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小凡抱回房里休息的时候,城主发话了。

    各位武林豪杰,今日大家聚集于此是小女的荣幸,再次小女敬各位一杯!小羽的声音很空灵,虽不像女子的尖细却也不粗犷。

    大家看美人这么豪爽更是心痒难耐,纷纷喝下杯中酒,对城主大加赞赏。

    一杯酒下肚,小羽又倒满酒举杯:这一杯是敬我的贵客,尸魔!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因为冥轩他们坐在角落没人发现他们,再加上见过他真面目的人没有几个,因此众人不知声名远扬的尸魔也来了武林大会。一时间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冥轩冷冷的看小羽一眼,他这么做无疑是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武林大会有尸魔的参与肯定更有看点,但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仅仅是想让自己猝不及防吗?

    还没等冥轩理出点思路,小羽的下一句话让王君邪也坐不住了。

    还有朝廷通缉的王君邪王大人!小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波澜不惊。

    地下一片抽气声,特别是那几个和朝廷关系好的门派已经想着怎么捉住王君邪去领赏了。

    王君邪心下计算着要是硬闯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少,而冥轩的一个眼神告诉他,不可能。

    于是两人按兵不动,等着小羽的下文。

    但是既然来了我雪城便是雪城的客人,在大会期间还请各位豪杰高抬贵手,放过小女的朋友,小女这厢有礼了。这是给了一巴掌再给颗糖吗?

    底下的人意见不一,有人说听从城主吩咐,有人愤愤不平要拿冥轩和君邪两人开刀。

    小羽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既然进了我雪城就应当守我雪城的规矩!一句话声音不大,却足够怔住所有人,愣愣的看着貌似娇弱的城主。连冥轩也对他另眼相看,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小羽已然不是当年那个漂亮的小孩了。

    即使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心机还是一点都没有少,这回不知又打什么算盘。一方面让我们做武林盟主拿天丹给他,一方面又暴露我们的身份引起各派的公愤,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现在看来只要是漂亮的人都深不可测。

    草草结束了宴会,冥轩护着小凡回到了房里。

    看着满脸通红的小凡冥轩有点心猿意马,帮他脱去外衣,盖好被子,坐在床边恋恋不舍。

    手不自主的抚摸着白皙的脸颊,俯身吻了吻小脸,轻啄红唇。

    睡着的小凡呓语着,呼出的热气让冥轩把持不住。

    冥轩深吸一口气,和衣而卧,抱着不安分的小凡压抑着自己的**。

    他不想做什么君子,真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想要小凡心甘情愿的给他。

    所以他愿意等,等小凡有一天敞开胸怀接受他。

    年华正好,我们的爱,要慢慢来。

    ☆、改变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我若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又怎么可能口口声声说爱你呢?

    雪城的雪下的铺天盖地,一如北漠的沙,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秘密。

    冥轩立于窗前,等待着晨曦的到来,思绪已然飘离了茫茫风雪。

    当初在北漠见到小羽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些感情是不能回避的。毕竟那是思念和爱慕了十几个春秋的人,毕竟是那个人改变了冥轩的一生!

    在收到绑架信的时候冥轩确实担心过小羽的安危,但也仅仅是担心。那时还不知道心里的烦躁是什么,难道真的是余情未了?冥轩弄不明白自己的心,他明明是爱着小凡,怎么会所以冥轩用了最笨的方法疏远。他并不知道这时候的疏远会使他和小凡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出现隔阂。凭心而论,谁都不能忍受自己的爱人因为旧**而冷漠自己,不是吗?

    直到冥轩见到小羽的瞬间,他才明白,对这个人已经没有感情了,至少没有爱情。小羽还好好的活着,他还是那样喜欢笑,他还是一样会利用自己。不是难过,亦没有伤心,而是释然,互不相欠,这样便好。

    原来,时间可以抹去对一个人的爱。

    透过窗户看向对面的房间,小凡还没有起来。冥轩忽然觉得很满足,满足于有这样一个温暖的爱人,可以一起走过江南鱼水,漫天黄沙,在冰天雪地中等待着春天的到来。这样就够了,还奢求什么呢?

    红衣男子展颜一笑,飞身入房。

    蓝衣少年立于廊前,看一抹红色闪入白衣青年的房间,兀自笑开了:罢了,他已不再属于我了!

