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青牛吐芬芳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木精之气试图要逃走,但张牧之微微摇晃了一下牧笛,立刻又将木精之气给震慑住。
    在牧笛的震慑下,木精之气最终还是完全被降服,一个个仿佛乖巧的小娃娃,安静地伏在张牧之的掌心中不敢动弹。
    看了看变得乖巧的木精之气,张牧之捏起其中的一个,然后对座下的青牛说:“大青张嘴。”
    青牛扬起脑袋,然后对着天空张开嘴,张牧之便将木精之气丢进青牛口中。
    木精之气入口,青牛根本连什么味道都没能尝到,瞬间便消失不见。
    但是过了片刻,青牛张口发出了一声叫“哞”,喷吐出的一口气,竟然让路边小草迅速生长,并且很快挂起了一朵小白花。
    嗝。
    打了个嗝,青牛赶紧闭上嘴巴,刚才喷出那一口气产生变化,真是让青牛有些惊讶。
    接下来,青牛还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接二连三地一个一个嗝打起来,从口中喷吐出一股一股的木精之气。
    原本只是一团木精之气,可似乎经过青牛体内水精的化解,似乎一下子变得有点多。
    嗝,嗝,嗝……
    一下一下不停打嗝。
    每次喷吐出木精之气,都会让周边的树木花草都疯狂生长。
    其中一口气,喷在被靠在路边树下昏厥宁采臣脸上,瞬间宁采臣所背的竹制箱笼发芽抽枝,甚至还开出了一朵朵小花,就连宁采臣头发上都生出一抹绿。
    不过,被青牛给喷了一口,还是让宁采臣很快从昏厥中醒了过来。
    慢慢地睁开眼,宁采臣首先看到的是不停打嗝的青牛,接着定睛去看,才看清楚牛背上的牧童。
    接着,宁采臣才算是终于彻底清醒,记起了自己昏厥前的一番遭遇。
    从地上爬起来,宁采臣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头发上生出的绿色枝叶给拨掉,上前一步来到张牧之面前,恭恭敬敬地向张牧之行礼致谢。
    “采臣多谢小神仙相救。”
    还没等张牧之去回应,青牛已经先一步张口打了个嗝。
    张牧之微笑着拍了拍青牛,然后对宁采臣说:“先生不必客气,如先生这般读书人,修持浩然之气,其实即便我不出手,先生也不惧方才的妖邪。”
    宁采臣听了不禁有些脸红,他虽然是自幼读书习武,但要说对付妖邪,他其实没有那份胆量。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刚才被几具重新动了的尸体给吓得手足无措。
    伸手揉了揉撞在牛背上的额头,宁采臣尴尬地笑着说:“小神仙谬赞,采臣实不敢当。”
    张牧之接着问:“宁先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呢?”
    宁采臣赶紧回答:“小生是去江州城参加秋闱的,如今新皇初登大宝,朝廷正值用人之际,吾辈读书人自然是要上进求取功名,为国为民奉献所学。”
    看着眼前这宁采臣言语行为,倒是和张牧之记忆中电视上的形象有着不小偏差。
    倒是和小说中,形容他为“慷爽正直”比较的贴近。
    宁采臣在回答了之后,接着又恭敬地问:“小神仙,您此行也要去江州城吗?”
    张牧之微笑着回应:“宁先生切莫称呼我什么‘小神仙’,我不过是一放牛小子罢了,此次也是贪玩,所以离家出来,想要走一走,看一看这世间之繁华。
    既然宁先生说这秋闱在江州城,想必江州城应该是个繁华地,那我便去瞧瞧热闹。”
    听到张牧之愿意同行,宁采臣顿时欣喜不已,赶紧热情地说:“真是太好了,那我便在前面给小神仙引路吧。”
    张牧之一眼便看出,宁采臣之所以如此热情,是期盼着和他同行的。
    看起来,之前那尸体突然活过来的事情,对宁采臣还是有不小的惊吓,所以希望可以和张牧之同行。
    没有去点破宁采臣心思,张牧之只是微笑着说:“宁先生不必客气,也不用一直称呼我‘小神仙’,小子叫‘张牧之’。”
    宁采臣一边在前面给青牛领路,一边应声说:“好的,小生虚长几岁,便托大称呼您‘牧之’吧。”
    张牧之微笑着点头:“可以,那我便称呼宁先生为宁大哥好了。”
    两人便一起同行,走出了林荫小道,沿着官道一路向繁华的江州城走去。
    这一路上,青牛并未开口说话,但始终是让宁采臣走在前面,真的是把对方当做领路人。
    张牧之在山林小道上耽搁了一些时间,织女却已经提前带着喜鹊赶到了江州城。
    进了城之后,喜鹊化身为一个婢女跟在织女的身边。
    织女则是在进城第一时间里,便对整个江州城中的男性进行一番排查。
    结果是。
    “放牛的竟然不在?跑哪里去了?”
    喜鹊在一旁听到织女抱怨,忍不住小声嘀咕:“真的想找,直接去找就好嘛,何必非要跟他搞什么偶遇情节呢?真是好麻烦。”
    嘀咕的话音刚落,喜鹊瞬间便察觉到了,有一双冰寒目光落在身上。
    有些惊恐地抬起头,看到的是织女挂满了寒霜的美丽容颜。
    喜鹊赶紧陪着笑脸说:“小姐,我就是随口说说,放牛的那么不识抬举,小姐何必在乎他呢。”
    织女撇撇嘴说:“谁在乎他了?我才不要管他的死活呢,哼,一直躲着我那么久,活该被那头老牛害死四世。
    逃过了一劫还不长教训,也不知道找我,就自己跑掉了,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有什么值得在乎的?”
    喜鹊脸上始终挂着微笑,静静地听着织女的碎碎念,同时很自觉屏蔽周围人视听。
    正当织女还在碎碎念时,喜鹊突然透过主仆所在酒楼,看到城门处,一个醒目地骑牛身影,在一个书生的引导下进了城。
    “小姐,小姐您快看,是他,是放牛的。”
    原本一脸幽怨,不停碎碎念的织女,听了喜鹊的话瞬间眼神中泛起一丝光芒。
    然后扭头凭栏向城门望去,在熙熙攘攘进城的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骑着青牛进城的身影。
    织女嘴里轻声娇嗔一句:“怎么这么慢嘛,害人家那么担心。”
    不过这么嘀咕了一句后,织女看到了张牧之与给青牛引路的宁采臣,从进城开始便是一路上有说有笑,真的仿佛像是一对挚友般。
    那种亲密让织女脸上重新浮现出寒霜:“哼,骑个牛就进城,装得倒是有模有样,也就骗骗那些凡夫俗子罢了,喜儿,你去吧。”
    喜鹊听了立刻起身,快速走出雅间,找到店家吩咐了一番。
    张牧之骑牛进城,自然是非常引人瞩目,可是他十五六岁天真烂漫少年郎模样,尤其是穿着短衣短裤,还打着赤脚,从头到脚都透着一份淳朴自然和不凡。
    因而虽然骑牛进城很令人瞩目,但却始终无人接近他,像是谁也不愿去打破小牧童那份浑然天成的自然气度。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