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西翡翠扳指,小羽

    冥轩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大概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语气有多深情。

    小凡的心落跳了一拍。

    在小羽面前自己就像是个外人,那么格格不入。

    小羽没死,这么说冥轩那天看见的就是小羽本人,不是错觉。这么说小羽被绑架,冥轩会去救他。这么说,他要离开我了?

    小凡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怎么回事,小羽怎么会被绑架呢?

    这是他最喜欢的扳指,一直随身带着的。信上说小羽当年并没有死,而是被玉面神医救活了。说到这我们不禁一起看向了唐浅。

    唐浅很无辜的说:是么?我怎么不记得了?那几年随手救的人太多了,不记得,不记得了。

    他们要我用自己去换小羽。

    你会去吗?小凡知道答案是什么,可就是忍不住想问。

    会!

    嗯。

    此后无话。

    这夜冥轩没有回来,小凡着薄衫站在他房门前久立。

    肩上落下雪白披风,小凡感到一丝暖意,不禁颤抖了起来。

    在等他吗?

    嗯。

    他今夜可能不会回来了。

    嗯。

    还要等吗?

    嗯。

    我陪你。

    嗯。

    风中两位白衣男子并肩而立,吹起的雪白披风沙沙作响。

    我们总是喜欢错过之后才开始后悔。

    眼前保得了的切莫要放手,一放手,你就永远找不回来。

    ☆、雪城

    芸芸众生,孰不爱生?爱生之极,进而爱群。秋瑾

    我们还没有好好感受爱情的甜蜜,就被所谓的过去伤的体无完肤。

    如果这些都是泡沫,我还能乞求什么呢?毕竟我那么爱你。

    那日冥轩回来后。路过在他门口站一夜的小凡,只淡淡了说了一句我们去武林大会。

    显然小羽被人虏去了武林大会。

    显然冥轩根本不在乎小凡的心情,不然怎么会没发现他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晚上了。

    其实小凡很不想去那个什么武林大会,不想看见传说中的小羽,不想看见冥轩和小羽两个人的互动。怎么能不揪心?

    我不去了。小凡在冥轩走进房间之前开了口,郑凌还没好,而且还有一月之约。

    这已经是小凡能想到的最好的借口了。

    郑凌带上一起去。唐浅当然也要去。说完不给小凡反驳的机会就关上了门。

    即使这样你还要跟着他吗?王君邪缓缓的开口,说的却是什么大不了的话。

    我很少坚持什么,可是人这一生总要有些不能开放的东西。我也想任性一次。小凡似乎说出了一整夜的寂寞,又像是随口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是啊,放不开呢!王君邪的语气听来有些惆怅,思绪飘的很远很远。

    人走的太远,反而忘了自己当初想要的是什么。

    第二天,冥轩一行人便上路去西域雪城的武林大会。

    西域雪城,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常年积雪,然而让人们记住它的另一个原因是花开四季,有常见的紫罗兰,曼珠沙华,也有不知名的花,争奇斗艳,花香四溢。虽然雪城很美,但来这的人很少,一是因为气候太寒冷,如果不是有内力保护的人就会寒气侵体,轻者受凉中风,重者冷死。二是原因,西域是外邦人的领土,朝廷对外邦人深恶痛绝,禁止国民踏入西域领土。

    江湖传言雪城城主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多少江湖好汉为见她一面争的头破血流,大打出手,最后无不两败俱伤。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城主长什么样。

    这次不知是什么原因西域城主蓝翎答应在雪城召开一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且不说去比武的人有多少,就是光想见蓝翎一面的就占了大半。所以去西域的路上人满为患,好几次冥轩他们都被迫改道,用上轻功才在大会开始之前到达了雪城。

    说到这一路,原本打算一行五人,可是唐浅不放心小六一个人留在北漠,死活不愿意跟冥轩走,两个人还差点打起来,当然冥轩是不会动手的。最后唐浅以死相逼才留在了北漠,这样郑凌也只能留下,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最后还是小凡一行三人去了西域。

    中途用到轻功赶路的地方,冥轩便揽过小凡的腰飞奔在前面,王君邪在后面看着小凡落寞的背影追着。

    冥轩的着急小凡看得出来,可是他不能安慰他,小凡知道自己没有这么宽广的胸怀。

    小凡的不安冥轩也不是没有感觉到,可是他没有办法安慰他,因为那个困扰自己十几年的人还没有死,那个人,现在还好么?

