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

    一切从头开始,人生从新来过。

    你是说忘记一切,从新来过?王君邪愣愣的问。

    是吧。

    怎么可以冥轩像是失去了支撑,沿着床沿坐了下来。

    先别这么颓废,小凡也不一定会失忆,现在主要是能活下来。路风在一边劝着大家,首先,天丹在哪?

    季连手里。王君邪似乎知道了什么,也可以说是朝廷手里。

    事不宜迟,先去拿天丹,再商议下一步该怎么办。小羽对着众人说完便拉着路风处理一干事物去了。

    你看着他,我和神医去找季连。王君邪不放心的看着冥轩,嘱咐完才出了门。

    你若醒不过来,我该如何是好。

    你若不记得我,我该如何是好。

    我爱你,我该如何是好。

    ☆、朝廷

    一个人如果快乐的话,一接近宫廷,他的幸福就创痕累累了巴尔扎克

    是那个人,不说他也懂;不是那个人,说了也没用。是那个人,不解释也没关系;不是那个人,解释也多余。是那个人,不留他也不走;不是那个人,留也留不住。是那个人,不等自然会遇到;不是那个人,原地也会走丢。

    却说王君邪带着唐浅来找季连打听天丹的事。

    武林大会已经结束,各大门派都收拾收拾离开了雪城,人烟散去,原来热闹的院子也寂静的可怕。君邪让唐浅在院子门口守着,不被外人打扰。

    找到季连的时候,他们也正打算离开。

    季连!君邪喊住离开的季连,打算问个清楚。

    被叫住的人停住了脚却不愿意回头看来人。

    君邪三两步走过去,和他面对面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后者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偷偷瞥了一眼身后的黑衣人,心里为难。

    王君邪自然是明白这问题肯定出在这些黑衣人的身上,不过他不明白的是,黑衣人把小凡打成重伤,依冥轩有仇必报的性格,怎么会让他们活着走出雪城,就算冥轩一心想着小凡没有时间处理他们,小羽,作为城主,怎么能不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是圣上的旨意。季连一语道破了君邪的疑问,意思是刺杀小凡是皇帝的旨意,这些黑衣人也是皇帝的人。

    轩辕瑾到底想干什么?!之前陷害小凡将他至于死地,全国通缉我,现在又派人刺杀小凡,他这明明是冲着小凡去的!

    王君邪急于想探个究竟,拉着季连远离那些黑衣人。

    黑衣人虽面色不善,但并不敌视君邪,作为朝廷的人竟然对王君邪这个全国通缉的人视而不见,这让王君邪很是在意。

    他派你们来干什么?王君邪不相信那个老奸巨猾的皇帝为了对付小凡会派出这些杀手。

    季连为难不肯说,毕竟忠孝不能两全。

    怎么,连我都不能说?你知不知道小凡被那个狗皇帝害成什么样了?!你竟然还帮着他,你怎么对得起小凡对你的信任?王君邪正在气头上,说的话难听也是情理之中,以至于黑衣人听到那句狗皇帝也只是瞪了瞪眼。

    季连现在也是愧疚的不行,又不想被黑衣人抓到把柄,拖着暴怒的君邪又走远了一些,才说道:唉,这事我也不想的,我不知道他们会突然袭击小凡。

    君邪看着他后悔的样也不再追究他的行为,还是先救小凡要紧。

    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说清楚。

    季连整理了一下思绪,用那只被冥轩打伤的手抹了把脸说:当初你走了之后,皇上把我叫去,非但没有怪罪还给我升了官,说是要重用我,当时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可是前不久他说要交给我个任务。说到这里季连看了看黑衣人那边,发现他们只是在聊天就接着说,皇上让我带着天丹来参加武林大会。我一开始以为只是个护送的任务就答应了下来,可是在出发的时候见到随行的黑衣人我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一路上明着暗着让我去做什么武林盟主,说武功不是问题,他们会帮我。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我一个朝廷的小官怎么可能当武林盟主。没想到,他们真的这样做了。

    王君邪听完也是一头雾水,心里盘算着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果说重用季连是为了收买人心,那么他要一个没有心机的小官有什么用?就算只是做做样子,那么让他当盟主是什么意思?掩藏身份最后还是会被人发现,江湖上怎么会允许朝廷的人当盟主。护送天丹,如果是不想把天丹交出去大可不必对小凡出手。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事情按照他的安排发展,会怎么样?

    我成为武林盟主。

    你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到头来什么不是他的?他要这盟主之位有什么用?统治武林?

