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缉令。

    我跟着他们看到了那个通缉令。画像上了那个人不就是我吗?我顿时明白了过来,感情那个小偷就是我!我辛辛苦苦为王君邪干活,到头来还落得个通缉犯的罪名。好啊!王君邪,你真是好样的!

    我跌跌撞撞的出了人群,看繁华热闹的大街,看人来人往的大街,看不属于我的这个时代,竟有点想念王君邪坏坏的笑。我想,我大概是疯了吧。

    ☆、**

    佛曰: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而已。为何不必?

    (以下为第三人称)

    灯红酒绿,香肩粉唇,娇人媚语,这是城里最大的**飘香院。

    自从谢凡离家出走之后,王君邪找遍了整座城,甚至逼不得已张贴了通缉令也没有他的消息,王君邪知道,这个玩笑开大了。

    要说之前故意和吴莺莺走得很近是有原因的,王君邪对谢凡的无动于衷很在意,特别是在王君邪和他动作**的时候,不知谢凡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于是王君邪想借吴莺莺试试谢凡,看他是否对他有情。可是王君邪没有想到的是,谢凡竟然那么倔强,一声不响就走了,他很后悔,要是真的找不到了怎么办?早知道这样,王君邪情愿慢慢来,也不会把谢凡逼急了。可不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吗?

    这几日吴莺莺天天都去找王君邪,可王君邪自知对不住谢凡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整日在外面找人,甚至向吴知州辞了行回到了自己府中。

    至于谢凡,已然坐在了飘香院的雅座内。来嫖妓的?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可是谢凡却提不起兴趣,想着就在这找份工作吧。**里的人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不会发现谢凡通缉犯的身份,而且王君邪也绝对不会想到谢凡会在这里。

    这位公子不知找妈妈我有什么事?一个清秀的半老徐娘敲门而入。这是飘香院的老板,也是所有姑娘们的妈妈。可是在谢凡的印象中,这种女人不应该是画个大浓妆的吗?

    我想和妈妈做一个交易。

    是,来这里的客人都是来做交易的。妈妈毫不在意的看着这个温文尔雅的公子。

    不,我对姑娘没兴趣。我是来找工作的。

    妈妈打量了谢凡良久,才叹口气道:我们这里只有姑娘,没有小倌。

    谢凡苦笑:感情她以为我是来做小倌的?

    妈妈您误会了。这么说吧,我是来让您的生意更红火的。

    妈妈有些不信的瞥了谢凡一眼:我们这恐怕无公子的用武之地。

    您先别急着下定论。我知道最近对面那条街新开了家**,里面的姑娘都是江淮地区的美人,能歌善舞,生意越来越红火,似乎还抢了您这里的客人。谢凡来这里之前打听过局势,现在正高深莫测的喝着茶。

    公子怎么能确定你一定可以帮到我呢?尽管妈妈此时已经动摇,但这么多年的经验还是让她多了一份怀疑。

    我们不妨试试。头一个月妈妈不用给我工钱,等一个月后如果效果好,那么我们继续合作,您不满意就把我赶出去,您也不会吃亏。您说好吗?

    那就这样吧。我不管公子用何手段,只是不能占了我们姑娘的便宜。妈妈警惕的盯着谢凡,他却莞尔一笑:那是当然。不过,妈妈可要供我吃住啊。

    不在话下。

    于是两人达成了协议,谢凡便开始了他在**里的生活。

    飘香院一共有100多个姑娘,质量各不相同。最差的是在大厅里陪酒的,其次是楼上厢房里的,最好的是偶尔露个面弹弹琴跳跳舞,卖艺不的,当然相貌身材也是依次递增的。谢凡看中的是中等的姑娘,因为她们人数最多,训练出来效果好的话一定能大赚一笔。说到底,所谓的训练无非就是减减肥,化化妆,穿漂亮衣服,唱现代歌,跳现代舞什么的,谢凡自认为这样简单的工作还是可以应付的。可是没想到第一天就不顺心。

    把中等的姑娘们集中到后院。因为姑娘的作息时间和一般人是相反的,她们晚上接客白天睡觉,所以好多姑娘的脸上都是满满的睡意,对谢凡也就更没有耐心了。

    从今天开始,我会负责你们的训练,把你们培养成倾国倾城的美人。你们可以叫我谢公子。倾国倾城什么的当然不可能,不过夸张一下也没什么错。

    谢凡的开场白刚说完,就有人小声议论起来。一个大男人能教我们什么?床事?

    就是,无非是想占我们的便宜。走了走了,还是回去睡觉了,晚上还要接大客呢。谢凡见有人要走,不免加重了语气:妈妈把你们交给了我,那你们就得听我的,不管是睡觉,吃饭还是逛街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如果我们不照做呢?刚刚那个要回去睡觉的女子拔尖了声音说道。

    越是强硬谢凡越是有兴趣:妈妈说我有权利让你们走。这当然是半真半假,妈妈说过都交给谢凡负责,可没说过谢凡有赶人的权利。

    哼,别以为我们会相信你!

