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你与我之间,爱情竟如此淡薄、冷静而又纯洁,

    像透明的空气,像清澈的流水,

    在那天上月和水中月之间奔涌

    《你与我之间》希梅内斯

    对于路风的出现冥轩并不意外。

    他是来找小羽的吗?小凡刚从王君邪那里回来,想着他虚弱的样子问冥轩。

    然而小凡没有等冥轩回答继续说:他怎么知道城主是小羽?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为了盟主之位而来?冥轩本着**小凡的态度,抱着胸好笑的看着面前眉头紧皱的人。

    你没看到他盯着小羽的眼神,那叫一个,热情。小凡一本正经的回想路风刚才的眼神,总觉得有什么要烧起来了。

    热情?冥轩挑眉,一步一步靠近小凡,意图不明。

    小凡也算反应迅速,连连后退,紧盯着他的动作,不敢放松。直到退到墙角,后背抵着冰冷的墙面,小凡一个激灵,忙用手挡住冥轩。

    后者一脸轻松,拨开小凡的手,挑起小凡的下颚,笑得可怕。

    眼神,热情。

    小凡被人**却生不出气来,看着那双墨绿又深情的眼,不禁痴了,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要被点燃了。

    他的眼神有我的热情吗?冥轩坏心的一把拉过小凡的腰,半哄半威胁的问。

    没有。小凡想都没想就跳进了他的陷阱。

    坏男人笑的满足,倾身吻住冰冷的唇:我还可以更热情!

    唇舌辗转,似温柔似霸道,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小凡的意识。

    冥轩呼气越来越急促,自知撑不住的他,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小凡,舔着唇,意犹未尽的说:真想吃了你!

    小凡本就红透了的脸更加窘迫,不由的恼羞成怒:我又不是食物,吃什么吃!等你当了盟主再说!

    刚说完小凡就意识到自己说话又不经大脑了,悔恨的直想咬舌自尽。

    哦?只要当了盟主就能吃了是么?冥轩很开心的曲解着小凡的意思,对着小凡红肿的唇又是一阵轻啄。

    小凡猝不及防,不舒服的嗯了一声。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冥轩把这声嗯当成了同意。

    你答应了!那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不等小凡反驳就闪出了房间。

    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凡无力的扶着墙,心里反反复复的只有几个字:要被吃了,要被吃了,要被吃了!!!

    翌日。第二回合。

    因为王君邪受了伤,五百人的名额便空出了一个。

    各位英雄豪杰,相信大家一定清楚尸魔大人的实力,如果由他来顶替这个位子应该没有异议吧!虽然是问句,但肯定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只有附和这一选择。

    介于冥轩的武功没有几个人能和他相媲美,小凡放心的四处乱转。

    果然在最后一个擂台看到了季连,他正和对手激战,实力相当,一时不相上下。然后双方示意暂停,分别请上了助战的人员。季连身边的是那日在客栈外和他在一起的杀手,手段可想而知,对方两人不多时便伤痕累累的倒在了台下。本来这就该结束了,可谁知那个杀手并没有停手的意思,飞身下台,手起刀落,让两人无声的断了气。

    小凡心惊,这些人心狠手辣,季连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

    由于这里比较偏僻,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凡不敢久留,匆匆回到了人群中。

    此时第二回合已经结束。小凡毫不意外的在获胜的二十人中看见了冥轩,路风和季连。

    明日必将有场恶战。

    晚上去看望王君邪的时候小凡把今天看见的季连告诉了他,王君邪也是一惊。

    季连不是这样的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了解他。

    那你认为他是受人指使?

    不好说。问题应该出在那些杀手身上。

    嗯,要我去查查这些人吗?

    你?王君邪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孩。

    小凡被君邪鄙夷的语气激怒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我怎么敢?我是怕你太单纯被人骗。

    你才被人骗!我一二十好几的青年,只有我骗别人的份!

    王君邪好像很满意炸毛了小凡,一直一直笑着,也不说话。

    小凡看着安静下来发呆的王君邪也闭了嘴,他知道的,他们的关系很尴尬,他们不能像以前一样拌嘴。

    匆匆告别王君邪,此间无话。

    王君邪坐在床头,看那抹白色逃出他的视线,心下怅惘:终是留不住你的!

