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106 我们都没有一起看过电影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你今天也到京城了?”
    手机里传来墨景天的声音,想到某个男人今天离开之间,还依依不舍的缠着她想打个离别炮,却被她拒绝,然后转身自己就到了京城。
    姜沫有些心虚,避重就轻,“陪关云羽过来。”
    “你还陪慕绕看电影?”
    声音有些冷,感觉有些怒火,还有些酸。
    姜沫还没来及说话,就听到,“还是爱情电影。”
    语气越来越酸。
    姜沫气笑了,“你这飞醋吃的有点过分了啊!我是带着关云羽参加电影的首映式,慕绕作为电影的男一号,自然也要在,只能说,我们在一个影厅。”
    “我们两个都还没有一起看过爱情电影。”墨景天语中满是遗憾。
    姜沫脑子里可以出现一个英俊成熟的男人垂着头,有些委屈,就有些心软,“如果你有时间,明天我们去看电影?”
    墨景天终于高兴了,两人又在电话里腻味了一会儿,才结束通话。
    小型会议室里,坐了五六个人,都是风投这边的经理,方才墨景天是趁着开会中间休息的功夫给自家小娇妻打的电话。
    说是休息十分钟,但是,一跟自家小娇妻打电话,就忘记了时间,结果就是惊掉了众人的下巴。
    这还是他们那个威严冷漠的大老板吗?
    不是吧?
    肯定换了一个人!
    吃醋,委屈,落寞,争宠,之后又喜笑颜开,跟陷入爱河的毛头小子似的,怎么可能是那个不苟言笑,严肃冷清的大老板?
    绝对不是!
    肯定不是!
    一定不是!
    成功约到小娇妻,墨景天的心情非常好,被众人凝视也没不高兴,冷声道,“继续开会,今天晚上,必须定下最后方案。”
    众人看了看漆黑的窗外,已经快十点了,要定下最后方案,这是要通宵的节奏啊。
    大老板还是大老板,这么丧心病狂的加班,也就只有他了。
    *
    姜沫这边既然答应了墨景天的邀约,就没有跟关云羽一起回安城,而是交代了郭云,一定要把关云羽安全送回去。
    距离专辑发布会也就只有四天了,关云羽现在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跑通告,宣传新专辑,郭云做了几个月,已经上手了,有助理在,并不需要她这个经纪人随时跟着。
    姜沫本想直接在首映会附近找个酒店,
    却没想到撞上了苏禾白。
    冬日夜里,很冷,尤其是寒风扫过,更觉得冷意顺着衣领和袖口不停的往里面钻。
    姜沫穿着驼色羊毛大衣,直到小腿,寒风拂过衣摆,发丝飞扬,她双手插着兜,依旧站得笔挺。
    刚好影院散场,一大拨人从商场走出,姜沫站在街边,即便是在拥挤的人群中,她依旧美的显眼,只是那么随意的站着,就让人移不开目光。
    苏禾白站在街对面,凝视着那个美丽的身影,路灯下,美的不可方物。
    他大步走穿过人行道,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姜沫不经意间撞上了他的目光,面露诧异,她三年没回京城,没想到,回京城的第一天,就撞上了苏禾白。
    “你终于回来了。”苏禾白停在她一米开外的距离,温和克制,感慨道。
    姜沫有瞬间的怔愣,而后才在封藏已久的记忆中找到了些许的片段,那是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候。
    好好的颁奖典礼变成了八卦现场,全网都知道她为了红跟公司老板暧昧不明,而这个老板还是她妹妹的男朋友。
    公司封杀,代言被撤,天价违约金,妹妹和父母的指责,苏禾白的那杯酒带给她的致命一击,她处理好了一切,离开之前,被苏禾白找到。
    “沫沫,我找到这方面的权威医生,一定会治好的,你相信我。”他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神情焦急恐慌。
    “不需要,我不会再唱歌,也不会再回来。”她拨开他的手掌,直接从他的手边经过,就像是一阵轻风,带着清淡的幽香,随风而散。
    姜沫牵了牵嘴角,释然一笑,“年少轻狂,少不经事,你可以不用当真。”
    “你好像变了很多,”苏禾白有些吃惊,“上次在安城见面的时候,你很圆滑,很安静,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完全没有曾经的肆意张扬,锐气洒脱。”
    “可能是因为我结婚了吧,毕竟人一结婚,就是进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了。等你结婚之后,你就能体会到了。”
    姜沫漫不经心的说道。
    苏禾白眉间微蹙,“墨景天,不简单,聪明点,不要别人说什么你都相信。”
    “你想暗示什么?”姜沫耸了耸肩膀,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苏禾白有些心急,“你能不能认真一些?事关你的终身幸福,你能不能上点心?”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冲,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我知道你不喜欢听,但是,凭借你的聪明,你应该看得出来墨景天不是一般人,像他这种人怎么会去相亲?你考虑过吗?”
    姜沫表情不变,态度认真,“墨景天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还有,我们之间目前的关系,不太适合插手彼此的事情。”
    苏禾白眉头皱的更紧了。
    “可以说,如果你能离我远一些,那就最好了,省的周涵这只疯狗总是咬着我不放。”姜沫笑的明艳,丝毫不觉得嘴上不客气。
    苏禾白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我跟涵涵已经解除婚约了,之前之所以跟她订婚,也是因为她的抑郁症太严重,现在她的病好的差不多了,一切自然回归原位。”
    姜沫一阵恍惚,订婚的原因她猜到一些,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周昊那个妹控没杀了你,还真让人惊讶。”
    苏禾白深深的看着她,“除了这个你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话要跟我说?”
    姜沫仰头,看向夜空,“不是什么都能回归原位的,人啊,都是向前走的,所以,你觉得事情都回归原位了,可是,人——都已近不在了。”
    苏禾白表情凝滞了。
    姜沫已经经过他,乘着夜色,渐渐远去。
    向着夜色,向着前方。
    看着她的背影,苏禾白只觉得脚下有千金重,一样的背影,一样的渐去渐远,一样的越来越模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