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初见。

    ☆、浮华

    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萧伯纳

    冥轩是个自私的人,从第一次见到他小凡就知道,他会和这个人纠缠很久。

    冥轩强行把小凡带回赤青山,山上有一座堪比皇宫的宫殿浮华宫。

    听起来就很浮夸的一个名字,小凡一直对这个名字嗤之以鼻。

    浮华宫外观并不起眼,暗灰色的城墙隐没在红色的花海里。门匾上浮华宫三个字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但是如果有人晚上经过门口,就会发现门匾上的字散发出暗红色的光,幽幽的,勾人心魄。

    走进浮华宫,里面华丽的装饰真不亚于它的名字。地砖,房梁是用白玉雕砌而成,桌椅,屏风则是玛瑙的,冥轩大概是比皇帝还要富裕吧。各种字画,古玩摆满了房间,很多奇珍异宝当然是偷来的,也都光明正大的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这是小凡来到浮华宫的第一个晚上。

    你先住在这里,有事我会来找你。冥轩自大的语气让小凡很是反感。

    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环视四周,虽然比不上客厅的富丽堂皇,还是很奢华的。

    冥轩笑而不语,几步便出了房门。

    小凡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冥轩不杀他,还让他住在这么好的地方?自从进了赤青山小凡就发现越来越冷清,几乎都见不到人。对了,更奇怪的是,浮华宫里没有任何下人,一路走来,大大小小的庭院不少却没有人住过的痕迹。如果没有人伺候,难不成这堂堂尸魔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想到冥轩烧饭洗衣的场景,小凡禁不住笑了。看来以后这些活儿就要小凡来做了!

    晚饭的时候,冥轩送来了饭菜,虽然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至少不会是他自己做的。本来小凡还担心他会不会在饭菜里下毒,不过看他气定神闲的坐下来,喝酒吃菜的样子,小凡也不好再犹豫,胡乱扒了几口饭就回了房。此间无话。

    半夜的时候小凡闻到一阵浓郁的花香,觉得有些熟悉,一时惊起。是冥轩劫持他的按个晚上的香味。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微弱的月光有些**。小凡再也睡不着,干脆起身,打算学古人来一次月光下的散步。

    走到前厅听见乒乓的敲击声,循声望去:月光下,红衣男子挥剑而舞,招招致命,落叶纷飞,美的不可方物。

    不想剑峰一转,愣神间,剑尖就抵在了小凡的脖颈上。

    小凡不敢乱动,怕这个恶魔手一抖,小命就没了。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是白天那副冷漠孤傲的样子,不同的是,眼睛是纯黑的。记得那晚,应该是墨绿色的,怎么会

    你是谁?红色男子沉声问道。

    我是你抓回来的,你不知道我是谁?小凡不知道冥轩唱的是哪一出,心下暗暗盘算着。

    我?又是他!红衣男子似鄙夷的撇了撇嘴,手上的剑却没有移动分毫。

    他是谁?

    冥轩。

    小凡被他的回答弄的莫名其妙:那你又是谁?

    冥羽。

    你们是xiong-di?双胞胎?

    不是。他是他,我是我!

    小凡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意识到眼前的人与白天不同,或者是不同的人,他开始想逃了。

    别动!冥羽收了剑,恶狠狠的盯着小凡看,这次带回来的又会是什么货色,不会像上次那样

    上次?冥轩曾经带人回来了?不过这不是重点。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天的时候他占用这个肉体。晚上,则是我。冥羽缓缓的说着,踱回了房间。

    所以说,是人格分裂?!

    小凡这样想着,觉得冥轩也是个可怜的人,如果不是受过什么刺激怎么会人格分裂,可能,像他这样强大的人曾经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都有一个不能忘记的旧人。

    第二天早上。

    冥轩来送早饭的时候与昨天无异,也没有提起昨晚的事。小凡几次试探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此间无话。

    在浮华宫过上了安逸的日子,几乎好几天都不会见到冥轩,他很忙,不是去偷东西就是去杀人。对此小凡也乐得清闲,只是想到凌,又不免有些担心。自己下山看他是不实际的,别说不认识路,就是认识了也走不出去,何况,冥轩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晚上。半夜,依然被花香叫醒,依然看见了冥轩,不,冥羽,在舞剑。

    冥羽很专心,并不理睬小凡,小凡也不在意,呆呆的看着,只是觉得很放松。

    直到冥羽抽身回房小凡才反应过来,忙叫住了他。

    等一下!小凡想了一下措辞,冥羽,我可以下山么?

    这是你的事,与我何干?

    你能帮我吗?

    凭什么?

    你想要什么?

