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知道后开始嫌弃王公子,不再与他来往,转而又找上了哪家的富公子。王君邪看了眼已经忍不住颤抖的王俊继续说道:王公子再也无法忍受女子的玩弄,他决心要报复这个花心贪财的女人,于是借进货之名制造了不在场证明,其实整日潜伏在女子的家门外,等待机会。碰巧那日女子孤身一人出门,你便趁夜深人静之时将她强行拖入暗巷实施强暴,然后在女的哀求声中狠心杀死了她。可是这样还不够,王公子内心的怒火久久不能平复,于是他打算继续寻找目标,然后又一个绿衣女子进入了他的视线。就在他打算动手的时候,曹蒙从官府里逃了出来,他本想利用曹蒙作替罪羊,却发现了跟着曹蒙的小六,于是王公子在曹蒙打晕小六后把小六带了回去,让他进入长期昏迷状态,才动手杀了另一个女子,并嫁祸给小六。就在王公子以为可以再次作案的时候却被我的人给绑了回来,在大堂之上说出了他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打算逃过此劫。不知我说的王公子可还满意?

    王俊此时已没了刚才的冷静,顿时化身恶魔,和衙役扭打在一起,季连上前断了他的手腕脚腕才停止了打斗,而那野兽般的怒吼却留在了我记忆深处,爱到深处便是恨,既然如此又何必再爱呢?

    ☆、疯了

    爱情不过是一种疯莎士比亚

    收了王俊,放了曹蒙,救了小六,罢了崔有才,一切都很完满。

    这日,曹蒙带着那个少年来向王君邪道谢。多谢王公子出手相救,我和周周才能幸免于难。曹蒙紧紧抓着那个少年的手,我发现少年有些羞涩,感觉却很幸福。

    这是我的职责。王君邪深深的看着两个人,至于你之前犯的事

    少年一听王君邪这么说,马上就急了:都怪我,蒙都是为了我才会那么做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吧!少年憋的小脸通红,眼看眼泪就要掉下来,我都不忍心了。曹蒙把少年搂在怀里安慰着:傻周周,王公子不会为难我们的,别怕。不哭了,好么?

    我生气的瞪了王君邪一眼,意思很明确:你敢动他们两个试试!

    咳咳,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要追究那件事,只想问你几个问题。王君邪的话引起了我们那么大的反应,他也不大好意思了。被送去军营里的是李尚书的儿子?

    曹蒙像是一点也不惊讶,可我却久久回不过神来。曹蒙把尚书的儿子怎么了!?

    是。虽然得罪了高官可是曹蒙看起来一点也不后悔,还理直气壮。他被我送去军营做军妓了。

    我惊讶的看着这个温柔的男人顿时化作恶魔,爱情的力量?

    曹蒙走后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就问王君邪。

    你想知道?

    废话。

    那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又这样,这男人得不到好处会死是不是!

    好,答应就答应。说吧。我就不信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王君邪邪气的一笑:李尚书的儿子李可见周周样貌可人,想对他用强,被曹蒙阻止,但曹蒙咽不下这口气,找人把李可弄晕后送去了军营当军妓,李尚书到现在都找不到他儿子,急的无可奈何呢。

    哦~这样的人活该!不过为什么你会这么清楚呢,连尚书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却知道,之前也是,你到底哪里来的信息,还是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琢磨不透的靠近王君邪,却被他一把拉了过去,倒在他怀里动弹不得。喂!你够了!不说就说,怎么大男人的,这点气度都没有!?

    一个条件换一个回答。奸商!绝对的奸商!

    好,我再答应你一个条件。可以说了吧?既然答应了,也不差这一个。

    因为吴知州。吴知州?那个干瘪的老头?你给他什么好处了,他那么大一官给你当手下使?

    我不相信,人家大官会给你一小老百姓干活?我说的义愤填膺,完全没有意识到我还在某人的怀里。

    王君邪摸摸我有点长的头发说:这个可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我气的跳起来,合着他是在耍我玩呢!你!你耍我!你说你这样有意思吗?

    有!

    滚!

    我们一起。说着就把我往外面拉。

    去哪?

    去找吴知州。

    不去不去!我挣着他是手想走。

    你刚刚不是答应我两个条件吗?现在我就要用一个:乖乖跟我走。我呆呆的任他拉着我,直到上了马车我才发现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陷阱!

    吴府。君邪啊你终于来了,莺莺可天天念叨你这个邪哥哥啊!吴知州说完别有意味的看了他身后的女子一眼。那女子还真是倾国倾城啊!瓜子脸上小巧的嘴唇一张一合,像是要把人给吸进去,温婉的眼睛只要朝你瞥一眼,就像化开的水,心里荡漾的一发不可收拾。好一个小鸟依人啊!

