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256 有心报复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秦苏很不服气,原本关云羽这个角色应该是她的,可是,就因为关云羽是贷资金组,这让她心里极为不平衡。
    苏禾白过来探班的时候,姜沫又挡了她攀附金主之路,她本想着今天姜沫拍第一场戏,又是跟陆川那个实力派演对手戏,过程肯定惨烈。
    却没想到,姜沫表现的竟然如此出彩,让她的打算都落了空。
    本就积攒着一肚子的怒火,想着将这怒意飞发泄在关云羽的身上,又被怼了回来,这让已经怒火中烧的秦苏怒意更甚。
    看向姜沫和关云羽的方向,恨意满满,想着接下来的一场戏,抿唇笑的阴冷,破坏了她娇美的一张脸。
    接下来的戏份谁魔教教主因动用内力旧伤复发,在雪池里疗伤,苏秦和关云羽饰演的南宫家弟子听到打斗声过来,寻找南宫瑜和陈逍遥,见到魔教教主疗伤,便要偷袭。
    之前的拍摄都十分顺利,这此的场景跟之前比起来要简单得多,见识过姜沫的演技之后,渝树以为这次也妥妥的第一次就过,却没想到,会这么一波三折。
    雪池中,姜沫半个后背露在外面,银发拨弄在一边,肩膀上正盛开着一朵娇艳的蔷薇,翠绿的藤蔓,殷红的花瓣,在叫白皙的肌肤上,好似活的一般,无端的旖旎魅惑。
    秦苏和关云羽正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卡!秦苏,走位!走位!你挡住姜沫了。”渝树喊道。
    “对不起导演,我没注意。”秦苏认错态度良好。
    “再来。”渝树坐了下来,盯着监视器。
    姜沫依旧抱在冷水里,早春的温度极低,所谓的雪池,里面全都是冷水,本就穿得单薄,在这样的天气里拍戏,就是一场在折磨。
    尤其姜沫还泡在冷水里,更是冷的牙齿打颤。
    她本想着一次过,却没想到秦苏会在走位上出现问题,只能再来第一次。
    这次秦苏的走位到是被再出现错误,却在拔剑向前的时候,冲过了头,身子差点掉进了雪池里,只能再来一次。
    其实这场戏只要秦苏和关云羽冲出来,拔剑偷袭姜沫,再由姜沫出手秒杀,就这么简单。
    可是,却极其不顺利。
    “卡!秦苏,你脸上是什么表情?你是要偷袭的,姜沫不是你的情敌!”
    “秦苏,你没吃饭吗,你手里握的是剑,不是丝带,能有点力度吗?”
    “秦苏!你是手脚不协调吗?连拔剑都不会了?”
    ……
    整个片场就听到渝树越来越暴躁的声音,方才轻松愉悦的气氛顿时消失不见。
    秦苏一次次ng,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开始皱眉了,本以为今天可以提前结束拍摄任务,却被一个小角色耽误了,大家能高兴就奇怪了。
    姜沫已经被冻的麻木了,这水温充其量只能有八九度,她感觉整个身子都僵了,头疼的要命,胃也不停的抽搐着。
    这个时候,如果她在不知道秦苏是在整她,那她就真的笨到家了。
    心里噌的一下窜出了一股怒火。
    第八次。
    姜沫闭着眼睛,用力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次一开始十分顺利,秦苏没在同一个地方失误,拔剑一跃而起。
    工作人员用力一拉,姜沫倏地腾空跃起,一手拉上衣服,另一手握着软剑挡住了突然的袭击。
    身子在空中停滞,水滴顺着她的银发滴落,周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眸间的更是散发着嗜血的气息。
    想估计重设的秦苏直接被吓住了,也不敢再使坏,整个人恐惧包围着。
    姜沫勾了勾唇角,笑的邪魅惑人,那腾腾的杀气直面而上,她手握软剑,没有按照之前设计好的套路,而是在空中挽了六个剑花。
    锋利的剑刃在阳光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吓得秦苏脸色惨白,浑身颤抖,无力抵抗,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对方杀了一般。
    只听哐当一声,手中的利剑掉到了地上,她双手捂着脑袋,整个人坐到了地上,“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
    姜沫笑的冷然嗜血,利剑冲着秦苏的双眼而去。
    “啊——”
    尖锐凄厉的叫喊声充满了恐惧。
    工作人员和其他围观的演员也吓坏了,这根剧本写得不一样啊!
    姜沫这杀神附体的样子,不会真的要杀人吧?
    就在长剑要刺到秦苏右眼的前一刻,姜沫手腕一偏,顺着她的耳边而过,剑风撩起她耳边的长发,可见速递之快。
    预料的疼痛没有到来,秦苏已经吓的瘫软在地。
    姜沫一身红衣,手执软剑,目光犀利,目空一切。
    转身之后,周身的杀气顿时消失了,“不好意思导演,秦苏ng次数太多了,我杀气酝酿的太久了,刚刚不小心全都爆发了。”
    渝树:“……”
    我信你的邪!
    明明就是故意报复,当他眼下吗?
    “姜沫!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是要杀人吗?”摊在地上额秦苏被助理扶了起来,想到自己刚刚丢人的举动,气急败坏的吼道。
    姜沫一脸无辜,“没有啊,我刚刚说了,纯粹是失误!就跟你刚刚拍戏时失误的一样。”
    秦苏顿时心有些心虚,不过态度却更加强硬,直接冲了过去,抓住了她的肩膀用力摇晃,
    “我看你就是公报私仇,趁机报复我,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万一伤到了我,你赔得起吗?赔得起吗?”
    “秦苏,你放手!”童瞳直接冲了过来。
    秦苏还没放手,姜沫身体一软,身体直接倒了下去。
    “秦苏——你对沫沫做了什么?”童瞳猛地将她推开,惊恐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渝树,陆川,柳橙,猛地向这边冲了过来。
    有一道黑影却比所有人都快,忽然冲了过来,抬手就要从童瞳的怀里抢人。
    童瞳一惊,刚想伸手挠人,却看到一张俊美无双的脸,立刻收回了手,没有继续抵抗,把姜沫交给了对方。
    “墨总!墨总!这绝对是意外情况!之前剧组的拍摄都十分顺利,剧组的气氛也都十分和谐……”制片人满脸焦急的解释着。
    “闭嘴,叫救护车!”低沉的声音压抑着胸口的怒火,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场,压迫感十足。
    制片人吓得浑身一哆嗦,立刻拉出手机照做。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