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172 这哪里是哄媳妇,分明是哄孩子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你秦叔的医术你都信不过?”
    墨景天皱眉,“不是。”
    “骗鬼呢?”秦越斜了他一眼,“看着她,半个小时后起针。”
    “秦叔,起针后沫沫是不是就可以说话了?”墨景天问道。
    “本来就没什么事儿,看把你紧张的,”秦越瞥了一眼姜沫,挤了挤眉毛,“女朋友?”
    墨景天勾着唇角,“媳妇儿。”
    秦越瞪大了双眼,转头认真打量着姜沫,小姑娘虽然脸色苍白,额头沁着汗水,很是狼狈,但是,确实是个漂亮的女孩儿。
    “让你媳妇儿坐着歇歇,你跟我出来。”
    墨景天看了看姜沫,并不想离开。
    “别看了,针起了就没事了。”秦越白了他一眼,酸的牙疼。
    墨景天还是不放心,“你先好好休息,秦叔说没事就一定会没事,别担心,乖乖呆着。我马上就回来。”
    姜沫勾起了唇角,浅笑应下。
    嗓子那股灼热感已经消失了,她心中的恐惧也散去了不少。
    秦越摇了摇头,双手背在身后,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哪里是媳妇儿,墨景天这是哄孩子呢!
    “你解决了个人问题,我们家那混小子还单着呢!你赶快帮他介绍几个,让他赶快成家!”秦越秒变操心的老父亲。
    墨景天垂眸深思,“沫沫有几个单身的朋友,倒是可以牵牵红线。”
    秦越眼睛一亮,心中充满了期待,“那好,那好,这件事情秦叔就交给你了。”
    “秦叔,沫沫的嗓子有没有恢复的可能?”墨景天轻声问道。
    秦越面色凝重起来,“我刚刚看了检查了一下,她的旧伤对嗓子伤害太大了,想要完全恢复,很难。”
    墨景天皱着眉头,“没有其他办法?”
    “墨景天,你的沉稳内敛哪去了?心神慌乱,情绪不稳,这可不像你,如果你是这个状态回国,那还不如不回来!”秦越教训道。
    “关心则乱,你越是在意她,就越不能犯这种错误,墨家是什么地方用我提醒你吗?想要把她护的滴水不漏,你自己首先要保持冷静。”
    “我知道。”墨景天沉声说道。
    “你媳妇儿的嗓子虽然不能完全恢复,但是,利用中医的手段,还是能恢复一些。至于能恢复多少,就要看她的运气了。”
    秦越斜了他一眼,转身走进诊室,给姜沫起针。
    “你叫沫沫是吧,你嗓子没事,但是你这个身体可需要好好调养,大病没有,小病不断,一旦生病就很难康复,等你年纪大了,就更遭罪了。”
    秦越开启科普模式,就跟老父亲似的,嘱托个没完,一直到姜沫出院。
    “秦叔人很好,他家祖上是御医,家传的中医,医术很高明,他说你的身体需要调理,你就不能耍赖,这些药,一定要喝。”
    墨景天说道。
    姜沫抽了抽鼻子,也很是嫌弃中药的味道。
    “针灸一天一次,不能断。”墨景天继续说道。
    这个姜沫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回安城,而且,就现在的情况看,我们要在京城住一段时间。”墨景天说道。
    姜沫眉间微蹙,这个提议,她有些排斥。
    “我们先看看房子,如果你喜欢,我们就住下来。”墨景天柔声问道。
    “那要是不喜欢呢?”姜沫歪着脑袋,看上去有些幼稚。
    “你能说话了?”墨景天惊喜不已,方才紧绷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下来。
    姜沫摸了摸脖子里,也是惊喜不已,“好像真的可以,秦叔果然厉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们先回家,你先别说太多话,先好好休息。”墨景天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相信秦越的医术,但是,没看到结果,他始终放心不下,现在才算是安心。
    这次突然失声,真的是吓到了姜沫,之前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她甚至连房子都没有仔细看看,直接躺床上睡着了。
    墨景天坐在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脸色虽然不像之前那么苍白,可是看上去依旧疲惫憔悴,脆弱的让人心疼。
    他捏了捏被角,将她露在外面的手臂盖进了被子里,然后放轻脚步,走出了卧室。
    厨房里的砂锅里正熬着中药,一股药香缓缓传来了出来,墨景天拿着手机,仔细按照秦越的嘱托,盯着砂锅。
    “四哥,难得啊,竟然有时间联系我?要不要出来嗨?会所这边人很多,都是你认识的。”方小六笑着说道。
    “帮我做件事情,把周昊婚期将近的消息传出去。”墨景天说道。
    “这事还用传?京城上流社会都知道好不好?周昊之前闹了那么大的笑话,周氏集团的股价跌的那么厉害,这才几天就传出了跟姜初初的婚事,大家想不知道都困难。”
    方小六语中尽是嘲讽。
    “别人知不知道我不关心,我要让墨莉知道。”墨景天沉声说道。
    手机另一端传来一阵诡异的沉默。
    “四哥,墨莉可不好对付,你们现在让她回来,对你很不利。”
    墨景天一点儿都没犹豫,“照我说的去做。”
    “没问题!你别后悔就行。”方小六笑呵呵的说道。
    墨景天将好几揣进裤兜里,将火苗调小,看着砂锅里咕咚咕咚的翻滚着,重新盖上锅盖,走出了厨房。
    手机铃声响起,墨景天扫了一眼,走进书房,熟练打开了电脑,这才接了电话。
    “我说墨总啊,这都几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来公司?很多事情你不点头,没发儿处理。”韩立怨念颇深。
    “我在御蓝山这边,你把文件送过来,另外,查一下周氏集团接触的项目,尽快做一份评估报告。”墨景天沉声说道。
    韩立来了兴致,“周家谁惹到你了?”
    “那两兄妹都惹到我了。”低沉的声音冰冷至极,隔着电话,韩立都能感觉到浓浓的寒意。
    “这大半年你都待在安城,周家那两兄妹在京城,他们能惹到你什么?”韩立
    吐槽,“而且,我们目前还在布局阶段,现在对周氏集团动手,会打乱之后的部署。”
    “打乱了那就重新再部署。”墨景天毫不在意,语中充满了杀气。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