    爹,你又取笑我!吴莺莺佯嗔道,邪哥哥你也真是的,这一别就是大半年,怎么就不想着我这个妹妹?

    我听着吴莺莺**的话,一时不知作何感受,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莺莺啊,不是我不来看你,只是最近案子多,没顾得上你,你可别生我的气。王君邪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温柔,比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温柔多了。我一时心里不平衡,正想说些什么杀杀王君邪的锐气,却见的连小六季连也和吴莺莺很熟的样子,不禁觉得自己这个局外人有那么一点煞风景。

    等他们招呼打够了,王君邪才开始介绍我:这位是谢凡谢公子,他可是个令史呢!他和吴莺莺说话的时候像极了大哥哥,可是聪明如他又怎么会看不出人家对他的情呢?

    谢公子好,听说你也住在邪哥哥的家里,这段时间多谢你对邪哥哥的照顾了。吴莺莺娇笑,说的跟王君邪真是她老公一样,我也只有呵呵的笑了。

    吃饭的时候吴莺莺挨着王君邪坐,我看清局势,坐在小六旁边,安静吃饭。夹菜,添饭,盛汤,吴莺莺俨然一贤惠的媳妇,吴知州看到了也明白的笑笑,只当他们郎有情妾有意。

    自从进了吴家之后王君邪再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或者说没时间顾我这个外人,不是被吴小姐叫去喝茶就是被吴小姐叫去逛街,有时小六和季连也一起陪着去,留我一个人在大房子里发呆。我也不在意人家怎么对我,我自己舒服不就好了,这样想着心情果然好了很多。

    介于他们不带我出去玩,我只能一个人上街,街上热闹的很,什么新奇玩意儿都有,各色小吃也很诱人,我拿着王君邪前两天给我买衣服的钱使劲的花,直到抱了满满一怀的东西才住了手。逛得脚都酸了,我正打算回去的时候就听见了锣鼓声,前面围满了人,大概是什么好玩的,我想也没想就挤进了人群。原来是耍猴的,那小猴子也可爱的很,朝着人群作揖,翻跟头,鼓掌什么的更不在话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笑得累了就想出去,谁知道一回头就愣得话都说不出来。王君邪微笑的看着可爱的小猴,而他面前的女人正使劲往他怀里钻,王君邪也不推拒,时而用眼角瞥一眼呆了的我。这是在示威?那个混蛋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吴莺莺看到了我,朝我招招手就走了过来,当然是和王君邪牵着手过来的。

    谢公子你怎么在这?怎么,我不能在这?

    出来逛逛。

    吴莺莺看我满怀的东西就打趣道:谢公子怎么和女人家一样喜欢逛街?

    王君邪似是嘲笑,却没有说话。我知道他这是同意吴莺莺的看法,他也觉得我像女人?心里憋得慌,说话的语气就不好了:这就不劳吴大小姐关心了!

    吴莺莺一听我生气了,担忧的看着王君邪,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王君邪竟,伸手去抱她!我心中自嘲一笑:何必在这自取其辱!

    谢公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吴莺莺委屈的说。倒不是说她是做作,故意装给王君邪看,大户人家的小姐天生就娇弱吧。

    莺莺你别担心,他不会生气的。出来那么久了,你爹肯定想你了,我们回去吧。说着王君邪就带着吴莺莺走了。从头到尾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可以滚了。看着掉了一地的东西,我已无力去捡,慢悠悠的走在依然热闹的大街上。

    其实我也知道毕竟人家认识多年,王君邪又很受吴知州照顾,他们感情好是应当的,或者说哪天结婚也是天经地义,我跟着凑什么热闹啊!我们认识也不过才几个月,甚至我们之间的唯一联系也是与利益挂钩的。想着想着总觉得自己不大舒服,我这么死皮烂脸是为了什么?我为什么要待在那个没有人待见我的地方?既然这样,我走好了,又不是没了谁就活不了的,我可以出去找工作,可以养活自己,不需要受他们的气。这样想着我也这样做了,转身往吴府相反的方向走去,生无分文,甚至没有一件衣服,不过心里却轻松了很多。

    可是我忘了,没有钱是无法生存下去的。晚上饥寒交迫的时候,我缩在乞丐的旁边,考虑着明天要去找份工作了,就累得睡了过去。半夜被闹醒,看见街上好多士兵,好像在找人的样子,心想大概哪个犯人跑了吧,把衣服裹紧又睡了。

    第二天早上,百姓议论纷纷,但内容却是同一件事:吴府被偷了!

    据说吴知州前两日请了几位客人入府,不想其中一个拿了府里的东西跑了,现在吴知州派了士兵到处搜人,还贴了通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