    就是,妈妈不会这样做的!

    虽然她们嘴上强硬,可是闪烁的眼神已经泄露了她们的担心。是不是真的,你们大可试一试。谢凡笑的人畜无害,却明显的霸气十足。说完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一群女人花枝乱颤。

    第二天,后院。姑娘们都来了,看来昨天的话有效果了,谢凡这么想着,开始打量每一个人。脸蛋,身材,衣着,一一记下。然后谢凡发现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肥胖。这是个从古至今,生生不息的问题,困扰着众多女性。其实这也不能怪她们,不规则的作息和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导致了她们的臃肿。

    脱了外衣,穿轻便的衣服,平底鞋,一炷香后在这里等我。

    懒散的队伍散去,打着哈欠,抱怨不停,谢凡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赶出去了。

    吴府。老爷,您快去看看吧,小姐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正在看书的吴知州被吓了一跳,急匆匆的赶到大小姐闺房,看着一地的狼藉,心疼得不得了。

    莺莺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能不吃东西呢?

    呜呜呜爹爹,邪哥哥他讨厌我了~吴莺莺哭的梨花带雨,吴知州更是无计可施。

    怎么会呢,君邪不会讨厌你的。这肯定有什么误会,莺莺快别哭了。吴知州不知道莺莺在伤心什么,只能胡乱安慰。

    爹你不知道,邪哥哥现在不理我了,还赶我走。是不是因为我气走了他的朋友?吴莺莺在她爹怀里呜呜咽咽,好不怜人。

    不会的,君邪只是担心他朋友,不会生莺莺的气的。吴知州心疼之余不免对王君邪有些责怪,竟然让自己的闺女这么委屈。明天爹去和君邪说说,帮他找他的朋友,这样他就有时间陪你啦。

    爹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好了,先吃点东西吧。

    嗯,谢谢爹。

    飘香院。一群女子在院子里绕圈跑,步伐紊乱,香汗淋漓,怨声载道。

    谢凡手拿藤条,面目冷峻,有人偷懒就会挨上那么一下,虽不疼,可一出汗就火辣辣的,自然没有人敢停下来。

    好了,都别跑了。过来喝口水休息一下,准备下一个项目。这样每天跑也不是什么好办法,很难见成效啊,谢凡考虑着要不要换个方法。介于大家都很努力,今天就到这了。还没等姑娘们高兴起来,谢凡就接着说:不过今天一天只能吃蔬菜水果,而且定时定量。于是一张张小脸写满了不高兴,连晚上的客人们都受到了影响。

    谢凡不禁觉得,这群姑娘还是挺可爱的,至少没有城府,至少真心待人。

    ☆、训练

    认识的人多了,我更喜欢狗罗曼罗兰

    来到飘香院已经三天,这里的脂粉味让我恶心,这里的人却并不那么讨厌。小梅很会做饭,每当我受不了姑娘们身上的香味躲在房间里不吃饭的时候,小梅就会做清淡的小菜,端到我房里,让我慢慢享用。虽然每次来都求着我少让她们跑两圈,可是她的诚实和简单看在我眼里有说不出的美丽。小梅就是那个第一天吵着要回去睡觉的姑娘,相处了几天才发现她也是很可爱的。

    一个人的时候总不免乱想,想到那个狐狸一样的男人,想他的笑,想他捉弄我时严肃的表情,想他生气时想吃人的样子,想他时而温柔的眼神,想他冷漠的脸想着想着就开始自嘲的笑,笑自己的无知,笑自己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一头钻进去。如今,他应该美人在怀,笑的很满足吧。我这么伤感真是自作自受呢!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吧,嗯,忘记他只是时间问题,肯定是这样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开始教姑娘们唱歌,跳舞。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只能让乐师、舞姬陪同。先让每个姑娘展示自己的才艺,再确定她们适合的领域,这样半天下来,我已经头晕眼花,耳边全是魔音,眼前则是群魔乱舞。

    不知两位有什么看法。我一手扶额看着眼前坐着的一男一女。男的是乐师郑凌,女的是舞姬欧阳雪。

    两人均是摇摇头,表示情况不容乐观。我更是头疼了,不是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吗?这样吧,每个姑娘都必须学舞,挑几个嗓子还可以的学唱歌吧。

    每个姑娘?欧阳雪显然是吓到了,这恐怕

    欧阳姑娘不必担心,谢某这么说当然想过姑娘的顾虑。我所说的舞蹈和你们跳的并不相同,是一种比较露骨的肢体表达。也不管人家听不听得懂,我开始向她灌输现代知识,节奏感强,速度快,干净利落,而且够**。

    这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