    小羽不禁觉得有些凉了,裹紧了外衣朝大厅走去。路过院子的时候,一株红色的玫瑰不合时宜的开着,也不知是哪个有心人在照看它。

    小羽惊艳,这玫瑰红的娇艳欲滴,与赤青山上的红海无异,一时止不住快速跳动的心,竟痴痴地立于雪中。

    那年,他救了他,接近他,让他学邪功,是因为报仇。

    他知道冥轩喜欢他,却并不拒绝,相反,这份不合时宜的感情对于复仇计划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有利条件。于是,他接受他的好,不说喜欢也不说不喜欢。

    那天,他杀了冥家三十几口人,他问为什么,他说,我恨你!

    如此便是诀别。他不知道的是,他爱了他那么多年。他不知道的是,再深的感情也会变质,他已经放下仇恨,有了自己的爱人。

    那年,赤青山还没有浮华宫,红色花海中,两人相遇,相知,亦别离。

    小羽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情爱,不过尔尔。

    再见到季连是在第一回合开始后的半个时辰。

    大会分为三个回合,第一回合,让所有想要参赛的人自由对决,选出获胜的五百人。第二回合,每个选手可以邀请一人助阵,选出获胜的二十人。第三回合,由城主出题,不论文武,选出最后的盟主。

    漫天的飞雪下,一切亟待萌芽的生物都被扼杀在冰雪之下,就像那些被掩藏在面具之下的丑陋嘴脸。

    场上,擂台上,刀qiang碰撞声夹杂着喊杀声,鲜血相继四散。

    第一回合地激烈的时候,小凡在人群中瞥见了姗姗来迟的季连一行人。同时季连也看到了小凡询问的眼神却生生的转过了头,不予理睬。

    小凡心下疑惑,又不能上前找他质问,只好暂且放在一旁,回过神来看场上的人。

    冥轩自然是不愿意和这些小喽啰纠缠的,小凡又能文不能武,只好逼着王君邪提qiang上阵。

    王君邪原是文官,但自小受家父的熏陶也有些武功底子,虽没有什么深厚的内力,好在基础不错,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样,对付小喽啰还是可以的。

    眼看着第一回合就快结束,王君邪胜利在望的时候。擂台上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嘶喊,王君邪应声倒下,惊的小凡一行人手足无措。

    王君邪挑的武器是最称手的剑,此时他的剑却握在另一个人的手上。

    暗灰的大衣遮住了那个人大半张脸,只剩凌厉的眼神盯着高高在上的雪城城主。

    握着滴血的剑的消瘦背影,小凡恍惚间觉得有些熟悉。

    路风?冥轩一脸不可思议,片刻后又会心一笑。

    该来的总会来的,逃都逃不掉。

    小凡也顾不得是不是路风,拨开看热闹的众人,查看王君邪的伤势。

    还好刺的不深,只伤了皮肉,虽流了很多血,止住就没什么大碍了。

    小凡帮君邪止了血,让人将他抬了下去找大夫治疗,才放下心来,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路风。

    他怎么会来武林大会,依小凡之前对他的了解来看,他不像是喜欢盟主头衔的俗人。那么,那始终没有移开的眼神是否说明了,为他而来?!

    小羽脸上的笑容自从路风出现后便消失了,避开刺眼的目光:今天差不多就到这了,大家回去早些休息,明日还有一场战争。说完确认了一下面纱是否完好的挂在脸上,是否遮住了羞红的脸,匆匆离开。

    小凡携冥轩相继离开,路风自始自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什么门派,为何让美人城主如此失态。议论声散去,人群散去,沸腾的大厅重归寂静。此间无话。

    他是来找你的!对于君邪受伤一事还是有必要和城主好好商议一下的。

    冥轩这句话是肯定句,小羽无法回避,只是笑笑。

    我不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还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

    对于小羽来说,路风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幼时的陪伴,不论是失意还是开心身边都有他,就算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和冥轩**不清的时候,他也没有放弃过自己,在自己死后的几年销声匿迹,守在一起长大的小村庄里。

    这些小羽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以前看不到他是因为自己根本不知情为何物,而如今,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还有资格和他在一起吗?

    小羽苦笑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草草打发了冥轩他们,疲惫的倒在床上想着:明天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表现的无所谓,不要露了马脚才好。

    夜已深。谁孤枕难眠,谁望月思人,谁相拥而眠,谁在梦中与谁相遇?

    原谅曾经我带给你的痛苦,因为不管是曾经还是如今我都比你痛苦。伤人三分必自伤七分,只求我们不再互相折磨。即使两相忘。

    ☆、盟主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