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244 闲的没事折腾什么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照例,导演,编剧,制片,还有女一号,男一号,女二号,男二号在主桌。
    可是,苏禾白走到一张桌子的时候,却直接坐了下来,看的制片人脑仁直抽。
    男女主角也是眉头一挑,转头看向渝树。
    渝导拍而来这么多年的洗,这种情况见得多了,当下哈哈笑了起来,“大家不用这么拘谨,随便坐,苏总不是在乎这种虚礼的人。”
    渝树一句话,立刻转变了尴尬的气氛,男女主角反应也是迅速,直接在苏禾白落座的桌子旁坐下了。
    原本只有姜沫和关云羽的餐桌,瞬间坐满了。
    郭云很有眼力价,看到这么多大人物都要坐这桌,立刻站了起来,去其他工作人员那桌了。
    离开之前,还给了关云羽一个加油的眼神,原本只是有些许期待的关云羽,心跳的更快。下意识侧头看向苏禾白,试图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可是,苏禾白看都没有看这边,这让她一些失望。
    姜沫皱眉,斜了一眼苏禾白,“闲的没事折腾什么?”
    语气随意,隐隐还有些嫌弃,怎么看也不像艺人对投资商的态度。
    “我大老远的过来探你的班,如果连吃饭都不能在一张桌子,那我过来还有什么意义?”苏禾白一点儿都不在意她的态度。
    两人熟稔的态度,立刻让众人得到了答案。
    关云羽炙热的心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冰冷冰冷的,淋了个透心凉。
    “看来你是真的很闲,”姜沫瞥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了,脑中尽是表演老师给她上的课程内容,演戏什么的,对她来说,真的是老大难。
    “话不能这么说,苏总作为投资人,到剧组来看看情况,也是应该的。”渝树笑着缓和气氛。
    苏禾白到不是很在姜沫的态度,反而,心中隐隐有些高兴,经过帮她调查身世一事,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很多,像现在这样跟朋友一样肆无忌惮的交谈,还是头一回。
    “沫沫一直都是这个性子,渝导不要介意,她上学的时候就这样,改不了了,如果以后在剧组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导演见谅。”
    渝树可是人精,当下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他还没开口,一边的姜沫就出了声。
    “我就是被硬拉来的,到时候拍出来的东西不满意,导演你只能自己受着了,谁让你非得让我过来拍!”
    姜沫漫不经心的开口,却惊到了周围一干人事。
    姜沫出演的魔教教主可是剧本中推动情节的重要人物,当时多少人看中了这个角色,只是在试镜的时候就被刷下去了。
    渝导亲自选人,对任何一个演员来说,都是莫大的荣幸,更是莫大的机遇,可是今天却满嘴嫌弃,当真是让这些削尖了脑袋才挤进剧组的人嘴角直抽。
    “导演,温馨提示,我这个人特别玻璃心,你要是骂我的话,我这么好面子,说不定一个激动,直接就不拍了。”
    姜沫煞有其事的说道。
    “所以,如果你到时候控制不住想要骂人的怒火,一定要默念:人是我自己选的,我自己选的,演不好不能怪人家,绝对不能骂人。”
    渝树直接气笑了,“行了,就你心眼多。”
    有了姜沫的插科打诨,餐桌的氛围很是不错。
    姜沫开口之后,苏禾白再也没提过来探她的班,也没有替她在导演面前说话,姜沫不喜欢的事情,他不会做。
    能这样跟她一起吃顿饭,走进她的工作圈子,已经很好了。
    “你要给我们发奖金了。”道具师笑着说道。
    女化妆师一脸悲痛,只能贡献出自己的钱包。
    女化妆师是无奈贡献出了自己的钱包,但是,其他想搭上苏禾白的小艺人,可没那么容易失去信心。
    她们又不想嫁给苏禾白,只是想要借着他的资源,拿到更多的机会,苏禾白身边有没有女人不是她们关心的问题,只要苏禾白能看得上她们,这才是最重要的。
    “苏总,我敬您一杯,预祝《山河令》收视长虹。”来人是入圈多年的女艺人,一直演配角,不温不火,应付这样的酒局却特别有经验。
    “酒我就不喝了,晚上还要赶回京城,抱歉。”苏禾白淡笑着,即便是拒绝,依旧温和有礼,让人丝毫不觉得难以接受。
    女人转头敬看向姜沫,“沫沫,我们喝一杯,我们的对手戏最多,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姜沫皱眉,看着杯中的啤酒,有些为难。
    苏禾白起身端过她的酒杯,“沫沫不能喝酒,这一杯,我替她喝。”
    姜沫还没来得及拒绝,苏禾白已经干了杯中酒。
    敬酒的女艺人表情僵硬,刚刚不是还说不能喝吗?
    下一秒就帮人挡酒,这样真的好吗?
    餐桌上一片寂静,苏禾白表现的太明显,在座的都不是傻子。
    柳橙身为男二,很想说点什么活跃一下气氛,可是,这场景,貌似说什么都不对。
    只有姜沫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一样,继续品尝美食,“看见没,以后离我远一点,我可不想变成那些女人的假想敌。”
    女艺人很是尴尬,立刻离开。
    有了女艺人的出师未捷,其他跃跃欲试的小艺人也不敢凑上前了,苏禾白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识趣的凑上前,那就惹人厌了。
    “我来找你是有其他的事情。”苏禾白很是无奈。
    “我猜就是。”姜沫唇间浅笑,放下了筷子,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跟苏禾白一起离开了。
    初春的夜里,风有些凉。
    路上很是清冷,风吹动树枝,在路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苏禾白和姜沫站在路灯下,灯光昏黄,拉长了两人的身影。
    “对于墨景天,你了解多少?”苏禾白问道。
    姜沫眉间微蹙,凝视着他,“有问题就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
    “如果我说墨景天明天会跟别人相亲,你相信吗?”苏禾白注视着她的双眸,神情极为认真,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