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182 气场全开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啊啊啊!”童瞳忍不住欢欢呼起来,整个人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姜沫,“你究竟是什么神仙闺蜜啊!我说为什么我的运气那么差,原来,我所有的好运都用在遇到你上了。”
    姜沫身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水,有些哭笑不得,“我说你不至于吧?不就是让你跟慕绕见个面,你至于激动的流泪吗?”
    童瞳胡乱抹了两下眼睛,依旧笑容灿烂,她怎么会知道,她的运气坏到了什么程度,又怎么会知道,慕绕对她而言,不仅是明星那么简单,而是支撑她这些年,在这个冰冷的都市,生存下去的曙光。
    “刚刚是你说的,我可都记着呢,你可不能反悔。”童瞳兴奋不已。
    “绝对不反悔。”姜沫起身,“走吧,早拍完,早解脱。”
    片场忙碌不已,陈铭检查了一番场景布置,姜沫送来的绣品可比他买来的高级多了。
    陈铭越看越满意,虽然只是一场传授刺绣技艺的简单场景,可是,越简单的场景越突显影片的底蕴。
    有了这些绣品,他的片子也会更精致。
    “绣技师傅好了没?小一,秦媛准备,先走一遍戏。”陈铭说道。
    “来了来了。”姜沫走了过来。
    只见她一身浅绿色的齐胸襦裙,罩着一件清透洁白的长衫,腰间垂着一个绣着兰花的白色香包,墨发间别着一根桃木簪。
    莲步轻移,裙摆微动,缥缈如仙,不似凡人。
    整个剧组鸦雀无声,被眼前这个堪比仙子的美人,惊呆了。
    “好!太好了!我没看错人!你太适合这个角色了!”陈铭兴奋不已,称赞连连。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姜沫本就长得美,比一般人都要美,不打扮的时候,剧足以吸引众人的目光,现在这样尽心装扮之后,更加美的让人难以呼吸。
    “沫沫,你这样演什么绣技师傅,应该
    演仙女啊!隔壁《飞仙传》的女一号
    应该请你!”程韵一惊叹道。
    姜沫给了她一个白眼,“你家仙女快冻死了,导演,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她错了措手,向着手心哈着热气。
    那股仙气瞬间消失殆尽,多了一股烟火气,同样生动迷人。
    陈铭这才想起正事,“来来来,先走一场。”
    方才议论纷纷的众人神色各异,眼底均是闪着嫉妒的光芒,不论如何,论颜值,姜沫不知道甩了他们多少条街。
    秦媛看着惊艳出尘的姜沫,整个就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程韵一和姜沫都已经到位了,她还楞楞的站在原地。
    陈铭皱眉,“秦媛怎么回事?别发呆了,抓紧时间。”
    “不好意思导演,马上来。”秦媛低头道歉,掩下了眼中的嫉妒。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拍戏看的是演技!没有演技,再美的脸也不过是花瓶。
    不过就是一个传授绣技的画面,为了照顾姜沫这个新人,单就是走位,熟悉机位,就用了三遍。
    程韵一全程都在提防秦媛,担心她出什么幺蛾子,反常的是,她全程都十分配合,很是耐心。
    这让程韵一心中更加紧张了,这个时候不搞事情,那就是想拍摄的时候搞个大的。
    正式拍摄时,程韵一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紧的绷着,时刻注意着秦媛。
    反到是姜沫像是没事人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其实,确切的说,这并不是姜沫第一次拍戏,她可是出过专辑的人,之前也是拍过mv的,当初在飞娱的时候,为了拍广告,接代言,拍mv,她也是上过表演课的,只是,从来没有正式演过戏罢了。
    慕绕一对一指导了那么多天,她这个角色没什么难度,不需要表达什么复杂的情感,她又学过刺绣,走位刚刚也演练过了,她只要正常发挥就好,用不着担心。
    陈铭站了起来,“姜沫,别紧张,咱们慢慢找感觉。”
    姜沫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秦媛做了一个深呼吸,眸中闪过一道阴沉的光芒,她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姜沫,让她知道,拍戏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要演好一个角色,不是张张嘴就可以的!
    片场一片安静,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姜沫身上。
    秦媛脑中已经浮现出,姜沫被她压得接不住戏的情景,整个人忍不住兴奋起来。
    可是,当她看到姜沫端坐于前,背脊挺直,一手绣花针,熟练的传真引线,神情专注而认真,好似真是古人一般,顿时失了言语,已经背好的台词,忽然就忘了。
    “卡!秦媛,怎么回事?集中注意力!”陈铭直接点名,面色不悦。
    “对不起导演,姜沫刺绣的手法太专业了,一时看待了。”秦媛不好意思的解释。
    “姜沫,刚刚的架势不错,继续保持。”陈铭称赞道。
    本就是找个借口的秦媛,看姜沫的眼神更不顺眼了。
    第二次,秦媛作足了准备。
    “姑姑,我不服!为何我的牡丹图不是第一?明明我的绣品更精致艳丽,你却点了木家小姐第一,你就是偏心!”
    秦媛将骄纵任性的千金小姐演的入木三分。
    姜沫放下了手里的针线,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眼神冰冷,严肃道,“你的绣品确实更加出众,但,并非出自你一人之手,如若我猜得没错,应该是三人联合完成。”
    她目光犀利,声音缓慢,一字一句,铿锵有力,俨然就是一位要求严苛的评判者。
    “刺绣一道,技艺,针法,固然重要,但为人品行,更为重要。你拿三人合作的绣品充当你个人的绣品,蒙骗众人,此等小人行径,太过不齿!”
    姜沫气场全开,威严冷冽,目光锋利如刃,还带着冰碴儿,足以冷冻一切。
    秦媛觉得好似有人掐住她的脖子,呼吸困难,整个人被笼罩在姜沫的气场下,呆愣的无法反应。
    “卡!秦媛,你在等什么?这个时候你是愤怒,羞耻,尴尬,你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想要干什么?”
    陈铭喊了起来。
    他本以为这场戏最难过的是姜沫,毕竟第一次演戏,没什么经验,他也做好了ng个二十几次的准备,可结果却是,姜沫演的干脆利落,没人任何问题,反倒是被贷金组的女二号拖累了!
    这怎么能让他不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媛竟然招架不住姜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