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326 她的条件

隐婚密爱:墨总一爱到底(蜜糖隐婚:早安,墨先生) 作者:姜沫

      “献血的女士怀孕了,不能抽血。”护士有些着急。
    “孕妇过来捣什么乱?去看看医院借调的血浆什么时候到,另外去号召一下医院附近有没有熊猫血的热心人士。”
    医生很是果断。
    护士更是一路狂奔。
    急救室外的气氛紧张森然,空气里的气氛很是压抑,几人连呼吸都放轻了,心中焦急不已。
    “医生,如果孕妇献血,会有什么影响?”周昊沉默许久,终于开了口。
    医生皱眉,“正常情况下,孕妇是不能献血的,因为妊娠期间,孕妇急需各种营养,如果在这个时候献血,可能会导致孕妇身体虚弱,甚至贫血,这样影响胎儿发育,很有可能将来婴儿出生,先天不良,身体虚弱。”
    “也就是说,不会导致流产这种致命的危险。”周昊总结道。
    “流产到是不会。”医生说道。
    周昊转头看向姜初初,“你听到了,对孩子不会有致命的危险,我会请专业的营养师照顾你的日常三餐,保证营养的充足。”
    姜初初一手覆着小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这是让我拿宝宝冒险?为了周涵,你真的是谁都能够牺牲!”
    “这不是牺牲,涵涵危在旦夕,只有你能救她,而且医生也说了,并不会对孩子产生什么影响,退一万步说,就算孩子出生之后真的先天不良,身体虚弱,凭借周家的财力,也不会让他有任何事情。”
    周昊说道。
    姜初初心中的怒意涌了上来,“这是一个爸爸应该说的话吗?什么叫即便他出生之后先天不良?你不知道一个健康的身体有多么重要吗?”
    “你以为有钱就能解决所有事情?如果金钱真的能买来健康,那每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死人了!”
    “我要我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出生,跟其他小朋友一样,能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不会因为身体的原因有任何限制。更不会因为身体虚弱,三天两头的去医院。”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不看重这个孩子,不在乎这个孩子,我在乎!”姜初初态度坚定,异常坚决。
    “姜初初,不仅是孩子的爸爸,还是涵涵的哥哥,你必须救她。”周昊面容紧绷,背在身后的一只手,紧握着拳头,压抑着心中的不舍。
    “初初,我可以现在就立下遗嘱,将来周氏集团,由这个孩子继承。”周国昌沉声说道。
    面对这个年迈的老人,姜初初生不出半分怒意。
    “初初,涵涵是我最疼爱的孩子,当初因为周昊的一时疏忽,让她走失多年,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才把她找回来。我答应过她妈妈,要她一生顺遂,平安喜乐。你就当看在伯父的面子上,救救她。”
    周国昌恳求道,浑浊的眼中闪着水光。
    “姜小姐,人命关天,现在不救涵涵,她必死无疑,你救了她,孩子也不一定会出事。”墨莉也在一边说道。
    一时间,姜初初被所有人推到了对立面。
    好像,如果她不救人,就是罪大恶极。
    医院里很是嘈杂,可是,姜初初却好像听不到任何声音,只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三人,头顶的灯光照的她的脸惨白如纸,纤细的身子挺得笔直,即便是这样,依旧势单力薄。
    她一手覆着小腹,看着三人,“我可以给周涵献血,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周昊面露欣喜。
    “第一,我们的婚约作废,第二,这个孩子跟你们周家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我一个人的,你们以后的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第三,我最多只能抽400cc,剩下的,你们自己想办法。”
    姜初初神情严肃,面容冷冽,一字一句,说得清晰,认真。
    “你这样又何必?我已经答应你了,这边结束,就跟你领证,爸也承诺了,将来公司交给他继承。”周昊有些抓狂,心中的焦躁已经攀升到了极点。
    “不需要。”姜初初回答的异常果断。
    “我还没有嫁进周家呢,你们就可以为了周涵这么逼迫我,如果我真的跟你结婚了,我想如果有一天,周涵再遇到什么危险,或者是我跟她处在同样危险的情况,你们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我。我还想多活几年。”
    周昊紧抿着唇,双眸深邃异常。
    姜初初一手覆着小腹,“而且,我也不希望将来我的孩子出生,得知他们的爸爸和爷爷,为了他的姑姑,牺牲了他的健康,甚至是生存的机会。”
    周国昌猛地后退几步,直接坐到了椅子上,脸色也苍白起来,双唇动了动,却没有发生声音。
    周昊额头上青筋凸显,双眸冷意森森,就这样凝视着姜初初,“你非要这样搞的所有人都不痛快?”
    “我已经说出了我的条件,周涵能不能得救,全看你的选择。”姜初初寸步不让,看着他隐忍不发的模样,心中生出了一股诡异的报复感。
    “我答应你。”低沉的声音好似在牙缝儿中挤出来的一样。
    他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说出决定。
    姜初初很是潇洒的跟着护士去抽血了。
    她坐在椅子上,看着在灯光下反着冰冷的光芒的尖针,刺进了范青的血管里,紫红的血液随着向外流淌。
    仿佛这些年来,她喜欢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顺着血液,渐渐从她的身体剥离。
    初见他时的惊艳,随后的魂牵梦萦,神情爱恋,全部随着血液渐渐抽离。
    那青涩的岁月,那些奋力追逐一个人的时光,如跑马灯一般,在脑中一闪而逝,当是最后的告别。
    祭奠她曾经的爱恋;祭奠她曾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不故一切的勇敢。
    姜初初觉得眼圈一阵恍惚,失去意识之前,她只暗自祈祷,祈祷宝宝不会出事,祈祷他们能平安度过这一关,之后,宝宝就是她一个人的宝宝,再跟其他人都无关。
    400cc的量,很快就抽完了。
    护士拿着血袋快步走向手术室,留下了一人照顾已经昏过去的姜初初。
    周昊见护士出来,来忙拦下了她,“初初怎么样?”
    “情况不是很好,医生已经过去了,你们还是尽快带她详细检查一下。”护士说完立刻进了急救室。
    周昊转身向采血室走去,迎面一道身影将他拦了下来,“周昊,初初呢?她怎么样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