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领头的打累了,停下来喘气,你过来,接着打。领头把皮鞭递给了一边的手下,自己坐在椅子上慢慢欣赏。

    皮鞭如雨点落下,禁不住折磨,我呜咽的叫出声来。低着头,咬破了唇。脚踝上那闪闪发光的,好像是条脚链呢!可是,为什么那么刺眼?

    不知道打了多久,大概要没有意识的时候,我听见那领头的幽幽的说:切,这么快就不行了。算了,反正今天来就是让你吃吃苦头的。把他扔回去吧。

    第二天。当我被人用冷水浇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公堂上了。两边站着面无表情的衙役,吴知州坐在堂下,而那个大堂之上的男人,已经不再一袭青衣,鲜艳的官服衬得他更加有魅力,我却看不到他眼睛的焦点,是不想看到我吗?不想看到我这个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人吗?不知这些都是拜谁所赐呢!

    王君邪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他惊的说不出话来,那个高傲的人竟然被折磨成这样了。可自己并没有要他们用刑,不免产生了怒气。刚想发问,看见吴知州向他示意,便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升堂。

    堂下谢凡,你可认罪?王君邪冷漠的语气让我很陌生,对这个人,我很陌生。

    敢问大人,草民何罪之有?声音已经沙哑,难听的很。

    吴知州之女吴莺莺,可是你所杀害?

    呵,我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嫉妒。

    嫉妒?我为什么要嫉妒?嫉妒她和你成亲?还是嫉妒她要嫁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我对自己讽刺的本事还是很满意的,就像现在,即使难过的要死,我也能把他说的哑口无言。让吴知州对我嗤之以鼻。让所有看戏的人大声惊呼。

    你!王君邪气极,狠狠瞪我一眼,哼,你还想狡辩。那日你趁我不在,潜入吴小姐房中,将其杀害,不想被我当场捉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既不相信我,我便没什么好说的。脚上的银链太刺眼,想抬手去扯,却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能任由它嘲笑我的软弱。

    那你是承认了?王君邪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道。

    没有。我只是不想再被折磨而已。是真的,我也怕痛。

    王君邪明显一愣,眼里的是,心疼?怎么可能?我自嘲一笑,别自作多情了!

    枉你自称聪明,你怎么不想想,我为什么要那么笨。就算是我杀了她,我为什么不逃,要等着被你看见?再说,如果你一心想娶她,如果你已对我无情,我又何必自讨苦吃,去伤害你爱的人?我当真那么贱么?一口气说的太多,胸口隐隐作痛。我这又是何必呢?!

    可是,我明明是啊,你明明看见她死在我怀里,明明当时只有我在,明明我有杀人动机可是,我啊,怎么会做让你伤心的事呢?

    来人啊!把这个杀人犯拉下去打,打到他说为止。吴知州很生气,因为王君邪犹豫了。王君邪为什么犹豫呢?因为他也不是蠢货,怎么会看不出?

    住手!王君邪转而对吴知州说,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不能屈打成招!

    君邪,你还帮着他!怎么不清楚,还有哪里不清楚?吴知州已经歇斯底里了。

    吴大人,我可以理解你爱女心切,失女之痛,可是当初你抱着吴小姐的时候并没有探她的脉搏,而我也没有告诉你吴小姐已死,你是如何知道她已经回天无数的?想起吴知州抱着吴莺莺匆匆离去的背影,我才发现,他当时几乎是断定吴莺莺已死,以至于连大夫都没请,只是急于带吴莺莺离开。

    我!吴知州两眼圆瞪,一口气没提上来就晕了过去。

    吴叔!王君邪上前扶住吴知州,把人带下去!说完看我一眼,正好看到我费力扯下脚链,扔在地上。

    我心想,刺眼的东西不在了,眼睛就不会酸酸的了。

    堂上那番话说明我还是想活的吧。我也应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从那之后,我不会再被拖出去打,也可以吃上饭,即使是馊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皇宫。御书房。皇上轩辕廑。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卿平身!

    随着轩辕廑转身,王君邪看到的是一个威严的男人,嘴角带笑,却是冷酷的笑,冰冷的脸,没有一丝温度。对于这个男人,王君邪还是很熟悉的。

    君邪,那个人处理好了吗?

    案子还没查清楚。

    查?还需要查吗?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微臣不明白。

    他杀了人,这是事实。

    不,他并没有承认。

    呵!不承认?那便打到他承认。这还要朕教你吗?

