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样穿越过来,并且还带了氰化钾,否则怎么解释?

    以前我都会先把初步断定结果告诉王君邪,现在,没有必要了。不过这案子,我一定会查清楚的,为了小梅,也为了飘香院。

    就在我抱起小梅离开现场的时候,王君邪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布包,是我的刀具!我惊讶的是他随身携带危险物品,还是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解剖玩两人的尸体已是清晨,累了一夜的我在出门的一刹那被阳光晃到了眼,也看清了眼前站着的人,他是在这站了一夜,还是刚好路过?我比较希望是后者。

    如果我解释,你会原谅我吗?王君邪径直拿了我手里的刀在一旁的水桶里清洗。

    我很反感他这个动作,我的事情不需要别人帮我!

    那要看你怎么说。

    我是个孤儿你知道的吧?这是要博取我的同情?我父母死的冤枉,被奸人所害,所以我才会这么的热衷于案件。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一个小孩只能做乞丐,是吴知州收养了我,他对我和我父母对我一样好,我很感激他,把我养大,并且教我做人,让我做官,事事包容我,就连自己最喜欢的女儿也要嫁给我。终于说到重点了,所以为了报恩就要娶吴莺莺?

    王君邪把洗干净的刀擦干了递给我,很认真的说: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其实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想法,我认为他说的那个人就是我,因为我是期待回报的吧!

    小凡,你知道的,我不会说好听的话,我不会表达感情,可是,我想,你是知道的,对吗?他很深情,我一时不敢相信,那个冷若冰霜的男人会如此低声下气。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我是知道的,可我不自信,想听他亲口说出来,这样才有安全感。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王君邪此时的囧样说可爱也不为过吧。我想,我是离不开你了!他紧紧抓着我的手,声音虽低,可我听得出他有多压抑,有多勇敢。说不高兴是假的,每天心心念念的人对你说离不开你当然开心,只是,我也有我的原则。

    离不开么。你当初看都不看我一眼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任着吴莺莺欺负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通缉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王君邪,你真是好样的!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是你二话不说把我带回去,让我跟着你,我不理你,你就缠着我,等我习惯了你,你却把我当敌人!好了,现在我要忘记你了,你又跑过来口口声声说离不开我,你他妈到底把我当什么?你凭什么?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你算什么?滚!你给我滚啊!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的声嘶力竭,我的放声痛哭就像地狱里魔鬼的尖叫,一下一下的刺进了王君邪的心里。当初你给我的,现在还给你,这痛,你也尝尝!

    他没有听我的话滚,而是抱住发疯的我,用那种让人窒息的力道抱着,不给我挣脱的机会,然后慢慢的在我耳边说:我知道我很霸道,我很可恶。以前我不知道你的心意,竟然用吴莺莺来试你,我错了,再也不会了。我不一定要你现在就原谅我,我会表现给你看,我有多离不开你,我有多喜欢你。喜欢,他说喜欢了。那我,还要继续骂么?

    放开。抹干净眼泪,你怎么样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王君邪似乎心中一痛,握着的手有些颤抖。

    去药店把所有的毒药都买回来。我这样算是心软吗?

    对于我突然不着边际的命令王君邪略一思索便舒展了眉头,趁机摸上我的脸:你这个嘴硬心软的小家伙。说完竟有发笑的趋势,我拍开他的大手,懊恼的回自己房间去。

    飘香院里有些留言蜚语,本来死了人,有闲话是很正常的,可是,她们也太离谱了,说什么鬼魂杀人。是,古人迷信,这我能理解,可闲话说的人多了,对我们破案的人来说就是种压力,有时还会阻碍破案的进程。我本想让妈妈帮我说说那些姑娘,谁知道,妈妈也是一脸的惧色。

    小凡,有些话,我想应该要告诉你。妈妈为难的看着我。那间房子在两年前死过一个叫朵儿的姑娘,当时的情景和张大人一模一样。张大人就是那个尸首分离的男人,是个小官,听说挺清廉的,不过清廉的官还能上**来?

    这事官府知道吗?死的这么恐怖肯定不会没人知道。

    我们本想把这事给压下去。毕竟,毕竟对我们的生意不大好,当时我们这还是个小店,要是被人知道死了人肯定就关门了。妈妈说的愧疚。我却不寒而栗,为了生意不受影响竟然对一条人命不管不顾?我原本以为在淳朴的年代人们的心态会健康一些,没想到,什么时代都是一样的,有利益,有爱恨,人就不可能干净!后来还是有人报官了,我们开始以为是朵儿的**因为朵儿喜新厌旧杀了她,去找他的时候,人已经跑了,后来听说淹死在河里了。给了官府一些银子,也就没再说什么。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结了,可是,现在,竟然肯定是朵儿回来报仇了,她怪我们当初没有找到杀她的人,她回来报仇了!妈妈越说越激动,我想,她是后悔的吧,至少晚上噩梦缠身,不得安宁。

    我这个无神论者开始相信善恶终有报了,恶人就该去地狱的!

