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了个白眼,看来不能对他希望过高,毕竟是没上过学的孩子。

    冥轩把小凡的表情尽收眼底,放下吃了一半的苹果,径直走向躺椅。

    还沉浸在自己高学历中沾沾自喜的小凡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被夺去了呼吸。

    冥轩本来只想欺负一下得意的小凡,谁知道后者丝毫不反抗,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小凡被吻的头昏眼花,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吻,可是身体里好热!不自觉的扭动身体想摆脱难耐的燥热却被冥轩压在了身下,动弹不得。

    忍得辛苦的冥轩被小凡这么一撩拨更是停不下来,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一会便伸进了衣服里。

    嗯!小凡被突然的冷空气冻的哼了出声,索性缓解了身体里的燥热,也清醒了,伸手去推身上的人,你起来!

    冥轩不理睬他的拒绝,湿热的吻来到了脖子、锁骨。一个挺身让小凡清晰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那灼热的异物夺去了小凡所有的理智。完了!

    冥轩见身下的人老实了,抿嘴一笑,扒去衣物,复又吻上,轻轻厮磨:还逃吗?

    小凡被冥轩冰冷的手摸得正舒服,皱着眉摇摇头,不想冥轩离开。

    冥轩满意的笑了,一手揉着小凡已经兴奋了的小家伙,一手绕着小凡胸前的小红点打转。可怜的小凡久未经情事,受不了这样强度的挑逗,嘴里不停的哼哼唧唧,在冥轩看来却是很享受的表情,于是后者更加卖力,俯身下去含住了小家伙,惹得小凡一个激灵,差点缴械。

    别,你别弄那里!小凡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扭动的更厉害了。

    冥轩这次倒是听话,放弃了前面,转而来到了后面。

    小凡只觉得一阵湿润便要羞愤而死。

    你,你这个混蛋!给我起来!

    冥轩只是怕弄伤了小凡,所以做了润滑准备后就起了身。

    小凡感觉一空,抬眼看时已是泪流满面。

    那个邪恶的红衣男人,嘴里含了一朵妖冶的玫瑰,表情专注而认真。

    怎么可以这么混蛋,又这么,温柔!

    小凡就算是感动得不得了也不肯承认,一边接过玫瑰,一边抱怨:我又不是女人,送什么花!

    冥轩知道他口是心非,眼里亮晶晶的盯着他看,一副你不谢谢我?的样子。

    小凡本来的嘴硬在看到冥轩被刺破的嘴唇后也不忍了,想都没想,拉过冥轩的领子便吻了上去,心里无奈的想:竟然像个小孩子似的邀功!

    冥轩对小凡的主动很满意,任他在自己口中肆虐。不安分的手来到后面,深深浅浅的探索。

    小凡知道他的意图,只是更用力的吻着,努力忘记身后的不适。

    等冥轩的手借着润滑进去的时候小凡除了一时的呼吸不稳外没有什么不适的表现。这无疑是给了冥轩鼓励,一边努力的拓展,一边挑逗前面流泪的小家伙。

    随着手指的增加,小凡已经忍受不了手指在身体里又挠又抓的,张口就咬上了冥轩伤痕累累的唇。

    后者知道他不满,还是调笑:已经等不及了么?

    小凡正想说什么反击,不想手指突然被抽出,然后就是撕裂的火热。

    啊!小凡是真不想叫出声的,怎奈手都被花刺破了也没能忍住。

    冥轩见状也不敢硬闯,忙拿开玫瑰查看伤口,伤口虽不大,又细又密,微微流了点血,低头一一舔舐。

    小凡被舔的又痛又痒又有点舒服,一会便忘了身下的痛,复又燥热起来,轻轻动了动。

    冥轩心领神会,吻着小凡的嘴角,似安慰,含住红唇,身下一点一点送了进去。

    嗯!

    嗯~

    一个紧张,一个舒爽。

    最艰难的过去了,快感也随之而来。小凡随着冥轩的律动,感受着冥轩温热的呼吸,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索性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其实是开心的吧!

    躺椅缓慢又激烈的晃动着,天渐渐暗了,照不出喘息连连的两人。

    吃了一半的苹果也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黄色。

    任世间怨我坏,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xiong di

    似等了一百年,忽已明白,即使再见面,成熟地表演。不如不见《不如不见》

    皇宫是一个奢侈的存在,刺人的眼,剜人的心。

    红衣男子神情冷漠,刺在白衣男子胸口的剑被红衣男子缓缓拔出,红色液体便喷涌而出,从心里、嘴里、眼里

    小凡从床上惊醒,脸色相当难看。在适应了这个噩梦之后才打量起熟睡在身边的男人,还是那张放荡不羁的脸,还是白天温柔的样子,继而笑了:他是我的冥轩啊!

