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凡这样安慰自己。

    嗯。冥轩应的漫不经心,让小凡更加不安。

    气氛沉默了一会。

    那个小羽,真的不在了吗?小凡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根本不关自己的事啊!

    大概吧。冥轩面无表情,心下已经雀跃不已:他是在乎我的!

    那

    小凡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嘴,用的是冥轩的嘴。

    说不震惊是假的,两人还不到这种关系。

    不管小凡怎么死命挣扎冥轩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说不安心是假的,冥轩已经深入内心了。

    吻了良久,冥轩放开小凡红肿的双唇。

    要我留下来怎么不直说?

    冥轩的笑太耀眼,刺的小凡心里都开始亮了。

    那里,曾经给了另一个人。

    如今,好像又要失守了呢!

    ☆、再见

    原谅敌人要比原谅朋友容易狄尔治夫人

    还记得当年在刑场见他的最后一面,冰冷的脸像是连一丝表情也不愿留给自己。

    那时候起我就对自己说:他于我只是陌生人的存在,我于他亦然。

    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形同陌路。

    那天和冥轩亲密接触后小凡把自己关在房里反省了一下午。

    这么做真的对吗?

    虽说当初是王君邪背弃了诺言,可是如今还是有偷腥的愧疚感。

    不是说冥轩不够好,也不是在意他的身份,只是一旦被感情伤过,就很难再相信别人说的真爱了。

    说起来小凡似乎从来没有敌视过冥轩,即使他打伤了郑凌,毁了轩辕门,更多的是怜惜。小凡真的觉得自己不正常了,明明是那么十恶不赦的人,自己却恨不起来。

    反而,对那个人

    尽管已经过去了两年,一想起当时的绝望就对那个人更恨上一分。

    就在小凡两难的时候,冥轩很不合时宜的出现在房间里。

    小凡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看着禁闭的房门,小凡有一种无力感,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后者轻笑一声: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想见到我呢!

    小凡被他炽热的眼神看得心虚,偏转过头,盯着桌上的书发呆:没,没这个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解释,就是不想他误会。

    冥轩见到小凡这么可爱的表情,忍不住一把拉过他,按在怀里,深嗅他的味道。

    你知道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小凡本就被冥轩的动作弄的晕晕的,听了这话突然清醒,死命的推开了冥轩。他当然知道冥轩口中的引诱是什么意思。

    这次冥轩倒是很配合的放开了手,抱着胸好笑的看着小凡窘迫的样子。

    小凡尴尬的轻咳了两声,转移了话题:我们什么时候去找神医?

    冥轩闻言也敛了笑容:你很着急么?

    当然。

    你很在乎他!

    当

    意识到冥轩肯定的语气和他骤变的脸色,小凡赶紧住了口。倒不是小凡屈于淫威,主要是考虑到如今只有冥轩有办法治好郑凌,而郑凌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才这样的。

    我以为你的冷漠是与生俱来的,可是你对郑凌却不会,为什么?冥轩收了戾气,背对着小凡像是在回忆,我以为你可以为我改变,可是你并没有,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小凡觉得此时的冥轩很脆弱,很,伤心?

    大概是触到他不好的回忆,小凡一时不知说什么,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野。

    小凡知道,冥轩又不开心了。

    或许他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吧!

    第二天。冥轩早早的就带着郑凌去找神医。

    小凡跟在冥轩身后,总觉得很对不起他,总觉得他对自己好的有些过分了。

    之前说过北漠的特点,小凡还是不能适应,好在冥轩一直有意无意的在前面挡着风沙,小凡再看那红色的背影时觉得更伟岸了。

    冥轩停下脚步的时候,小凡一个没注意就撞了上去。

    闷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疼么?

    不疼。小凡只能愣愣的看着冥轩扛着郑凌走进那个泥沙屋。

    心里却已软成了一潭春水。

    这里说是泥沙屋并不为过。在小凡映象中的神医应该住在依山傍水的地方,环境优美,视为仙人。这个神医真的靠谱吗?

    按理说神医什么的应该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看到那个青年并确定他就是他们要找的神医的时候,小凡就知道书上说的都是骗人的。

    但是在看清青年的脸时小凡觉得那些被刻意遗忘的东西正一点一点的倾入他的内心。

    阿唐飘香院那件案子中张府的守卫。

    小凡能认出他是因为当初小六一度迷上了这个小子,缠着小凡帮忙做媒,只是由于后来的种种原因将这件事搁置了,如今想来,不知小六从西域回来了没有。

    让小凡没想到的是,被称为神医的他竟然会去当人家的守卫,记得那时他还是那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温暖少年,现在怎么就成了什么神医呢?

