看去,看到那些尸体站了起来,并且还拔出身上插着的一柄柄刀刃,身上鲜血甚至还在“啵啵”流着。
    张牧之本以为宁采臣可能会像是个侠士,继续主动站出来保护自己的。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前一刻那个豪气干云,舞刀轻易杀戮劫匪的宁采臣,面对站起身的尸体吓得惊呼一声:“天呐,这是什么邪祟啊?”
    在这一声惊呼过后,宁采臣竟然转身便准备跑,只是颤抖的腿脚不听使唤。
    刚一转身,左脚和右脚拧在一起,直接就把自己给绊倒,一头撞在青牛背上,竟然昏了过去。
    眼见着刚才还集正气、侠气于一身的宁采臣,竟然自己把自己绊倒,还一头撞在牛背上昏厥,张牧之真的是有点瞠目结舌,言语都有些难以形容此刻心情。
    当然,那些尸体还在一步步的逼近,虽然动作缓慢但看起来确实非常的诡异。
    关键明明是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的一幕发生的实在是蹊跷。
    张牧之自然是不想出手,轻轻拍了拍青牛:“行了,你把尸体收拾一下。”
    “哞”青牛应了一声,也不化身为水精之躯,只是很随意喷出一道鼻息,喷出了两股水流,化为了两头小水牛,直接扑向持刀尸体。
    尸身突然站起来,样子确实非常的诡异唬人,但在青牛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两头小水牛三下五除二解决掉活过来的尸身,并且还从尸身头颅中,弄出了一颗颗怪异种子。
    张牧之打量手中五颗怪异种子。
    从外形看种子并无特别,但是张牧之隐约感觉内部像是有活物。
    张牧之很想刨开种子看看,但是却有点束手无策,最后只能抽出腰间牧笛,想要用牧笛去试一试。
    结果,牧笛只是靠近,一颗颗的种子瞬间爆开,从种子里跳出木精之气来。
    只是这木精之气像是有主之物,面对牧笛隐约展现出惧怕,而且还非常狡猾地试图要从张牧之掌心中逃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