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早了,早些回去照看吴小姐吧!

    被我下了逐客令的吴知州脸色很不好,我想要不是碍于这是王君邪的地方他肯定要大发雷霆,找人把我给办了。

    就在吴知州踏出门槛的时候,只听他说:别忘了,我的身份!

    看着他甩袖离开,我心里一颤,知州的身份?他想干什么?公报私仇?他应该不会对王君邪不利,毕竟是直接养大的孩子,不忍心下手。那么他想对付我?

    摇了摇头,进了里屋。不是还有王君邪呢么?

    晚上。用过晚膳后,我和王君邪坐在桌旁喝茶。

    今天吴叔来过了?

    嗯。低头喝茶,茶很香。

    他说什么了吗?

    还不就是那些。王君邪当然能猜到他说了什么,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别放在心上,他只是爱女心切。

    我知道。

    我讨厌沉默。这让我发现,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今天,小六被吴叔派去了西域。

    去干什么?小六不是你的人吗?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

    只是说去考察。我没有拒绝的权利。王君邪回答的有些力不从心。

    西域,很危险。陌生的坏境,陌生的名族,真的很危险。

    他想以此威胁你?

    我,不知道。隐约觉得他很累了。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承认?我不是故意要逼他,可是总要面对的。

    呵呵。王君邪苦笑一声,大概吧。接下是谁?季连吗?

    我很不喜欢他自暴自弃:这不是你该有的态度!

    那我该什么态度?永远处事游刃有余?不会失败,不会累?你们把我当什么?我,也是人啊!王君邪的声嘶力竭是我没有料到的,当然也吓了一跳。我确实没想到,就算再有能力的男人也会有虚弱的一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别说了。王君邪起身往外走,早点休息吧,我今天睡书房。

    我知道,他生气了,可我不知道,他竟然会冷落我!

    其实我没那么自信,我也会怕他的离开。

    在我第二天看到王君邪扶着吴莺莺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场较量我还是输了,不是输给吴莺莺,而是输给我们的感情。太脆弱。

    一碰,就碎了。

    看来王府就要办喜事了呢!

    ☆、杀人

    给你的鲜花以野草的恶臭莎士比亚

    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全怪他,并不是谁的错。我也想过离开,可是,我已经逃避过一次了,不该再那么懦弱了。所以,我决定,不走,不闹,不分开。

    饭桌上。吴莺莺因为身体虚弱在房间里用膳,吴知州陪在左右,季连出去了。偌大的饭厅只剩我和王君邪。

    你答应了?虽然我知道现在说这个很让人讨厌,不过我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嗯。

    他不知道只是一个单音节词就让我窒息,我不知道他竟然可以这么坦然。

    所以说,那些海誓山盟呢?

    就算是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还是以为,我是拥有他的,至少是心。

    与我的震惊不同的是,王君邪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你想走的话我不拦你。

    绝情。我的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了。往昔温柔的人如今已经冰冷,我觉得我可能要撑不下去了。

    我,不走。强忍着泪水,低下头扒着碗里的饭,味同嚼蜡。

    随你。无情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带走了我的青衣男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不堪的留下来,就算他要娶别人了,就算他和我已经形同陌路。原来,离不开的,是我。

    是谁说过,感情中先承认的,就算输者。

    我大概输的很惨吧。

    婚期定在一个月后的十五。在这一个月里,我再也没有见过王君邪,只从下人口中听说他衣不解带的陪着吴莺莺,两人甚是恩爱。我想我是心痛的吧,看着喜欢的人与别人快乐的生活,我怎么会有这么宽大的胸襟呢?我都有点佩服自己了。这样算是在自虐吧,往往越痛我就越想笑,真的是很可笑呢!

    我可以看着他多久?等他结婚之后还会让我留下来么?就算我留下,还有什么意义呢?看着他生孩子,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快乐吗?我真的能受得了吗?

    婚前第三天。快到十五了,月亮都渐渐圆了,睡不着的晚上,后院的风很凉爽。

    我不知道自己是那么想他,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吴莺莺的房门外。

    烛光闪烁,伊人憔悴。

    突然想到【霸王别姬】里:于心爱之人的新婚之夜,在雨中持伞久立。

    我现在是否也那么悲哀,那么泪如雨下。

    听不到房内的轻声耳语却听得见他们的动静,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大概是要出门,我急忙闪到旁边的草丛,蹲好。不禁苦笑,我为什么要像做贼一样?