    不大可能。

    为什么?

    江湖与朝廷自古便是存在的,没有哪一方会吞了对方,并不是偶然。

    季连说的没错,朝廷和江湖的存在是相互制约的,少了一方都不会平衡,权利过于集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聪明如轩辕瑾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不管他想要什么,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了。那个天丹在你这里吗?王君邪知道既然已经脱离朝廷,自己就不必尽什么职责了。

    在黑衣人手里。

    王君邪并不惊讶,皇帝自然是相信自己的人。

    有办法拿到吗?小凡急需那个。

    提到小凡季连自是不会含糊,对君邪道:我一定想办法弄到。今夜子时来这里。

    王君邪相信季连答应的事一定能做到,也不多问就拉着守在院子外面的唐浅走了。

    路上唐浅问季连到底是怎么回事,君邪也只说是有难言之隐,惹得阿唐吹胡子瞪眼。

    好了好了,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不说拉倒,我还不管了呢!早结束早回去。

    是,早回去早见到小六嘛!

    阿唐被说到痛楚更是不依不饶:都是那个该死的郑凌非要来雪城,我担心他伤没好死在半路没法跟小凡交代,只好跟来了,不然才不会把小六一个人扔在家里。

    听阿唐这么说,想来他还不知道:郑凌死了。

    什么!

    要不是他小凡大概也活不到现在了。说到郑凌,虽然他们曾经是情敌,可是他愿意为了小凡一而再再而三的牺牲自己确实令人钦佩,心里不禁惋惜。

    怎么就死了,我刚把他救过来,这个痴人!阿唐虽然嘴上骂着郑凌,可是眼睛却模糊了。

    跟他相处了这么久,阿唐可以说是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心心念念的都是小凡,即使知道小凡和冥轩在一起了也对他死心塌地,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到头来,到头来

    感情总是善良,残忍的是人会成长。

    王君邪去看过了小凡,见冥轩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是气的不行。不过看在他时不时的为小凡输内力,君邪只希望小凡早点醒过来打醒这个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

    当夜子时,王君邪如约来到了白天他们见面的地方,不一会季连就带着一身伤过来了。

    你怎么样?君邪看他伤的不轻,知是和黑衣人有了一场恶斗,心下对季连的怨恨也少了些。

    季连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掏出怀里的天丹说:他们的目标可能是尸魔。

    君邪虽不明白季连这话是什么意思,也没时间深思,扶着受伤的人去找冥轩。

    现在,他只想要小凡醒过来。

    ☆、生活

    原来这里没有你,原来世界没有那么美,从前相依那天地,无奈已太泛味,都已失去生气《原来这里没有你》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溶掉细沙,你会珍惜我吗?

    到底怎么用?随着冥轩的怒吼,已经思索了半个时辰的唐浅打了个寒颤。

    原来王君邪带回天丹之后本打算直接给小凡服下,谁知道被赶来的唐浅阻止了,说什么可能是外敷的药。以至于拿着天丹研究了半天。

    这边冥轩再也等不下去了,夺过天丹,以掌震碎,入碗,加水。仰头含下一口缓缓的渡给小凡,三两口就解决了。

    留一旁的唐浅还处于震惊中。

    要多久才会醒?按冥轩的意思,天丹一吃下去就该醒了。

    这要看他的意志,如果他想醒便不用多久。唐浅还在气冥轩鲁莽的行为,故意想看他着急,而且醒过来大概也不记得你了。说完不等冥轩一个眼刀飞过来就夺门而出,照顾季连去了。

    小凡醒了该饿了,我去弄些吃的备着。王君邪找了个借口让他们独处,也退了出去。

    小凡昏迷的这两天冥轩想了很多,最后的最后他只希望小凡能醒来,别的都不重要,不管他记不记得自己。就算失忆了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想起来,实在想不起来那就重新来过,反正他们有一辈子那么长。

    做了决定之后冥轩的心稍微放松了一点,现在只等爱人醒来了。

    王君邪屋里。

    黑衣人怎么会任由天丹被你抢走?我不认为你能打得过他们。王君邪对着躺在他床上的伤者,脸色很难看,也是几夜没有合眼了。

    感谢世伯教的轻功,让我逃了出来。季连口中的世伯就是王君邪他爹,他们见追不上我就回去了。

    你是说他们回皇宫了?

    很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要有大麻烦了。

    季连起身穿好衣服:小凡,好点了吗?

    还没醒。

    你,不去守着吗?

    有冥轩在呢。

    唉,我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