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忍得住。

    我就是。王君邪还是淡淡,不过心里应该已经有了对策。

    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破案的?

    大人,这人,惹不得。大人你刚上任恐怕惹不得麻烦。我站在崔有才身后听见了他手下和他的耳语。

    崔有才一脸的不服气:哼!本官刚刚上任便不与你计较,不过,这案子本官管定了,最后花落谁家,咱们走着瞧!说完就带着他的大肚子和一群随从离开了。

    虽然我能理解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这崔有才无疑是引火自焚,王君邪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吗?!

    我自己也没发现,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开始护着他了。

    ☆、陷害

    其实不管你爱过多少人,不管你爱的多么快乐或痛苦,到最后你不是学会了怎样去爱,而是学会了怎样爱自己。

    从林斌和王俊那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后,我们开始着力调查那个外乡人,因为只知道名字叫曹蒙,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实在无从查起。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县衙里传来消息说找到了曹蒙,并把他带了回来。

    曹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可是我们见不到他。季连在一旁擦着他的剑。

    只要我们去县衙不就可以了,我们和崔有才不是公平竞争吗?我并不觉得去县衙找人是多丢面子的事,毕竟面子没有人命重要。

    小凡你太天真了,官场哪有公平一说。这么说也没错,是我想的简单了。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吧。王君邪此话一出我们三个顿时禁声。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奸诈的本性已展露无遗,这就是所谓的衣冠**吧。

    偷鸡摸狗的事你来。我以此来表示绝不和他同流合污。

    谁知王君邪并不理我,直接朝着小六说:晚上去县衙探探情况,必要时把人带来。

    好的,王大哥。听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对着一只狐狸叫大哥不免有些诡异。我摸了摸鼻子,见没我什么事就拉着季连绕到大堂里,坐着喝茶。

    季连见我一声不响,只顾喝茶,怕我又有什么整人的招数,便告诉了我王君邪的一些事情。王君邪原是朝廷钦点的钦差大臣,上任后屡破奇案,很得到皇帝的赏识。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王君邪因为判了一个高官的儿子死刑而被众臣上书弹劾,于是皇帝迫于臣子的压力不得不罢了王君邪的官。尽管如此,王君邪的名声已经到了妇孺皆知的地步,所以很多百姓宁愿找王君邪也不报官,镇级的官员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自知不如王君邪,也懒得破什么乱七八糟的案件。于是我知道了,只要王君邪还活着,我就要一直为他无偿工作。

    天黑之后,小六扛着他的大刀就去了县衙,由于县衙的兵力不容小觑,而且如今不宜打草惊蛇,小六就想偷偷翻墙进去。刚打算纵身一跃就看见另一边的墙上跳下来一个人,距离太远看不清容貌,小六本打算不去管他,毕竟他这次的任务是曹蒙。随后县衙里一阵骚动,火把随着疾走的衙役而跳动。你们这些笨蛋,快去把曹蒙抓回来!在县令着急的怒吼声中小六明白了,刚刚那个人就是曹蒙,毫不迟疑的朝着曹蒙逃走的方向追去。

    第二天一大早。怎么不见小六?他还没回来?每到吃饭时刻就特别兴奋的小六不在我还真没什么食欲了。

    嗯,好像没回来。早上我去他房间看了,被子都没动过。季连皱了皱眉。

    这时王君邪一脸阴郁的走过来:曹蒙逃了。显然是没料到这样的结果,本案的唯一一条线索就这么在眼皮底下跑了,这线县令是怎么当的!

    小六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我有点担心的问王君邪。

    可能他遇到了曹蒙,不过现在还不好说。王君邪有点头痛的揉揉眉心,看来这一夜没睡好。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

    又过了一天,任然没有曹蒙和小六的消息,县令已经派了大队人马挨家挨户的搜,弄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第三天早上。我们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案情就有人急冲冲的跑进酒店,见到王君邪连口气都来不及喘就说:王王公子,你快去看看,又有人死了。而而且这人显然有所顾虑,话也没有说下去,林员外叫小的来通知你,衙门里的人已经去了。就在对面那条街上。说完就跑了。

    我们也不多想,跟秦老板说了声就出去了。

    扒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就看见崔有才一脚踹到眼前跪着的人身上,而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竟然就是小六!我终于知道刚刚带消息的那个人为什么欲言又止了。

    我们冲进官兵的重围,看看倒在地上,衣不蔽体的女人,再看看被崔有才踢倒在地的小六:这下麻烦大了!