    雪城不愧为雪城,不是一般的冷,冥轩和君邪还好,小凡就不行了,几次被风一吹站都站不稳了。

    君邪见状想把自己的披风脱给小凡却被小凡用眼神阻止了。

    在内心小凡还是不希望冥轩误会他和君邪。感情一旦有了隔阂就很难愈合。

    冥轩眼里的急躁稍稍褪去了,看向小凡的时候带上了久别的柔情。

    小凡不安的心也平静了些,感觉到从冥轩手上传来的温暖,是他在用内力给他取暖。是感动的吧!

    来参加这次武林大会的人多的空前绝后,所有的客栈都客满了。在小凡他们从最后一家客栈出来的时候,几位蓝衣飘飘的女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几位公子,我家主人有请!

    一般这种邀请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小凡看着冥轩,示意让他决定去还是不去。

    你是蓝翎的人?冥轩说话一点都不客气,惹得蓝衣女子皱起了好看的眉。

    不过也仅仅是皱眉而已,片刻后便恢复笑容:家主确是雪域城主。

    带路。虽不知道冥轩是怎么想的,不过小凡自然是相信他的。

    你觉得小羽会是雪城城主抓的么?小凡一时想不通就问了出来。

    冥轩站定,等雪城的人走远了才说:应该不是蓝翎干的,这个人我之前接触过,不像是会干这种勾当的人。不过既然她找我们说不定小羽的事她知道什么。

    小凡对冥轩这么耐心的解答很满意,主动握上冥轩的手。

    冷~小凡不会撒娇,只想以此来表达想和他更亲近。

    冥轩深吸一口气,握紧了小凡手。内力缓缓的传了过去。

    小凡,你猜我看见谁了?走在前面的君邪突然兴奋的回过头,季连也在雪城!

    随着王君邪的手看去,那一袭黑衣的不是季连是谁?

    他怎么会在这里?小凡记得之前问王君邪的时候他说季连还在江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出公差吧。

    跟着一群打手出公差?

    确实,季连跟着一群剑客,一看就是江湖上的人,就算是办案朝廷也绝不会跟江湖上的人有联系的,而且看季连的样子好像故意不看这边。是真的没看到还是有什么隐情?

    三位公子有请,我家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蓝衣女子回过头来催促我们快走,生怕城主等急了。小凡便只能跟着急急的走了。

    城主的宫殿雪殿。

    城主,三位公子已经带到。

    请进。

    随着蓝衣女子进入雪殿,说不出的清爽。

    屋里不知是有暖气还是什么,隔开了屋外的冰冷,很温暖。

    雪白的帘幔后走出一位窈窕淑女,薄如蝉翼的面纱遮住了她的容颜,让人更加浮想联翩。

    一袭蓝衣穿的如同仙境中的人儿,比常人娇小的身形并不影响她的魅力。

    冥轩失去了以往的冷静,甚至可以说是激动的。小凡能确定的是他激动的原因不是因为眼前的是个美女,那么是什么呢?

    眼前的女子只是看着冥轩失态的样子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笑的,面纱都掉了下来。

    小羽!

    就在那绝色容颜露出来的那一刻,冥轩不顾一切的喊了出来。

    那个被喊作小羽的人,笑的很调皮:冥轩,你想我了吗?

    小凡的心一颤。

    原来,我还是不希望你们见面。

    不希望他长得那么漂亮。

    不希望你那么在乎他。

    不希望你和他那么亲切。

    不希望,你喊他的名字。

    佛曰:万发缘生,皆系缘分。

    ☆、阴谋

    佛曰:菩提并无树,明镜亦无台,世本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若我病了你递上稀粥

    揭揭书逐字逐句细读

    若我极困倦你奉上祝福

    世界中万大事陪我克服

    无人像你多么上心

    给你一百分难得有**

    谁明白世间一千亿个可能

    给我找到一个好人

    感到极荣幸与相当有运

    《上心》

    小羽像是横在小凡和冥轩之间的鸿沟,任时间流逝,难以跨越。

    然而小羽的出现却让小凡明白了他在冥轩心中的地位。

    那日雪域城主的面纱有意无意的落下,那声声嘶力竭的小羽之后。

    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王君邪恶狠狠的盯着冥轩说,怎么又成了什么雪域城主了?君邪是心疼的,心疼小凡,从小羽露面开始就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冥轩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回答王君邪的质问,只是看着眼前的人,又怒又喜,一时间脸扭曲的可怕。

    小凡见冥轩如此痛苦本想握住他颤抖的手,却被他快速闪过的身影给顿住了,看着他走向前握住小羽的肩膀,冰冷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君邪看到了小凡的动作,不免替他不值,想来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是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