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时我会觉得很安静,内心一片祥和,改日要向季连讨教讨教,他是如何做到的。

    小凡,又和君邪斗嘴了?季连笑的很开心,我们斗嘴他高兴什么?真是个傻小子。

    我就不爱搭理他。

    呵呵,小凡,你还不懂吗?怎么又是我不懂,果然他们两是串通好的么。

    我该懂什么?介于季连是个老实人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君邪他季连顿了顿,不,这话不该由我来讲。

    吊足了人胃口然后一棒打死!好样的,好一个青梅竹马!

    季连看我快要爆发的样子,赶紧道歉:小凡你别生气,我不说的因为我是局外人,这事要你自己体会的。不过,小凡啊,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变了很多呢?特别的从甄家回来后。

    变?没变啊,还是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季连见我抓耳挠腮,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小凡你真是太可爱了,怪不得,怪不得啊!

    你再耍我,我们就绝交!

    别,别。我说的变是指性格上的变化,你有没有发觉你对所有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唯独对君邪不同,面对别人毫无表情,偏偏在君邪面前展露无遗,你不接受任何人,却愿意为君邪放下身段。季连的一席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我以前是一座冰山没错,可我真的变了么?

    在甄家第一次因为王君邪而炸毛,第一次因为王君邪羞的面红耳赤,第一次知道责任的重要性也是因为王君邪,还有好多次因为王君邪的话而气的直跳脚可是,为什么?

    我直直的看向季连重又拿起的剑,深深叹了口气:你们说的对。我,不懂。

    ☆、**

    两个人互相的欣赏,爱情不过是这样。给**找个对象,本质上都是一样。不要想得那么抽象,爱情不过是这样。做起来我们还不是,一样!《低等动物》

    自上次别有深意的谈话之后,我总算是悟出了些东西,虽然说不出是什么,却让我改变了很多。

    在空闲的时间里我最喜欢开小六的玩笑,主要是他太老实,就算我说他虎背熊腰娶不到老婆,他也只是笑笑,并不生气。有时候我反而会有些不甘,被人家说了不好听的话就应该有所回报,像这样与世无争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从小六那里得知他和弟弟小七因为父母双亡,从小就被王君邪收养,并视他为亲人。小七生性贪玩,与恶人结交,染上恶习,王君邪非但没有赶他走,还让他住进王府,跟在身边做事,处处包容。但小七不知悔改,竟又偷偷的去赌,欠下一大笔钱,债主因为收不到钱而对小七下了杀手。小六连连叹气,一直说王君邪有多好多好。这么说,是我误会他了?那我是不是要道歉?不过他好像不知道我误会他,道歉真的有必要么?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道歉的时候,王君邪说:我们有活干了。

    这次我们直接去了现场,在车上王君邪就跟我们把案件讲了一遍。死的是隔壁镇上一个少女,信上说少女死前被玷污过。古人是很重视贞洁的,特别是未出阁的女儿家,不仅自己颜面无存,连家人也抬不起头来,所以说这个案件很严重。

    到达现场的时候,我满意的一笑,王君邪有时候还是很听话的嘛。自从上次甄家的犯案现场被破坏后我就跟王君邪说了保存现场的重要性,这次果然被人用麻绳围了起来。心情一好,就向王君邪露出了个大大的微笑,后者先是一愣,继而眯起眼睛,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我害怕的缩回头,还是看尸体好了。

    毕竟死的是女人,我也不好意思当众摸来摸去,带着手套翻看了下尸僵、尸斑的情况就收了手,还是带回去再研究好了。

    死者名叫秦嫣然,是一家酒店老板的千金。昨天出门买胭脂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今天早上在酒店后的暗巷里被倒泔水的老婆婆发现,认出是酒店老板的女儿,马上通知了酒店老板秦安国。而后我们就到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报官却通知王君邪?

    秦嫣然原本穿的绿色罗纱裙已经被凶手撕烂,挂在冰冷的手臂上,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死者下身不堪入目,血肉模糊。死亡原因是被铁丝勒死,凶手行凶后并没有带走凶器,散落在一棒的铁丝上还留有血迹,与死者脖子上的勒痕相符。因为近期都没有下雨,现场没有留下脚印,在这个阴暗的小巷里凶手先强行侮辱了秦嫣然,然后便杀了这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女子。这样是案列在现代可谓屡见不鲜,不过换作古代就足以震撼人心了,凶手就是一人神共愤的**!