    人命关天,我暂时顾不上小六,想去看看尸体,却被人拦了下来,我气的想骂人也无济于事。最后我好说歹说才让崔有才相信我是令史,开始检查尸体。果然和秦嫣然一样,绿色轻纱已经被撕成条状,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作案手法都一模一样,凶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会是曹蒙吗?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昨天夜里子时,曹蒙确实有作案时间。可小六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询问之下,小六说:那天夜里他追随曹蒙到我当初来的那片竹林,被他暗算,昏了过去。之后的一天里,只要小六有清醒的迹象,就会有人给他闻迷香,当他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女子就已经是现在这幅场景,而他手里正拿着行凶的铁丝。随后他就被崔有才的手下给抓了起来。

    这么说来,凶手应该就是曹蒙,他嫁祸给小六的目的是什么?不待我们想清楚,崔有才就把小六带回了衙门,并一口咬定小六就是凶手,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是真傻呢是真傻呢还是真傻呢!

    我们不能明着跟官府作对,又没有证据证明小六是清白的,于是王君邪让小六先不要急,不管崔有才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要认罪,我们会尽快破案。

    小六被捕入狱,气氛低沉,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只是不知道曹蒙现在是不是已经满意的翘起嘴角了。

    王君邪打破了沉默,突然站起来:今天的那个女子穿的是什么衣服?

    我正疑惑他关心人家穿什么干嘛就听见季连冷冷的说:绿色罗莎裙!

    和秦嫣然死的时候穿的是一样的?这能说明什么?镇上很流行绿色罗纱裙?

    凶手偏爱穿绿色罗纱裙的女子。为什么要用偏爱这个词,听起来就觉得很**。

    曹蒙大概也和你一样受过刺激吧!我说这话的时候用的是特感慨的语气,让季连都不禁笑了起来,王君邪则眯着眼看我,用他一贯看猎物的表情来表明现在的他很危险。我却不以为然,就算我得罪了他又怎么样,他还能赶我走么?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总觉得他不会那么对我的。于是就更加放肆了。

    你别难过,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我隐隐觉得周围暗了下来,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撒丫子就往外跑。季连看我那么狼狈竟然还笑,笑的肚子都疼了,才被王君邪拎着扔了出来。

    看吧,叫你惹他生气,被扔出来了吧!我幸灾乐祸,不知今夕何夕。

    小凡,我有点怀念以前那个不爱说话的你了!

    那你穿越回去吧。

    谢凡,你给我进来!王君邪一声怒吼让我连滚带爬的进了屋,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再说,你肯定已经知道了破案的关键,不然你没那么多话。王君邪挑眉:你倒是了解我。

    不敢不敢。

    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不敢半夜爬你的床算不算?我知道我又问了一个蠢问题,可是,覆水难收啊!

    ☆、错判

    寻觅一条归路,向左向右,即使无助,可也不想停留,明知道思念太重,遗忘不可能,却没有任何办法寻找方向归途,棋局一场,一招错,满盘弃,满目疮痍,却又不得不走!

    崔有才抓了小六之后认定曹蒙和小六是同伙,势要找到曹蒙,亲手给他戴上枷锁,于是张贴通缉令,悬赏捉拿曹蒙。

    介于有官府插手,我们在找人这一方面并没有胜算,可是这样不就让崔有才赢了吗?虽然我们猜测曹蒙是凶手,王君邪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为什么要逃?

    怕被杀头呗。我看着书,头也不抬的说。

    不对,哪里不对了!王君邪抓耳挠腮,一副痛苦的样子。很少看到他没了分寸了模样,我甚至觉得他有点可爱了。

    等你想出哪里不对人家的尸骨都寒了。王君邪瞪我一眼就出了门,到晚上都没回来。第二天早上才匆匆露面,一会又不见了,接连几天的早出晚归后,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不过我没问,问了也是白问,除了不知道他还会说别的吗?

    在小六被抓后的第五天衙门里传出消息说曹蒙抓到了。据说是一个药店老板报的案,曹蒙去药店买风寒药,老板认出他是通缉犯,骗他说药没有了,让他明天再来拿,然后通知了官府,第二天官兵埋伏在药店,把前去买药的曹蒙一举拿下。

    这种时候一般人都选择避风头,怎么会去大庭广众买药?他有不得不去的理由?曹蒙自身并没有感染风寒,那么他是帮别人买的,那个人是谁?对曹蒙如此重要,竟然不惜豁出性命。

    曹蒙被捕后,有个少年去药店找人,被官兵一起抓了回来。谁知曹蒙得知少年被抓竟性情大变,打伤了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