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庭遭劫

普普通通小牧童 作者:旁墨

      江州城内,守在西城门边最大的酒楼,迎客居三楼的一个雅间中。
    张牧之和织女相对而坐,喜鹊和青牛则是在一旁,守着那被抓上来的江华侯府二公子。
    张牧之首先向织女拱拱手说:“多谢姐姐再次出手相救。”
    织女满脸傲气地点了点头:“不用谢,我出手是除魔卫道,可不是专门为了救你的,还有不要叫我姐姐,我和你可没那么亲密。”
    见到织女这傲娇的样子,张牧之也是不禁在心中发笑。
    你不是想救我,为什么妖邪一露面,你想也不想就出手呢?真是口嫌体直啊。
    表面上,张牧之保持着恭敬,依旧是再次拱拱手:“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受益了,所以谢还是要谢的。”
    说着,张牧之甚至恭恭敬敬地向织女躬身一拜,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面对这种情况,织女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想要伸手去扶起张牧之,但却有觉得不好意思。
    犹豫再三,织女只能是故作镇定地说:“好啦,都说啦不用你谢,快点坐好,我们还有正事要说呢。”
    张牧之立刻正襟危坐,认真地聆听织女口中的正事。
    看到张牧之神情严肃,正襟危坐,颇有几分刚正气派,让织女一时之间看得呆住了。
    回想起前尘往事,似乎在织女的印象里,从没见放牛的有过这种气度。
    虽然看上去依旧是那身放牛装扮,但是少年郎唇红齿白,眉眼中透露出的英武气息,再加上严肃认真时,面容上透露出的那份刚正不阿。
    织女瞬间感到心中一阵小鹿乱撞,甚至心底不经意升起了一丝情愫。
    眼见着织女面若桃花,两腮浮现出一抹绯红,一双杏眼更是浮现出一份秋波。
    “咳咳咳……”
    喜鹊突然开口呵斥青牛:“你这青牛,就知道吃吃吃,这些可都是江州城上好的酒菜,你这么吃,吃得出味吗?”
    青牛本来正在趁机胡吃海喝呢,突然听到喜鹊的呵斥,一边咀嚼口中的菜肴一边闷闷地反驳。
    “哞,这些酒菜不就是让吃的嘛?凭什么你不让俺吃啊?”
    被喜鹊和青牛这么一闹腾,让织女顿时醒过神来,再看向张牧之的时候,见对方一脸平静地盯着自己。
    张牧之怎么会看出来,刚才织女那面颊绯红,杏眼之中满是春情的神情呢?
    不过,他并不打算去点破,所以假装什么也没看出来。
    织女调整了一下坐姿,好缓解刚才的一些尴尬,然后才认真地开口。
    “想必,你应该知道,天庭遭逢大难,所以我们才会被贬谪下界,实际上我们不是贬谪,而是被提前安排下界,躲避天庭的大劫。”
    这方面,张牧之倒是通过之前牵牛星碎片记忆,心中大概有了一些猜测。
    如今听织女亲口说出来,倒也算是印证了张牧之的猜测。
    天庭遭逢大劫,所以才会让牵牛星和织女星提前下界,躲避天庭的大劫。
    “那么,下界的神明,只有我们吗?”
    织女摇头说:“自然不是,下界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天庭各家的传人,是为了让我等有一天重聚,若是发现天庭真的倾覆,可以重建天庭。”
    张牧之接着问:“那,你除了找到我,可找到过其他天庭下界的神人?”
    织女摇头:“暂时没有找到。”
    张牧之继续问:“你知不知道,究竟天庭遭到什么样的大劫?”
    织女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沉默了片刻,压低声音严肃地说:“我在上界时,曾经偶然听母亲和父皇提起过,是关乎神道倾覆的大劫。”
    张牧之有些惊讶:“神道倾覆?”
    织女点头,而此时,实际上除了张牧之和织女外,就连喜鹊和青牛也都听不到两人对话。
    张牧之回想起手中牧笛,牧笛引领他进入的那一方苍白的空间之中去。
    似乎按照那“道”所言,倒是和织女这句“神道倾覆”契合了。
    人、神、魔、妖、鬼、怪。
    六道本应是各有其道,但若是有一个发生了偏移甚至是倾覆的话,那么可能其他的道也都会出现问题。
    张牧之想到这里,明白了自己手握牧笛面临的职责,要将倾覆的道给扶正。
    织女见张牧之坐在那里陷入沉思,忍不住又仔细多打量了他两眼。
    越看越觉得,张牧之实在是非常的耐看,哪怕是坐在那沉思,也让人觉得气度不凡。
    不过这次织女没有沉迷,很快醒过神来说:“其实你也应该知道的,无论是背叛你的老牛,还是刚才那个变身妖魔的书童,都表明了如今的道则偏斜了。”
    张牧之抬起头看向织女问:“你的意思是,世间妖魔鬼怪横生,与神道倾覆有关?”
    织女点头:“我们已经下界,暂时不知道天庭的情况,但是从眼下人间妖魔横生,确实能够佐证出,天庭的神道定然是开始崩坏了。”
    张牧之大概明白织女的意思,六道之间相辅相成,才能够保证世间道则的完整平静。
    而如果没有了神道约束,妖魔鬼怪四道必然是高涨,也是定然滋生出邪异来。
    织女上下打量一番张牧之继续说:“你是不是正在尝试修行?”
    张牧之闻言有些惊讶,有点不可思议地看向了织女。
    后者傲气地扬起下巴说:“不要觉得奇怪,我的修为可是在你之上的,你的事情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你是打算放弃神道,要走另一条,人道仙途吧?”
    张牧之没有隐瞒和辩解,直接地点头承认:“是,我不打算回归神道。”
    织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的选择可以理解,只不过人道仙途更加缥缈难寻的。”
    张牧之能够感觉到,织女语气中对自己的关切,以及担心张牧之会走不下去。
    感受到这份关切,尽管织女比较的骄傲,但心地确实是不坏的。
    张牧之认真地说:“总要去尝试,既然神道已经倾覆,修神道也未必能成,那不如索性试一试另一条路,或许能够成功呢?”
    织女盯着张牧之,看着他脸上的那份坚毅,尤其是眼神里的那种火热动力。
    最终,织女也是点头说:“嗯,那么祝你成功吧,不过你可要小心人间妖魔,他们可是一直把人道寻仙者视为盘中美味的。”
    张牧之微笑着回应:“那便让他们来吧,人道修仙本就当除魔卫道。”
    张牧之话语中透露出洒脱和坚定,这份魅力一时之间又再次吸引了织女。
    织女短暂愣了一下,伸手送出了两颗珠子:“既然你坚持,想必你筑基是需要五行之精的,这土精和火精便给你吧。”
    张牧之看着织女纤纤玉手上的两颗珠子,也是不禁感到有些惊讶,没想到织女会如此大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