    第三回合。由城主出题,双方对决。

    小凡没想到小羽也会出这种无厘头的题目。

    在一个时辰内在雪城中找到十株牡丹。(雪城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有牡丹)

    在三次之内猜中城主的生辰。(这不是城主想谁对就对的吗)

    一个时辰之内让对方爱上你。(城主有没有考虑过年龄性别等问题)

    小凡无聊的看着一群人抓耳挠腮的样子,等着等着竟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人群叽叽喳喳,很不安分。再看台上,还剩下四人:尸魔,路风,华山派陈林,季连。

    这四人通过了城主的考验,盟主便在这四人中。

    冥轩对路风,陈林对季连。

    路风依旧是那日的装扮,神秘中透出一丝危险。冥轩不是喜欢犹豫的人,先发制人,启掌朝路风攻去。两人纠缠在一起,看不请谁是谁。

    分开时路风踉跄站住,有红色细流从他隐忍的嘴角流下,大概伤的不轻。再看冥轩,仍是一派悠闲的样子,大有就等你投降的气势。

    小羽看的清楚,从座位上跃起,一声路风差点喊出口,咬住唇生生忍住了。那焦急的眼神却怎么也骗不了人。

    路风感觉到急切的视线,回过头看到他心急的模样,竟咧嘴笑了出来,心下了然,既然目的达到,这盟主之位也就没有了意义。转身下台,在众人的疑问和议论声中离开了擂台,小羽的视线却怎么都收不回来,悄悄命人尾随而去,心里百转千回。

    小凡看的真切,叹了口气,无奈的和冥轩对视。后者一脸无所谓的坐着喝茶。

    季连这边,也不知是华山派后继无人还是季连真的今时不同往日,季连对着倒在地上的血人道声承让,惊煞了一干正派人士。

    小凡内心无端的不安,这仗怕是不好打!

    ☆、变故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游忍受着嫉妒和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普希金《我曾经爱过你》

    茫茫大雪覆盖了大街,无力的阳光被苍白的云遮盖着,叫嚣着,却穿不透云层。雪越下越大,风一吹,刺得脸生疼。

    原本的盟主决赛因为恶劣的天气也推迟了。明日再战。

    王君邪房中。

    季连的武功一向那么强吗?小凡本想和君邪好好聊聊季连的事,冥轩却不允许两人独处,说什么也要在一边看着,倒不是说不相信谁,自己的人不在视线里,这种事是尸魔锁不能忍受的。

    冥轩不认识季连是谁,只道是小凡以前的朋友,见他这么在乎那个人,冥轩不禁在心下打算着明天出手要不要重一点。

    季连的神兽虽不错但也不至于把华山派大弟子打成重伤。毕竟我们都没有受到什么专业的训练,招式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内力自是不如人家名门正派的。王君邪的脸色凝重,考虑着竹马的反常现象,不觉得离小凡近了点。

    冥轩的杯子飞过来也是瞬间的事,还好王君邪反应迅速,堪堪接住了暗器,水却洒了出来,波及了一旁的小凡。

    王君邪也不恼,随手放下杯子开始整理衣服。

    小凡却忍不住跳脚:你怎么回事?对病人的态度那么差,不是前两天还哥俩好么?拿过君邪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衣物,再说了,杯子打到我怎么办?后半句话小凡说的很轻,像是埋怨,又有点委屈。

    反观被责怪者,没有丝毫的抱歉,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径直走到两人面前,夺过毛巾扔回给王君邪,用手抹去小凡脸上溅到的水。

    我只是在告诉某人注意分寸。

    小凡虽然生气他不善的语气,但无法忽视那只在脸上游走的大手,一时红了脸,尴尬的不知作何反应。

    被警告的某人一笑置之,并不解释。

    我知道我和小凡回不去了,尽管我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我自然是尊重他的选择的,但不代表我不会留在他身边,这点权利我想你是无法剥夺的。王君邪也不知怎么了,把小凡说的一愣一愣的,小凡今天来找我问季连的事八成是担心季连身上存在什么不确定因素,明天要是把你打的措手不及那小凡就要守寡了。

    本来听王君邪这么了解自己小凡还一阵感动,说到后来越来越不对劲,什么叫守寡!

    小凡正作势要炸毛,被冥轩一拉一带就落到了人家怀里,憋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凡,你这是不相信为夫的实力吗?冥轩说话时眼角都带了笑意,小凡也很少见到他这么由衷的开心的时候,不想毁了难得的和谐时光,也不和他顶嘴,虽他怎么说了。

    冥轩这边,见怀里的人出奇的安静,以为出了什么事,也不再开玩笑,亲亲小凡的额头就放开了他,在小凡离开他怀抱的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