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322 确实是一场好戏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当然有必要。”
    墨景天语气认真,态度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商谈什么上亿合约呢。
    “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这样很容易让我女朋友误会的。”低沉的声音极为认真,“而且,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有爱人,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幽深的凤眸透着冷冽的寒芒,墨景天异常认真,“如果你忘了,那我再提醒你一次,我有爱人,除了她,我不会喜欢任何人。”
    “以前,你在机场故意找记者偷拍我们两个人在机场的照片,散播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可以看在周家的面子上不追究。”
    “你私下找上我爱人,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威胁她,我也可以看在周家和墨家将要合作的面上,不追求。”
    忽然,他神色骤变,整个人散发着强大的气场,“但是,有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请你自重,以后不再插入我们之间。”
    “别忘了,你可是周家的千金,是豪门中数得上名号的千金名媛,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做是事情不要超过道德底线,”他声音更沉,“女孩儿,还是自爱点笔记哦啊好。”
    周涵气的浑身颤抖,脸色场苍白,却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
    “对不起,我做错了,当真是只有更多丢脸,没有最丢脸。周涵这次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丢人的问题了好不好,被一个男人这么训斥,还是她一直追求的男人,真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我看咱们以后还是距离她远一点的好。”
    “没错没错,如果以后不想被议论,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还是别跟她走得太近的好。”
    ……
    本就满心怒火的周涵,此时,在意听不下去了,
    “你口口声声对她医往轻声,谁又能保证你们最后能走到一起?”
    她瞪着墨景天,朝她吼了一声,然后直接跑着离开了宴会。
    墨景天只是刹那间的双眸轻闪,而后飞快恢复原样。
    “你怎么把人家惹哭了?这可不是绅士所为?”
    在洗手间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这才走回来的姜沫,刚好把刚刚那场好戏看的清清楚楚,唇角的笑容极为灿烂。
    墨景天转身,双手插进了裤兜了,看上去很是闲适,又有些懒散,“我只是实话实话,我可一个字都没有冤枉她。这都是她做出来的事情,她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弱,跟我有什么关系?”
    姜沫听着心中更是舒爽,这段时间积攒在心中的苦闷瞬间被治愈了,即便是她极力控制着想要上扬的唇角,可是,微弯的眉眼依旧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确实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都是周涵的错。”
    墨景天勾唇浅笑,上前一步,“所以,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心情极好的姜沫难得没有反驳,笑着跟他并排着,离开了宴会。
    回去的路上,墨景天问道,“既然这么轻易就跟我一起离开了,其实,这个宴会你也没有必要亲自到场吧?”
    姜沫不动生色,“我是处理完了事情才离开的。”
    墨景天双眸微眯,“你是不想到机场接我,所以才来参加这个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宴会吧?”
    “什么叫没有任何意义?”姜沫瞥了他一眼,“你没听到刚刚季青瓷说的,我们已经初步达合作?”
    “看到了。”墨景天说的理所当然,“可是,只是通过闲聊就能敲定的工作,但是你却为了这么一个合作,亲自到宴会,参加一个你本身也不是很喜欢的宴会,这不符合逻辑。”
    “你们随便约一个时间,就能谈了。”墨景天分析道。
    姜沫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上次在谢菲办公室里,是你故意让谢菲套我的话?”
    “没错。”
    墨景天答应的干脆利落。
    “为什么要通过谢菲,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打电话问我。”姜沫转头看着街道边经过的风景,轻声问道。
    “你不是也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墨景天问道。
    车里有瞬间安静,方才和谐的气氛顿时消失了。
    之前,两人就是因为这样
    ,谁也不说话,谁也不解释,拒绝沟通,拒绝相信,所以才渐渐冷战。
    鸣笛声忽然响起,让两个人都是心中为微颤。
    墨景天重新启动车子。
    许久,墨景天低沉的声音响起,“因为你没给我打电话,所以,我就憋着一股气,不想主动联系你。”
    姜沫有些诧异,墨景天竟然会这么的坦率,把心中的想法说出口,这还真不容易。
    “所以,以为我去其他城市跟慕绕一起拍mv,没有告诉你,然后你就有样学样,直接去了华尔街,一点消息都不留?”
    微哑的声音很是肯定,“不对,有一点我说错了,你不是有样学样,而是加倍偿还。”
    姜沫斜了他一眼,“我只不过去了两天,而你呢,直接去了一个星期。”
    墨景天气势瞬间弱了下来,“华尔街那边确实有一些事情需要我亲自过去处理,也不光只是赌气。”
    “我也没有想过为了初初跟你离婚。”姜沫忽然说道。
    墨景天同样诧异,“为什么我问你的时候,你却没有立刻给我答案?”
    “我在想办法。我担心初初,担心周昊还会用什么阴超,担心周家会用什么手段,毕竟,周昊可是出了名的,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姜沫语气平静。
    墨景天扶额哀叹,他当时到底是抽了什么疯,为什么不能再多一些耐心、
    为什么不能多一分忍耐?
    为什么不能好好听听她的解释?
    为什么那么冲动?
    一想到在姜沫的心里,他的地位还不如姜初初,为了姜初初,他可以是被牺牲的那一个,他心中就忍不住生出一股愤怒和不甘。
    还闹特么闹冷战?
    想到这段时间非但见不到人,连声音都听不到,更是懊悔不已。
    “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墨景天忽然说道。
    姜沫挑眉,淡淡说道,“道歉我收下了,但是,原不原谅你,是我说的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