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他。

    哼!你不要以为朕不能拿你怎么样,是生是死全在朕一句话!在暗处的司马不禁担心起来,手里的剑握紧了几分。

    冥轩从怀里拿出包有糕点的袋子在小凡面前晃了晃,后者不再看案前的轩辕。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的?说完就撒开袋子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其实小凡也不是吃货,只是这两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错过了饭点就没胃口吃饭,冥轩怕小凡饿着就随身带了糕点,知道他今天一上午都没吃东西也该饿了。

    季连、君邪疑惑的看着两人互动,就算是故意忽视轩辕也用不着这么地忽视吧!

    轩辕大怒,拍案而起:你们把朕当什么,可有可无的吗?!

    司马蠢蠢欲动,冥轩似有似无的一个眼神飘去,着实让司马打了个冷颤。

    虽然小凡有故意气轩辕的意思,也不想真把局面弄僵,吃完手里的花糕就拍拍手从冥轩怀里出来。

    说吧!

    你要朕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想杀我,说我是不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说你想让我怎么做。

    轩辕自是没料到小凡会这么说,淡淡的回他: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今天没有太阳,已是中午还是冷的小凡发抖,冥轩解下自己红色的披风给小凡披上。

    小凡看着一身素白的冥轩笑: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穿白色的衣服了?

    回头亦淡淡地对轩辕说:我知道,但我不一定要这么做啊!

    xiong-di如此,不如不见。

    ☆、对峙

    除非你是我,才可与我常在《与我常在》

    小凡觉得一切都朝着不可预知的一面发展,明明只是想告诉轩辕他对皇位没有兴趣,没想到却说了违心的话,造成了现在对峙的局面。

    司马默默的站在轩辕身后,等候命令。

    轩辕咬牙坐着,像是下一秒就会跳起来磨牙吮血的野兽。

    小凡无奈的看着冥轩:怎么办?

    冥轩无奈的看着小凡:你看着办。

    还在状况外的季连和君邪:小凡是想篡位吗?到时候打起来帮谁?

    我没别的意思。你先把事情讲清楚。小凡的口气在一般人看来是冷漠,在皇帝眼里却是傲慢,后者更加不满,恨不得立马处决的眼前的人。

    司马知道自己家的那位忍不住了,抚上爱人的肩膀以示稍安勿躁,继而从身后拿出一幅画,尽显在众人眼前。

    虽然画上的人与小凡有七分像,但并不能说明什么。画是画师的主观产物,况且画上的是女子,根本没有可比性。小凡觉得皇帝仅凭一副画就想置自己于死地的行为太幼稚了。

    你是想说我是她的儿子而她恰巧是你父皇的某一个妃子?小凡并没有给轩辕说话的机会,光凭一幅画就说我是皇子是不是太荒唐了?!

    轩辕不知道小凡意欲何为,一般人得知自己是皇亲贵戚肯定很愿意认祖归宗,像他这样撇清关系的还是第一次见,对小凡的看法也不同了。

    再说长得像的人多的是,总不能都有血缘关系吧?亏你还是皇帝,怎么这点都不知道?!

    小凡语气狂妄,就是要搓搓他的锐气,看他还把不把人命当一回事。

    轩辕自是气的不行,要不是司马拦着就要和小凡打起来了。

    你别以为否认皇子的身份朕就会放过你!一介草民也敢这么对朕说话,真是反了!渊你放开朕!

    小凡看着丝毫没有形象的皇帝对冥轩投去一个果然是小受的眼神,还没来得及调侃一下就皱起了眉头。又来了!

    冥轩感觉到小凡身体的变化,抱起小凡就往外走。季连君邪两人对视一眼也匆匆的跟着走了。

    等轩辕反应过来想叫人拦住他们的时候。

    随他们去吧。他并不想要皇位不是吗?司马示意手下的人退去后如是说,他是不是皇子也不重要了吧!

    轩辕愣了一下,在明白司马的话之后甚是疲倦:你每次都这样,任意替我做决定。

    司马搂住轩辕往屋里带:这样你才有更多时间陪我不是吗?

    【我把幸福看得太简单了点,你有多用心我却没有发觉。】

    小凡只觉得有火在身体里烧,比以往更加强烈,用力扯着领口想摆脱却更热了。

    冥轩看着床上不安的扭动着小凡,忙叫来唐浅。

    阿唐是第一次看到小凡这个样子,一下子也是看呆了,在冥轩的怒吼中清醒过来后才给小凡检查。

    小凡怎么会有这么深厚的内力?你做了什么?阿唐不可思议的看着冥轩。

    什么都没做。如果床底之事不算的话。

    糟了!阿唐暗骂自己怎么没想到,之前你为了救小凡输给他的内力在他身体里几个月,已经化成了小凡自己的力量,再加上西苑的作用。恐怕,恐怕要溢出来了!

