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259 所谓解释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墨景天抬手想覆上姜沫的额头,看看她额头的温度,却被姜沫身子微侧,避过了过去。
    这样明显的躲避,让墨景天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宴会的事情我可以解释。”
    姜沫勾了勾唇角,“你解释,我就要听吗?”
    墨景天微怔,他设想过姜沫可能不相信他的解释,可能不接受他的解释,但是却没想到她连听都不想听。
    姜沫低头看了看贴在身上的卫衣,高烧之后出的汗让她浑身黏黏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很是难受。
    她起身就要下床,却被墨景天一下拦住。
    “别闹,你正在输液。”他立刻抬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没之前那么热了,他总算是放心了些。
    “谁闹了,你让开。”姜沫皱眉,踩着鞋就想起身。
    墨景天起身,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她重新坐在了病床上。
    他俯身凝视着她,解释道,“我故意把你支到安城,不想让你听到宴会的消息,是我的错。我在墨家排行老四,可是,却只是私生子。”
    “他们只知道我是墨家四少,只知道我出身豪门,却不知道豪门之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其他家族我不知道,但是在墨家,是要刀刀见血的。”
    “我不想你被牵扯进去,所以,才没告诉你这件事情,至于所谓的相亲,那只是墨家人的一厢情愿而已,一开始,我就否决了,纯粹是他们自作主张。”
    墨景天一边说着,一边凝视着姜沫的双眼,观察着她的神情。
    姜沫连淡笑的都消失了,美丽的脸上很是平静,没有任何表情,就算是他,也猜不到姜沫心中的想法。
    “那些所谓的豪门千金,我连正眼都没给她们一个,而且,宴会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公开表示你是我的人,以后这种所谓的相亲,绝对不会再有,我保证。”
    墨景天态度认真,一脸严肃。
    姜沫只是掀了掀眼皮,“说完了?”语气平静,很是淡然。
    墨景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对她的反应,很是不解。
    “那就麻烦让开。”姜沫拨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墨景天再次挡住了她,低声问道。
    “让开。”
    姜沫眉头紧皱,某种强烈的生理需让她暴躁了起来,“谁规定的,道歉就能得到原谅。”
    墨景天被这突然而来的怒意吓到了,语气更软了,“不原谅就不原谅,你不要这么激动,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回床上躺着。”
    姜沫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一把推开了碍事的人,手背上的针头也被抽了出来,一连串的徐血珠儿全都冒了出来,在她白皙的手背上,顺着青色的血管,一直滴到了地上。
    墨景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姜沫已经冲进了卫生间,一连串的放水声传来,墨景天这才明白自己闹了多大的乌龙。
    他以为姜沫是太生气,不想看到他,所以,才一直闹着要离开,原来竟然是要去卫生间。
    姜沫终于解决了生理问题,顿时感觉身心舒畅,只是,不能洗澡,这感觉实在是不太美好。
    她推门而出,抬头就看到墨景天那张长着青色胡茬的脸,幽深的凤眸压着笑意,极力压着上翘的嘴角,姜沫恼羞成怒,挑着眉梢,“很好笑?”
    墨景天摇了摇头,视线扫到她手背那鲜红的血迹,眸色一紧,“先回床上躺着,医生马上就到。”
    这次姜沫到是没有拒绝,她从来都不会跟自己的身体过不过去。
    科主任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直接换了滴管,重新输液。
    “已经退烧了,再多休息休息,注意不要劳累,修养个几天,就好了。”
    墨景天阴沉紧张的神色终于退去了,难得给出了一个好脸色,医生也松了一口气,被这样冰冷的视线注视着,身为医生,也是有很大压力的。
    医生快步走了出去,脚步比来的时候快了一倍。
    病房里又只剩下墨景天和姜沫。
    窗外夜色渐浓,姜沫躺在病床上,歪着脑袋看着窗户,视线所及,恰好能看到昏黄的路灯。
    “重新回到墨家,你应该很忙吧?不用一直待在这里,医生不是说没事了吗?”姜沫开口打破了沉默,语气平淡,通往日无异,只是,少了平日里的亲昵。
    墨景天垂眸,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我会陪你。”
    姜沫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他,“你知道我为什么连夜赶回安城,一刻也不想在京城多待吗?”
    墨景天抿着唇,神色黯然,没有吭声。
    姜沫扬了扬唇角,浅笑着,“看来,你是知道的。”她敛起笑容,认真说道,“我不想见你,所以我连回来。”
    墨景天瞳孔微缩,胸口闷着难受。
    “在动车上,我闭着眼睛的时候,脑中反复回响着你在宴会上,对初初说的话,”姜沫转过头来,挑着眉头,自嘲着,“你说,你会在宴会上选出夫人。这是你的原话,我就想啊,我在你的心里,究竟算什么?”
    微哑的声音轻不可闻,却像是一柄锋利的剑刃,戳进了两人胸口的位置,伤人伤己,疼痛不已。
    墨景天刚开口要解释,却看到姜沫澄澈的眼中汇聚了薄薄的水雾,她一向自尊心极强,流泪的次数极少,除非到了极伤心的时候。
    “你刚刚又跟我说,把我支到安城是为我好,说相亲宴不是你的本意,你不觉得你自己前后矛盾?”
    姜沫扬了扬头,没让泪水流出来,唇角尽是嘲笑。
    “或许苏禾白做事情别有用心,但是,他说的其中一点,我还是挺认可的,”她看向墨景天,笑的明艳动人,“她说,你城府极深,如果你想骗一个人,就算对方再聪明,也看不出半分端倪。”
    “现在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我已经不知道你说的哪句话可信了?”
    墨景天心中猛然一阵酸涩,一把将姜沫揽入怀中,急切的解释,“宴会上是因为姜初初太冲动,我担心她会说出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那么说。”
    “她现在是周昊的未婚妻,在墨家的宴会上大打出手,如果我不制止,把事情闹大的话,周家对她也会有意见。”
    “我只是想要制止事态的继续恶化,才随口那么一说。”墨景天语速加快,很是急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