    可,可是

    看来君邪很难做决定了。轩辕走回书桌后,负手而立,那么,三日后,朕亲自协助你结案,如何?他说的是结案,不是查案。

    是!王君邪咬着牙回答。皇帝的手腕他还是见过的,只要他决定的,没有人能改变。

    王君邪走后。黑衣人从暗处闪出。

    渊,我这么做是不是错了?轩辕没有用朕,轩辕的语气听起来很疲惫。

    你是在做你认为对的事。司马渊将轩辕搂进怀里,轻声说:我会和你一起面对的。所以,不用怕,是吗?

    闭上眼,轩辕廑无声的笑了:幸好,有你在!

    ☆、活着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裴多菲

    第一天。郑凌来了。

    我以为不会再见到这个人。

    自从我决定要好好活下去之后,这暗无天日的日子也不算糟,只是脑子总是昏昏沉沉的,没法考虑案情。我知道,如果我不自救的话,就只能等死了。

    郑凌就在这时候来了。

    小凡?牢门外有一个暗色身影,急切的唤我。

    由于浑身是伤,不能移动,看不清是谁。谁?声音是破碎的。

    我,郑凌。郑凌用力扯着门上的锁链,他的天真让我觉得想笑。

    你,怎么来了?偷偷溜进来的?

    嗯。我听说你被冤枉了。

    我很高兴,终于有一个人相信我是被冤枉的,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我想我是感动的吧。

    你相信我?用手盖住眼睛,不让液体流出。

    我相信。你,还好么?他的语气很担心,我却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你快走吧,别被发现了。

    我给看门的人下药了,他们一时半会醒不了。郑凌缓了缓,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让我看看你,好么?

    我想哭,真的。

    我,有什么好看的。这幅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们折磨你了,是么?那个混蛋,他怎么忍心?他不是爱你的么?

    我杀了他的未婚妻,他当然会恨我了。我轻轻一笑,我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别这样,小凡!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不管用什么手段!郑凌的手指深深扣紧木门。

    不管是真是假,谢谢你。

    等我!说完就不见了人影,他原来也是会功夫的呢。

    我没想过郑凌会来,更没想到郑凌是那个唯一一个相信我的人。他还会再来么?他有能力斗过王君邪他们吗?更何况,背后还有皇上。

    第二天。王君邪来了。

    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没想到自己可以那么无情,没有丝毫感觉了吧。

    你王君邪盯着我的背影,不知如何开口,你还是不承认么?

    呵!

    后天皇上会亲自审理此案,你就别死撑了!我现在不希望他能理解我,我只要他立刻消失,看到他我就心烦。

    滚。我想我是无情的。

    你!王君邪起身往外走,却在门口停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

    如果你认定了是我杀的,我还有解释的必要么?是的,我不想解释。带着你的可怜,滚吧!

    王君邪深深叹了一口气,一个小瓷瓶出现在我眼前。

    你的伤王君邪看着衣衫褴褛的我,意有所指。

    我说过的,不要可怜我!

    抬起那只残破不堪的手,接过药瓶,把手高高举起,然后在他诧异的表情下松开了手。白色的药膏撒了一地,苦涩顿时弥漫开来。我,放手了。

    然后,王君邪走了,走的很决绝。

    当你触及我的底线,我的爱情便不再属于你。

    我现在只想要自由。爱情,可以舍弃。

    第三天。吴知州来了。

    他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我。虽然我觉得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关系,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害自己的女儿。

    你是来叫我认罪的吗?越厉害的角色我越想靠近。

    你会吗?

    不会。

    吴知州展颜一笑:我知道。我很欣赏你,你的勇气,不管是爱情,还是气节。老夫自愧不如。但是吴知州锁住我的眼睛认真的说:我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你必须得被,牺牲。

    是么?我也自顾自的笑,仿佛他说的是个笑话,这是皇帝的意思?

    吴知州板着脸,显然我猜对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对么?

    你的聪明会害死你的。

    我不是就快死了吗?

    是啊,快了。要不是君邪我不知道这和王君邪有什么关系,他是不知道的吧。

    君邪他不同意结案。他想,查。我只是微微吃惊了一下就平静了,现在不管他做什么,都与我无关了吧。

    可是,吴知州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想让我走好吗?

    你们是针对王君邪吗?我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皇帝会为了对付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特意设了这个局。

    吴知州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