    西苑。很明显,冥羽也知道西苑在小凡体内。

    可以。小凡这么说不是没想过后果。如果到时候冥羽问他要西苑,他就可以把责任推给冥轩,让他自己和自己争。再说,回不回来还不一定呢!

    好!

    随着交易的进行,小凡第一次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冥羽连夜讲小凡送下了山。

    艳丽的红色花海中少了一抹纯洁的白色,红衣男子常立于红海中,久久凝望。

    ☆、冥轩

    容华一朝尽,情余心不变鲍令晖

    这是一个人格分裂者的自述。

    多疑、不信任他人、嫉妒、敏感、易怒、心怀怨恨、自负。

    在我还没有开始记事的时候我的父母就不和,争吵是家常便饭,有时还大打出手。所以,我人生中记得的第一件事便是父亲把母亲打伤,大夫穿着沾满血迹的衣服从母亲房里出来,摩擦着粗糙的大手说:老夫已经尽力了,夫人,她,去了。

    那时候我还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再起来,为什么不再跟我说话。后来父亲整天流连于烟花之地,带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女人回来。我才知道,母亲抛弃了我,父亲也抛弃了我。

    不知道是出于对母亲的厌恶还是对我不成器的怨恨,父亲不再教我武功,不再温柔的跟我说话,甚至很少拿正眼瞧我。

    后来住进来的女人,她们很漂亮,可是城府太深。在父亲面前表现的贤惠大方,小鸟依人,面对我的时候气焰嚣张,冷眼相看。

    我很怕,怕她们欺负我,不给我饭吃,怕她们看我时嫌弃的眼神,怕父亲冷漠的语气,怕下人在我背后议论纷纷。我开始变得懦弱,胆小怕事,夜里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无法入眠。我躲着所有人,有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出过房间,也没有人在乎我会不会有事。

    这样过了六年。有一天,父亲的一个**,不知道是叫花花还是草草,对我说她很想去见见我母亲,我想拒绝的,可是我没有那个资格,眼看着她站在我母亲坟前露出胜利是微笑,我想我受到了刺激,竟然出口相讥:你不是他唯一的一个**,而我母亲至少是他唯一的妻子。

    意料之中的挨了一巴掌,她的指甲很长,在我稚嫩的脸上划出了三道血痕,触目惊心。她的脸变得狰狞,恶狠狠的踢我打我,嘴里说着脏话,脸上却是笑着的。我觉得很恶心。

    等她打累了就吩咐了几个家丁把我扔到了河里。家丁一开始不同意,毕竟我也是那个人的儿子,不过在美色很金钱的双重**下,大都点头称是。

    冷水碰到伤口是很疼的,随着河水把我越冲越远,我也渐渐失去了意识。

    我醒来的时候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在床边守着我。他说他叫小羽。

    他说他是个孤儿,他说他救我上来的时候我抓着他不放,他说这叫缘分。

    小羽帮我养伤,每天卖些字画来维持生计,我很感谢他。

    小羽住在一个大山谷里,荒无人烟,我当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一个文弱书生怎么会一个人住在荒山野岭?

    当我伤养的差不多的时候,小羽告诉我他无意中找到一个山洞,发现了里面的武功秘籍,他说要让我练了强健体魄。

    我当时也有十五六岁了,却没有发现这个谎言有多拙劣,或者说,潜意识里我不相信小羽会骗我,或着说,我是喜欢他的吧。

    从那天开始我努力修炼武功,每当晚上小羽都会和我睡在一起,我问过他为什么,他却什么都没说,那时候我还开心了好一阵子呢!

    每晚我都睡的很早,而且第二天就不记得前一晚的事情,小羽说,是我太累了。

    在我和小羽的共同努力下,只用了五年我就修炼完成了那本秘籍尸诀。

    我想回家去看看,小羽便和我同往。

    见到了父亲,他还是很以前一样,对我也还是那么冷淡,说不难过是假的,不过,至少他还是我父亲。

    回家的第二天,父亲就死了,连同他的几个**。小羽说是我杀的。可是我一点映象都没有。然后,小羽跟我坦白,【尸诀】是他很久以前就得到的一本秘籍,要练此秘籍就必须有双重人格,于是小羽找上了我。每天晚上他都会把我催眠,给我灌输另一重人格,当灌输到了一定程度,另一重人格就会有自己的思想,所以小羽迫不及待的操控我的另一重人格杀了父亲一家。我问他为什么,他当时是那么说的:因为你是他儿子!因为,我也是他儿子!我才明白,小羽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弟。

    小羽已经说的很明白,他只是利用我,只是想报复。庆幸的是他并不知道我喜欢他。

    然而他始终没有给我说出口的机会,就这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