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妖邪现身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跟在喜鹊身后,张牧之当真是骑牛在江州城内算是招摇过市了。
    不单单是因为他本身骑着青牛,一份洒脱自然,引得城中许多人都忍不住侧目观看。
    还因为喜鹊这个化身的婢女也是非常青春靓丽,也吸引不少城中来参加秋闱书生的张望。
    说起来,放牛娃和婢女似乎应该刚好凑成一对。
    但城中看到两人的人,竟然从心底不觉得,这骑青牛少年郎和那婢子是一对,大多数在看了之后脑海中冒出的想法是。
    骑青牛少年郎这般神仙人物,那婢子纵然是青春靓丽,却也是配不上的。
    终于,来到了位于城门处不远的一家很高级的酒楼。
    进门前,喜鹊拦下了青牛说:“放牛的,这青牛可不能进的,这里可是江州城最出名的酒楼,进出可都是达官贵人,你让牛进去不合适。”
    张牧之本来也没打算让青牛一起进去,虽说青牛如今确实不凡,但酒楼毕竟是人家做生意地方。
    让一头牛从正门大摇大摆进去,确实多少还是会影响到人家做生意。
    但张牧之正准备翻身下来,突然却听到了一个非常张狂放浪的声音响起。
    “哎呦,这小娘子还真漂亮啊,江州城果然不愧是府城,单是一个婢子都宛若是画里的人儿般啊。”
    张牧之暂时没有下牛背,扭头循着声音看过去。
    看到一个身穿锦缎华服,身后跟这个背箱笼书童,一脸骄纵的年轻公子,摇着手中的折扇,拦在喜鹊的面前,双眼毫不掩饰透露着淫邪之色,上上下下打量着喜鹊。
    见到这情形,张牧之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要知道那可是织女身边的喜鹊。
    公子哥,此时在张牧之眼中,简直就是个作死的傻子。
    喜鹊寒着一张脸,对这种登徒子她向来都是不假辞色,如果不是光天化日,她甚至可能直接把对方的心掏出来给吃掉。
    而不自知的公子哥,依旧是在喜鹊的面前转,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喜鹊。
    并且有好几次,公子哥都暗暗有想要伸手的意思,只是一直没有真正的付诸行动。
    青牛通过心灵交流,忍不住对张牧之嘀咕:“这人也是来参加那个什么秋闱的吗?为什么看着跟宁采臣简直判若两人呢?”
    张牧之嘴角微微上扬,透过心灵交流告诉青牛。
    “所谓,一样的米养出百样的人,虽然都是来参加秋闱,宁采臣那种不过是个有些小财寒门书生,眼前这个有书童陪同,还有几个家仆跟着,明显应该有个显赫身份。”
    喜鹊此时终于有些忍无可忍,避开公子哥伸向她下巴的手,冷冷地叱责。
    “请让开,光天化日,放尊重些。”
    公子哥听了喜鹊的娇斥,不但是没有退缩,反倒是一脸笑意地凑得更近了一些。
    “小娘子,你这样貌美之人,何必给人家当婢子呢?不如跟在本公子身边,他日本公子高中了,让你填房当个妾室岂不美哉?”
    喜鹊冷冷地回应:“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当本姑娘给你当填房小妾?”