    出来的是王君邪,手里拿着餐盒,是刚喂完饭吧。

    他也瘦了好多,眉头紧皱,以手扶额。我似乎还是心疼了。

    背影消失之处红光隐隐约约,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红灯笼已经挂满了府邸,大红喜字在灯笼的照射下特别刺眼。

    脸上一片冰凉,我以为晚上寒气太重,毕竟已经十月了,伸手触摸到的却是透明液体。三天后好像是我的生日吧,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呢!

    房内有桌椅碰倒的声音,本来那个女人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可是,王君邪还没回来,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会难过的吧。

    想着就上前敲门。

    吴小姐你怎么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冷吧,

    啊~你,你别过来!救,救命啊!吴莺莺的嘶吼让我大惊,难道还有人在房里?

    也没多想就踢开了房门。

    满身是血的女子躺在地上,胸口插了一把短刀,伤口还在不断的冒血,我愣的不知如何是好,上前抱起吴莺莺,想探她的鼻息,没有出气,也就是说,死了?

    我不敢相信,想看看是否有人在房间里,却在抬头的瞬间看见王君邪站在门口,冷冷的看我。那样厌弃的眼神太可怕,我知道,他误会了。

    我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要解释,我不想被他当做杀人凶手。

    滚!他几乎是用吼的,我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他竟然怀疑我?!

    吼声引来了吴知州和下人们。当他们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用说我也知道,我这个小三因嫉妒杀了原配。

    莺莺,你怎么了,莺莺?吴知州推开我,抱着吴莺莺的尸体,大喊大叫,无论怎么拉他都不放手。然后凶狠的看了我一眼就抱着吴莺莺跑了出去。

    后来想到吴知州的表现,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当时我一心在王君邪身上,眼里哪还有别人。可是,他不相信我。

    我没有伤害她,你信吗?我站起身,在衣服上擦掉手上的血迹,白色染上妖冶的红。

    他没有说话,眼里满是不信任和,厌恶。

    没错,是厌恶。为什么呢?为什么我看到这种眼神只是想笑,不是应该要难过的吗?

    那你要抓我吗?就这样吧,无所谓了吧,既然他不相信我。

    他没有说话,拂袖而去,留我一个人在这个恶心的地方,血腥味直钻入我的口腔,像是要侵占我每一个细胞。我俯身吐了一地,任涎水,泪水流了一身。

    我想我可能不能活着过完这个生日了。

    第二天。皇宫里来人宣读了圣旨,让王君邪彻查此事。都惊动皇上了吗?看来我的日子不好过了,如果我承认的话,是不是就能死的痛快一点,我这么想着。

    王君邪,你,下的了手吗?

    王君邪,你,真的忍心吗?

    王君邪,你,还喜欢我吗?

    王君邪,我,舍不得你啊!

    ☆、入狱

    我给你一个久久的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博尔赫斯

    十五的月亮。萧瑟的灵堂。阴暗的监狱。

    吴莺莺的棺材入了土,可能吴知州是想她早些投胎吧,连三日不到就入土了。

    那日宣读圣旨之后,我就被压入了大牢,听候发落。

    水滴声在寂静的大牢内显得格外清晰,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偶尔有老鼠从角落里一晃而过。我坐在干草堆上,潮湿的被褥下面布满了蟑螂、臭虫,我也不计较,不去看它不就好了么。被关了两天,虽然没有严刑拷打,但是有没有人给我送饭,我到底是人,会饿的。饿的胃痛了,就蜷缩在角落里,减少能量的消耗。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人来了。打开了门,我却无力抬头。

    把他带走!一声令下,我就被人架起。耳边响起铁链与地面碰撞的声音。我才想起来,他们还给我带了枷锁。

    当他们把我绑在木架上的时候,我莞尔一笑,刑罚,到底是逃不过的。

    低头,脚踝上有东西在发光,我却看不清那是什么。

    你承不承认?领头那人看起来像是捕快,肥头大耳,凶神恶煞,拿着鞭子抬起我的下巴,脸上一副玩味。

    承认什么?声音很虚弱,连我自己都听不清。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嘴硬。说着很不屑的摔起鞭子,在空中甩的哗哗直响,然后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是皮鞭吧。

    破碎的衣服,一道血痕若隐若现,我疼的咬紧了牙,却止不住他落下的皮鞭。一道又一道,有些是故意重合的,新伤旧伤一起痛,他们还真是会折磨人啊!

    怎么样,舒服吧?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