    小凡在心里冷笑一声:世事无常,大概自己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吧!

    尸魔远道而来,小人有失远迎,还望赎罪。阿唐淡淡的笑着,只是那笑已不复从前。

    神医唐浅,你太见外了。冥轩把郑凌放了下来,不知神医可愿帮在下一个忙?

    救他吗?唐浅冷冷的看着垂死的郑凌,有些犹豫,救人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呵,这是当然。冥轩理所当然是语气让唐浅刮目相看。

    不过,他的目标并不是冥轩。唐浅直直的盯着小凡,显然他也认出来了。

    好久不见。唐浅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像是在谋划着什么。

    嗯。小凡尴尬的回应他,只希望他不要提起以前的事,否则以冥轩的性格,恐怕又是一场不小的风波。

    你们认识?冥轩没有想到小凡会和神医有什么关系,危险的看着唐浅,不着痕迹的拉过小凡,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这么熟?冥轩其实很害怕,他怕小凡心里的人是唐浅,他也怕小凡心里的人不是唐浅。这样要如何才能走进你的心呢?

    只是一面之缘罢了。唐浅替小凡解释道,转而继续煮药,你太敏感了。

    是吗?那就不牢神医费心了。冥轩握紧小凡的手,没注意到小凡空洞的眼神,不知神医的条件是什么?

    唐浅此时已经煎完了药,将药罐里棕色的浑浊液体倒入碗中。

    我要他在我这里当一个月的下人。唐浅意有所指的看着小凡,希望从中看出一丝感情,可惜小凡早已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不行!冥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看着小凡迷糊的样子忍不住叹气道:除了他我什么都能给你。

    包括你的名誉,地位,武功?

    包括我的名誉,地位,武功。

    看来我们的尸魔大人用情至深啊!

    这个不牢你操心!

    可是怎么办呢,我只想要他啊!

    唐浅笑得很痞,这让冥轩很不舒服,不禁握紧了手。

    疼!冥轩收缩的五指弄疼了小凡,让他从自己的世界中走了出来。

    别误会,我并没有想打他主意,只是想和我这位故友叙叙旧而已。唐浅看清形势,转而对小凡说:你愿意留下陪我一段时间吗?顺便照顾你这位朋友。

    多久?

    一个月。

    你能保证治好他吗?

    可以。

    好!

    小凡!冥轩对他毫不考虑后果的行为很气愤,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要救他!

    小凡说的很干脆,没有发现冥轩眼中闪过的一抹痛苦。

    好了。小凡,你可以帮我把这碗要送去给里屋的病人吗?唐浅阻止了两人的争吵。

    小凡没想到这间房子里还有人,犹豫了一下就端着碗走了进去。

    断了身后炽热的眼神。

    掀起隔帘,看到这样一幅景象:简陋的屋内放着一个巨大的木桶,浓郁的药味从木桶里飘出来,可想而知里面是什么。一个禁闭双眼的人坐在木桶中。一个睁着双眼的人站在书桌前。

    如果有什么可以形容小凡此时的心情,那大概就只有生不如死了。

    那个坐在木桶中的人是小六。

    那个站在书桌钱的人是,王君邪。

    那个许久不曾记起的名字就这么**裸的出现在眼前。

    这个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大了。

    多年后小凡回忆起这次的相遇,总会在心里想:要是没有再见就好了!

    两位白衣男子立于窗前,久久凝望。

    帘外。

    青年问:你给他输了内力?

    红衣男子答:嗯,不然他活不到现在。

    青年说:果真是痴人呢!

    红衣男子笑而不语。

    多年后冥轩回忆起他们的再次相遇,总是想:要是没有再见就好了!

    再见,是谁的痴情感动了谁。

    ☆、选择

    真实爱情的途径并不平坦莎士比亚

    想象过无数次重遇的场景,真的到再见的时候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想象过无数次重遇的对话,真的到面对面的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昔日的青衣男子如今一袭白衣,人依旧,情不再。恍如隔世。

    小凡。

    药碗应声而落。冥轩闻声而入。

    没事吧?冥轩紧张的抓着小凡的手,生怕有一点伤口。

    小凡呆滞的看着面前的人,不能言语。

    冥轩意识到小凡的不寻常,看向白衣男子。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