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2 墨总太能撩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车里,一片寂静。
    墨景天开车,姜沫靠着车座椅,看着前方。
    感觉到车内的气氛有些凝重,她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神态严肃的墨景天,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气场太大,受不住啊!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送花的神经病?”墨景天率先打破了沉默。
    “没错,就是那个经病!”姜沫附和,同仇敌忾。
    墨景天依旧酸的要命,“前男友?”
    “嗯。”姜沫瞄了他一眼,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寒意,立刻补充,“有句话说的好,在遇到真爱之前,谁还没遇到几个渣!”
    墨景天微微侧头,眼睑划过一抹笑意,“所以,我是真爱?”
    姜沫脸颊微热:“……”这么蹬鼻子上脸好吗?
    不过,这次墨景天没有那么轻易放过她,只见他一脸正色,“你不回答是默认,还是说,你的真爱是其他人?”
    感觉身边的寒意越来越重,姜沫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转头迎上墨景天那深邃的凤眸,笑容满脸的说道,“你是真爱,你是真爱。”
    墨景天满意了,敛起了身上迫人的气势,“既然如此
    ,今天晚上你是不是可以搬到主卧了?”
    姜沫呆呆的看着他,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搬到主卧,跟他同床共枕?
    她仔细打量着墨景天,英俊不凡,成熟内敛,就是不知道这黑色西装下的身材如何?如果真的同床共枕了,那她应该可以亲眼看看了吧?
    也许不但能亲眼看,还能上手感受一下呢?
    墨景天暗自观察着她那越来越露骨的表情,不禁勾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这么想看?”
    姜沫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以看?”
    墨景天骨节分明的手指解着白衬衫的扣子,一粒一粒,解的极慢。
    姜沫睁大了双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修长的手指,看着领口处,已经露出来的白皙健壮胸膛,不禁抿了抿双唇,咽了一口口水。
    觉得墨景天解个扣子怎么这么慢?直接脱了不行?
    谁知道,墨景天只借了三个扣子,就就停了下来。
    姜沫抬头,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不解了?”
    “不要这么心急,晚上随便你看。”墨景天戏谑道。
    姜沫忽地回神,那小巧精致的脸整个扭曲了,她隐藏了这么久的颜控属性就这么暴露了!
    还有,她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她就只是单纯的好奇墨景天这么英俊的人的身材,是什么样子的!
    看着她脸上各种纠结的神情,墨景天停了车子,认真说道,“不用担心,既然我们已经结婚了,作为你的老公,我一定会履行夫妻义务,满足你的需求的。”
    姜沫只觉得面如火烧,立刻反驳,“我没有那种需求,也没想跟同床共枕!你不要误会。”
    墨景天诧异的看着他,一本正经道,“是你误会了,我说是满足你欣赏我身材的需求。”
    姜沫:“……”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再次被套路的姜沫决定闭嘴,保持沉默,多说多错。
    是不是撩过了头?墨景天暗自思索,看着身边某人气呼呼的模样,是再撩一下,还是退一步呢?
    墨景天凤眸划过一抹笑意,只不过,想到方才在公司门前的男人,眼中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前男友这种生物,实在是太讨厌,看样他要多加注意这个人了。
    为了不被墨景天三两句话就拐带进沟里,姜沫一路保持沉默,就连去超市买菜的时候,她都没有主动开口,只在墨景天询问的时候,她才回答几句而已。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晚饭后。
    不得不说,墨景天的厨艺好到让人怀疑人生,这让依靠叫外卖解决三餐问题的姜沫撑到走不动路。
    看着墨景天一身灰色家居服,端着一盘洗干净的车厘子走了过来,原本整个人窝在沙发里的姜沫蹭的一下站起身,“那个晚安,我先回房了。”
    她刚迈出去一步,一条有力的手臂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猛地一个用力,将人带回了怀里。
    感觉到周身被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包围着,那温热的胸膛不断地传递着热量,姜沫屏住了呼吸,转头看着墨景天,干巴巴的说道,“你回来这么早,肯定有工作要做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这么贤惠?”低醇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带着炙热的气息,姜沫缩了缩身子,简直就是犯规,连声音都这么性感撩人!
    此时,站在她身后的墨景天,看着她白皙的颈间渐渐微粉,小巧的耳垂更是红了起来,他幽深的凤眸也越发炙热起来。
    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两人间缓缓升起,四散开来。
    姜沫屏住呼吸,“我这是为你的身体着想……”
    话还没说完,一粒车厘子被塞进了嘴里,酸酸甜甜,是她最喜欢的口味。
    “真的为了我的身体着想?”低醇的声音微哑,好似在压抑什么。
    正在品尝车厘子的姜沫没有注意到这样的转变,点了点头,“我们现在是一家人,身为妻子,自然是要为你的身体着想了,所以,你还是抓紧时间去工作,早点结束也好早点休息,别浪费时……唔……”
    姜沫瞪大了双眸,诧异的看着突然袭击的某人,很是疑惑,方才不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化身为狼?
    察觉到怀里的人儿分心,原本只是浅啄的墨景天忽然加强了攻势,凶猛霸道起来。
    姜沫只感觉下唇突然一疼,这人是属狗的吗?唇上的痛楚激活了藏在姜沫骨子里的固执执拗,猛地开始反击。
    接吻什么的,姜沫虽然不是经验丰富,但毕竟是有过男朋友的人,不可能一窍不通,加上爱情动作片看得多了,理论知识很是丰富。
    两人滚在沙发上,吻得异常激烈。
    墨景天本就被姜沫撩得炙热难耐,她这一番回应,立刻点燃了他的引线,单单只是亲吻,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他迫切的需要更多。
    渴望更多。
    姜沫只觉得大脑晕乎乎的,忽然感觉一阵失重,理智渐渐回归,朦胧的双眸逐渐清明,凝视着将自己拦腰抱起来的男人。
    “憋着对身体不好。”话音一落,墨景天低头吻了上去。
    直到躺在主卧的大床上,姜沫这才意识到,貌似她又被套路了!她的为她的身体着想,真的不是他这个意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