    ☆、毒药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雪莱

    我没想到还可以和他这样坐着聊案情,隐约有种满足感。

    这是我能找到的所有毒药。你,想干什么?王君邪的脸上有些焦急与不安,难道怕我自杀?心里暗笑他担心过头,却不免笑弯了嘴角。

    他们是中毒死的。我缓和了语气,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这种毒药是你们这没有的?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现代科技成果,王君邪也听不明白。

    是其他国家的毒药?

    不是。这么说吧,是未来世界的毒药。我这么说肯定不会有人相信,而且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看来很难收场了。

    未来?他听的云里雾里,见我没有解释的意思,不禁一阵失落。不是我不想解释,考虑到古人的思想和接受能力,我真不敢保证说了之后不会颠覆他的世界观,还是以后再说吧。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就不重要了,现在先想案子吧。说着就打开药包,开始一个一个闻起来。

    虽说毒药一般不会闻了就中毒,可是长时间接触还是让我头晕眼花,四肢乏力,最后也没有找到有苦杏仁味的毒药,到底是为什么呢?

    见我脸色发白,王君邪赶紧扶住我,推开那些药:哪里不舒服吗?这些都是致命的药,就算只是闻一闻也是有害的,以后别做伤害自己的事了,好么?我会心疼。谁说王君邪不会讲好听的话,这会儿让我感动得要晕过去是怎么回事?

    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在床上,还盖好被子的。或许,我该对那个人改观了吧。

    桌上的药都被拿走了,我正想起身去找,他就进来了,不,不是他,是郑凌。见到他才发现已经好几天没和他说过话,因为王君邪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不让任何人接近我,特别是郑凌,现在王君邪不在,郑凌才有机会来看我。

    感觉好些了吗?怎么会晕倒呢?郑凌站在床头看着我,烛光摇曳,我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大概不是喜悦吧。

    没什么,有点累了。

    虽然事情很棘手,你也要保重身体,我会担心啊!郑凌长长的叹了口气,屋里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你喜欢他吗?喜欢吗?怎么会不喜欢呢?可是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喜欢吗?我不知道。由于陷入深深的思考,没有发现郑凌的异样,一个不察就被他按到了床上,紧贴着我,让我没有出手的机会。

    我知道你喜欢他,在此之前你的冷漠,你的孤独都是因为他,对吗?我很嫉妒,我很生气,可是我却不能把你怎么样,你说我该怎么办?让我震惊的不仅是他的洞察力,还有他的诚实和无力感。我似乎有些不忍。

    你别这样,先起来吧。我放柔了语气,生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来。

    我不,我不会放开你的,绝不!说的决绝,手上却没有停,拉开我的腰带,一路向下。我又惊又恼,咬着牙说:你这么做会后悔的!我无力抵抗,只好说些威胁的话来降低恐惧感。

    你恨我吧,恨我就能一直记得我了。我觉得他很可怜,这话,是出于爱么?

    就在我心中百味陈杂的时候,身上的重量一轻,抬头看时只有王君邪冷冷的俊脸。郑凌被赶来的季连和小六在一边,嘴角流着血。王君邪很生气。

    他看着我良久,什么都没说,我以为他会骂我,至少拂袖而去,可是没有。王君邪俯身抱紧了我,口中喃喃:你是我的,不许其他人碰。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嘴里有些苦涩,只淡淡的嗯了一声。换来他轻轻揉揉的浅吻,就像对待珍宝一样的怜惜,我心里发酸,大概是要落泪了吧。

    之后的几天王君邪都陪着我,不管是讨论案情还是走访人家,季连和小六也留在了飘香院,帮着我们干跑腿的活儿。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上次你带回来的药呢?我不死心还想再仔细查查那些毒药,却不知道被王君邪拿去了哪里。

    不许你再靠近那些东西!他眉头一皱,表示不悦。

    可这是案子的关键!我也不甘示弱。

    许是被我坚定的眼神打败了,王君邪拉着我就去了后院。

    在那。要怎么查我来,你别过去。王君邪指着花丛里的一处说。

    其他地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