    说起来冥轩当初下山也是要告诉小凡西苑的副作用,谁知后来完全忘了这回事,现在想来还是冥轩的错。

    怎么救?

    救不了。

    冥轩很生气,他生气的不是唐浅能力不行,而是在尝试之前就放弃。躺在床上的是自己的爱人,怎么能救不了呢?

    要是连你都放弃了,怎么办?小凡怎么办?我怎么办?

    唐浅明白冥轩的言外之意,也不多说什么,道一句知道了就退了出去。

    冥轩不敢再像以前一样帮小凡去火,只是褪去了外衣,不停的用冷水敷着额头减轻燥热。

    【漫天烽火失散在同年代中,仍可,同生,共死。】

    这次走的匆忙,医术草药什么都没带,皇宫有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这些东西?阿唐拉着君邪问,也是被冥轩逼的不行了。

    皇宫不是一般人人能进去的,皇帝怎么可能允许外人动他的东西?君邪没想到阿唐会打皇宫的主意,城里也有几家不错的医药堂,我们可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季连强了去:神医的意思是皇宫里可能会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君邪一边惊讶于季连的反应,一边懊恼自己已经忘了怎么用脑子了:既然这样,那我去跟皇帝说,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再想办法。

    君邪看向阿唐,后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君邪以为他同意了就和季连急急忙忙的进宫去了。

    如果皇帝同意了我会让季连来带你进宫。你在这里等我的消息,不要乱走。阿唐想着君邪走之前的话,不置可否。

    这边,君邪面见皇帝。虽然进来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没有被为难,可是皇帝的态度真的是恶劣到了君邪爆发的边缘,又因为小凡生生压抑了下去。

    两人的对话都是无关紧要的场面话,不叙。

    另一边,阿唐偷偷躲在马车的低轴下潜进皇宫,躲过侍卫,四处乱转。

    这时,一队人押送着什么东西从阿唐眼前经过,本想混在人群中却被眼尖的宦官发现了。宦官本想让人把他乱棍打死再扔出宫去,阿唐的一句话差点把他吓死。

    我是轩辕老儿的手足!你们敢动我?!照阿唐的逻辑来说,既然皇帝认为小凡是他的皇弟,自己和小凡情同手足,自己也理所当然的是皇帝的手足了。

    宦官对最近宫里的事也有谢听闻,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位失散在外的皇爷,也不敢不信,忙叫人通知皇帝。

    在等待的过程中,阿唐迫不及待的查看他们押送的东西。大多是附属国的贡品,一时看的兴起,旁人也不敢对这位皇爷说什么,就任他这么乱翻。

    君邪和轩辕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让人头疼的模样。在听说皇爷的时候君邪还以为小凡出什么事了呢,没想到是这个活宝。不是叫他好好在客栈等着的吗?!

    轩辕挥退了下人,正想骂几句出出气,就见唐浅被君邪季连拉着逃似的消失在眼前。

    司马看着丝毫不生气的皇帝若有所思。

    我是不是一点也没有威严?谁知轩辕颓败地对着司马,都怪你,我就说不能对他们那么好的,你看,我现在都沦落到什么样了?

    司马好笑的看着爱人喋喋不休的抱怨:其实,这样才会让你开心不是吗?

    唐浅握紧手里的木盒:还好留了一手!

    【叫阴天别闹了,想念你都那么久那么久了。】

    ☆、归宿

    我们俩不会道别,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你用木棒画着宫殿,将来我们俩将永远住在那里《我们俩不会道别》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话说那日唐浅潜入皇宫,在逃出来的时候顺手拿走了西域的贡品。要说怎么能这么巧就是能救人的东西,我们这神医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当日唐浅在翻看贡品的时候也没忘了问宦官要礼单,上面详细的记载着各种贡品的名字和用途。

    而唐浅偷走的那个木盒也在礼单上:癫蛊取菌毒人后,人心昏、头眩、笑骂无常,饮酒时,药毒辄发,忿怒凶狠,俨如癫子。

    说实话唐浅对蛊没什么研究,只知道是可以致命的毒物。不过以前一个专门制蛊的朋友告诉他几乎所有的蛊都会吸人精血,有的一击毙命,有的会在三五年内慢慢死去。

    既然小凡是内力过剩,不如让癫蛊吸去一点。唐浅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先说好,我不知道这救不救得了小凡。唐浅面对冥轩万年的冰山脸有视死如归的气势,而且可能会有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

    癫狂。

    也就是说小凡很可能变成疯子。

    冥轩有些犹豫,万一人没救回来还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