    那公子哥听到这话,脸上张狂的笑容更胜几分,向后退了两步,拉开一些距离,并且站在酒楼高一些的阶梯上,居高临下俯视喜鹊。
    “既然你问了,那本公子便告诉你,本公子便是江华侯府的二公子,萧逸风。”
    在这公子哥酒楼前拦下喜鹊时,已经吸引了不少酒楼内外的看客。
    之前,还有不少书生义愤填膺,想要出面为喜鹊驱赶萧逸风这登徒子。
    但是现在,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得知乃是江华侯府的二公子,本来义愤填膺要出面的人,顿时全部都退了回去。
    江华侯,那可是江州的土皇帝,便是江州知府也不敢得罪的存在。
    江华侯府的二公子,那更是在整个江州都臭名昭著的公子哥。
    所以,面对这样背景的萧逸风,自然也是没有人再敢站出来帮喜鹊出头。
    一时之间,酒楼内外可谓是寂静无声,甚至已经无人敢伸头旁观。
    在这种万籁俱寂的情况下,突然张牧之没憋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瞬间打破了萧逸风这位侯府二公子身份,所带来那份震慑威力。
    萧逸风看向酒楼门前骑牛少年郎,一眼便认出是之前城门处遇到,和一个穷酸书生一起看榜的少年郎。
    原本,对城中不少人觉得这骑牛少年气度不凡,已经完全盖过了他江华侯二公子的风头,这件事情已经是让萧逸风很是不爽。
    如今本来自报家门,带来那种震慑气氛,又被对方随意一笑给打破。
    更加是让萧逸风非常的恼怒,暂时舍弃了貌美的喜鹊,看向牛背上的少年郎问:“小子,你笑什么?”
    张牧之听到对方这么一问,看了一眼对方因为气氛扭曲的那张脸,再次忍不住笑得更厉害。
    见到这种情形,萧逸风有一种自己像是个被戏耍的猴子般,更加的恼火了。
    三步并作两步,从酒楼上的台阶走下来,毫不客气地扬起拳头。
    只是刚冲到张牧之面前,突然那头青牛仰头“哞”叫了一声,用牛角直接把萧逸风掀翻在地。
    见到自家公子被牛给掀翻了,书童和一直没有出面的家仆立刻冲了出来。
    一群人将骑牛的少年郎团团围住。
    但不等家仆动手,却看到青牛前蹄已经踩住了倒地的公子哥。
    “啊……”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萧逸风在牛蹄之下不停挣扎,歇斯底里地向张牧之发出怒骂,“混蛋,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用你的牛踩本公子,本公子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牧之看着牛蹄下面,不停挣扎一脸扭曲痛苦愤怒嚎叫的萧逸风。
    他依旧是面带笑容说:“我笑是因为,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二公子,是不是一个个都很二?怎么感觉你们都没什么脑子?”
    公子被牛蹄踩住,让侯府家仆一个个投鼠忌器不敢直接动手。
    那个追随萧逸风的书童,则是向张牧之拱拱手说:“放牛小哥,我家公子可是侯爷最疼爱的,您可要小心点,若是伤了我家公子……”
    哪知道书童话音刚落,青牛前蹄猛地发力,伴随着一声响彻整条街的惨嚎。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被牛蹄踩住的侯府二公子,一条胳膊直接被牛蹄给踏碎了。
    张牧之抬起头,面带微笑看向那书童:“你刚才说,若是伤了你们家的公子,会怎么样?”
    书童脸上的神情瞬间一愣,下一刻书童身上瞬间升腾起妖邪气息。
    眨眼之间,书童身体膨胀,普通书童皮囊被撑破,一个面目狰狞仿佛厉鬼般的家伙,从书童的皮囊下钻出,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当头便咬向张牧之和青牛。
    直到书童化身为狰狞厉鬼,血盆大口已经当头将张牧之和青牛笼罩住了。
    酒楼附近街头上围观人群里,才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声,城内的街道也是瞬间陷入混乱。
    “妖怪啊,快跑。”
    “妖怪,真的是妖怪啊。”
    “天呐,为什么城里会有妖怪出现?快跑。”
    ……
    便在酒楼附近街道陷入混乱,张牧之和青牛似乎已经难逃厄运,突然一道光华闪过,街头上的一切都被定格住了。
    一道身影翩然从酒楼上某个雅间中凌空走出,纤纤玉手在书童所化妖魔头颅上一点。
    瞬间,妖魔头颅便被斩下,妖魔的身躯眨眼之间便风化。
    待到定格消失,街头上混乱的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却像是什么都已经不记得。
    酒楼前,张牧之、青牛、喜鹊和那侯府二公子,也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