    见过秦安国之后,王君邪先是表示了哀痛,并说明肯定会捉到凶手,然后我们四人就住进了秦安国的酒店,费用当然全免,前提是能破案。这次倒是一人一间房,主要是秦安国太大气,王君邪拒绝不了,我乐得清闲。吃饭前我解剖了秦嫣然的尸体,除了下身被凶手残忍的**外,其他部位都很正常,不像那个胃里有炸弹的人,自己死了还不放过别人。

    饭桌上,由于刚看完尸体没什么食欲,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小六聊天,小六本来吃的就多,被我拉着聊天简直要流口水了,只好阻止我:小凡啊,忙了一上午你都不饿吗?意思是我很饿了,快让我吃饭!

    季连听了笑的合不拢嘴:小六你不知道,小凡那是想吃都没法吃。我听完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是故意戳我痛处吗?

    啊?为什么呀?这饭菜不挺好吃的吗?小六还搞不清楚状况,这可是镇上的大酒店啊!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不吃都觉得饱。

    什么?还有这样的好办法,快告诉你沈哥。小六姓沈名六,大家图方便才叫他小六,人家可是有名字的。

    小六你别上了他的当。王君邪撇我一眼,像是在说,我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还会骗你吗?我就不信他不上钩。

    不会不会,小凡人这么善良,这么会骗我呢,嘿嘿。

    跟我来吧。说完,朝王君邪胜利的一笑:还是我的魅力大吧。

    后院的杂物间里放的是秦嫣然的尸体,我把小六引进杂物间,把刚刚拿出来的器官给他一一做介绍:这是她的心,生前很健康,没有心脏病什么的。这是肺,不黑,说明不抽烟。这是胃,里面还有没消化的食物,应该吃的是酱肘子,就是刚刚饭桌上的那种。我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小六已经冲出了房间,趴在墙头把才吃的几口饭都吐了出来,我想他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吃酱肘子了。

    我走过去拍拍小六的背,然后说了一句:我去吃饭了。留小六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对手

    如果,你不爱一个人,请放手,好让别人有机会爱她。如果你爱的人放弃了你,请放开自己,好让自己有机会爱别人。

    吃完饭,小六很没形象的跑来跟我说:小凡啊,我错了,以后吃饭的时候你想说话我就陪你说,想聊多久就聊多久,我绝不说一个不字。你看以后能不给我看那些那些人里面的东西吗?我是粗人,不懂这个,还是别给我看,别给我看了吧。

    季连听完后笑的合不拢嘴,我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再笑!再笑就让你也吃不下饭!

    呵呵,不,不笑了。我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切~

    放弃吧,你们斗不过小凡的。王君邪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竟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这是在夸我么?

    真聪明。

    滚~

    下午我们喊来了秦安国。秦老板,令千金昨日出去的时候可曾说过要和什么人见面?王君邪这是怀疑熟人作案吗?

    没有啊,嫣然说去买东西,一炷香的时间就回,所以就没让人跟着。没想到就出事了,我真是后悔,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出去呢?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

    那秦小姐有没有过分的追求者?

    这个毕竟是人家的私事,秦安国不好意思开口,确实有人追求小女,但是都是正经人家的孩子,也就传传书信,没有过分的人。秦小姐长得很丰满,又白嫩,看起来很是可爱,有追求者也是很正常的。

    不知都是哪家公子看上的秦小姐?

    米铺王老板的儿子,林员外的外甥,还有一个是外乡的,前几日随家人回乡也就断了联系。

    随后我们分两路,王君邪和我去找林员外的外甥,小六和季连就去米铺王老板那找他儿子。

    林员外见到王君邪一脸的和气,他们认识?看来王君邪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呢。我们说明来意,林员外就打发小厮把他外甥林斌喊了回来。林斌是个花花公子,刚刚还在和花酒。当我们提到秦嫣然的时候,他却反问我们秦嫣然是谁,不知道他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忘记了。昨天晚上他在春花楼找姑娘也得到了春花楼老板、小姐的证实,于是我们无功而返。

    季连那边,据说米铺老板的儿子叫王俊,三天前去进货,至今未回,似乎不可能有作案时间。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县令来了。本来因为秦安国没有报官,很少有人知道秦嫣然被杀的事,如今县令到访,不会有什么好事。

    新来的县令叫崔有才,30来岁的样子,听说是靠了远房亲戚的关系才坐到了这个位子,也不知是谁跟他说我们在这办案,不听手下的劝阻来找我们的麻烦。

    你就是王君邪?崔有才一脸鄙夷的看着王君邪,那口气,亏王君邪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