    小凡最近已经没有脸见人了,因为自从上次被冥轩好好疼爱之后,他们待在床上的时间越来越多,难得出门就会被旁人**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这是他们离开雪城后的第十天,依他们的脚程不用两天就能到皇城。

    想到这里小凡难耐的扭了扭身子,那种燥热又来了。而每当冥轩看到小凡强忍的样子就会把这当作盛情的邀请,然后毫不客气的扑上去。索性冥轩有事出去了,小凡想着这样大概是不正常的表现,要不要告诉君邪?可是要怎么开口?

    说曹操曹操到,王君邪端着饭菜站在门口。

    怎么不下去吃饭,不舒服吗?

    小凡想起来刚刚好像是有人喊自己,可是光顾着难受没理睬。都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冥轩怎么还不回来?

    你放着吧。反正现在也没胃口。

    放下饭菜的君邪并没有走,细看之下才发现小凡竟然脸色通红,冷汗直冒。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别逞强,毕竟伤才刚好!他们的欢爱君邪自是看在眼里,心下着急又不知道怎么说,怕是发烧,凑近了去摸小凡的额头。

    突然被冰冷的东西覆上,小凡一个激灵,抓住君邪的手,眉头皱得更深了。

    君邪被小凡的举动弄的不知如何是好,又抽不开手,正打算抱小凡去床上休息就被人拎着衣襟摔到了墙上。

    冥轩回来看到的就是小凡一副欲火烧身的样子,而他身上的那个男人!想都没想就把王君邪甩了出去。

    虽然这一下冥轩手下留情,但也不轻,君邪只觉得后背已经没了知觉,身体像一下子老了十岁,动一下就会引起全身的颤栗。

    冥轩看都不看他,径直走过去看小凡的情况。顺便对墙角的人说了句滚!等门从外面关上才抱着小凡来到床上。

    此时的小凡已经意识不清,只知道往冰冷的地方靠,惹得冥轩呼吸急促。

    冥轩也不傻,小凡的表情跟被下了药一样,而且最近越来越严重,一天会有两三次。之前忙着追查皇城里的事忽视了小凡的异常,现在想来,冥轩只觉得对不起小凡。刚刚冥轩出去就是派人通知唐浅在皇城汇合,而现下的问题是让小凡发泄,于是冥轩褪去了两人的衣服。

    带着凉意的湿吻游弋在空气中。

    再等等,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到达皇城后小凡意外的看到了阿唐。

    怎么舍得离开小六了?小凡难得好心情的调侃,对方却一脸愤慨的样子。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要不是冥轩拿我的药房相逼我才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说到这个阿唐就气得不行,在大街上就骂开了。

    小凡回头看了眼冥轩,后者面无表情好像真不是他一样。小凡心里明白自己的身体肯定有什么不对,对霸道的关心着自己的**很是满意,安慰了阿唐几句便牵着冥轩的手找落脚的地方。

    是夜,冥轩搂着累得快昏过去的小凡说:明天就去把事情解决了,然后跟我回赤青山吧。

    好。

    【喉咙很干,所以爱上你的吻。】

    站在御书房的小凡想:浮华宫比这里漂亮多了!

    季连想的比小凡更实际一点:皇帝是怎么知道我们在皇城的?

    君邪眉头皱起,不知道要不要行礼:昨天才到,今天就派人把我们请过来,看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下。

    冥轩搂着小凡,看他东张西望的样子:这人也有不着调的时候啊!

    伏案批奏折的轩辕廑,瞥了一眼在暗中的司马,缓缓抬起头来。

    小凡好奇的盯着他看。

    季连、君邪紧张的低下头去。

    冥轩不满的把小凡的脸转过来,恶狠狠的说:有什么好看的?!

    被骂的某人不恼不气,傻乎乎的笑:是没有你好看。

    冥轩破天荒的脸红了,以轻咳掩饰了害羞:咳!知道就好。

    轩辕觉得这两个人可爱的紧就随他们去闹。

    这边君邪忍不住了,半尊敬半疏远的问:皇上找我们来什么事?

    轩辕并不在意他的态度,拿起一叠信随手撒在地上,待看清是什么季连已经跪在地上喊着饶命。

    勾结朝廷命官,谢凡你倒是胆大啊!轩辕说的不愠不火,季连却出了一身冷汗。

    话虽是对着小凡说的,但这罪肯定是要季连来受的,毕竟还在朝廷为官,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好好说话!我不是你的臣子!小凡不满轩辕傲慢的态度,明明是害怕自己的还装的很无所谓的样子,累不累!

    轩辕也是第一次遇到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人,顿时来了兴趣:这样啊!那你能解释一下,原本应该死在两年前的你为什么会好好的站在这里?

    因为有人不想我死啊。小凡说的理所当然,轩辕竟找不出话反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