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令史 作者:请叫我大王

      中了蛊毒

    有几成把握?

    没有把握。

    唐浅说的是实话,用蛊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靠小凡自己了。

    冥轩看了看昏迷了一天一夜的人说:要我怎么做?

    唐浅知道他做这个决定不易,一句话可能就是生死之间,更别说承受着失去爱人的压力了。

    我不知道能不能控制癫蛊,如果到时候情况不妙你就毁了蛊虫。唐浅拿出木盒来到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小凡的手臂。

    也是没想到小凡竟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原本苍白的手臂从内而外的通红一片,袖子被汗水浸湿,紧贴着发烫的皮肤。轻轻卷起衣袖,有几处皮肤已经褪了皮。

    光是看了一眼唐浅就觉得心酸,何况时时刻刻照顾着小凡的冥轩呢!

    向站在身后一动不动的冥轩投去一个开始了的眼神。

    为防止蛊虫进入小凡体内造成中毒的迹象,唐浅在开始前把雄黄、蒜子、菖蒲冲水给小凡喝了下去,这样能阻止蛊虫进入体内却不影响蛊虫的进食。

    一切准备妥当后唐浅打开了木盒,一只通体翠绿的多脚爬虫就探出头来,似乎在确定目标。唐浅把木盒靠近小凡的手臂,蛊虫立马像饿虎扑食一样爬到了小凡手上,尖细的触角刺穿小凡脆弱的皮肤时唐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千万不能有事啊!

    冥轩神情紧张的观察着小凡,仍是之前皱眉的样子。

    而吸得正高兴的蛊虫肚子不停涌动,丝毫没有感觉身后的冥轩运起气,随时准备一掌解决了它。

    大概过了一刻钟,小凡的脸色缓和了些,红潮也退去了,蛊虫仍在进食。冥轩用眼神示意唐浅什么时候弄死它?后者做了个稍等的手势。

    其实唐浅还有个顾虑:蛊虫吸食精血之后自身会变强大,如果到时候它攻击自己或冥轩的话,恐怕谁也躲不过。

    所以唐浅在等一个时机,等蛊虫放松警惕的时候。

    谁想那条绿色的虫子就在两人眼前炸开了!

    唐浅根本没想到蛊虫会撑到爆炸,如果不是西域糊弄朝廷,就是小凡体内的精血太旺。

    冥轩在等了片刻,确定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之后催促唐浅给小凡把脉。

    脉象虽比之前平稳,但还要调理一段时间。阿唐难得像个大夫的样,说的一本正经。

    却见冥轩一脸怒气,又马上改口:救回来了!

    后者帮小凡擦去蛊虫的尸体,正准备给小凡换件衣服却听身后的人说:你为什么不问我他怎么还不醒?

    阿唐也是觉得堂堂尸魔给人家换衣服好笑得紧,不禁开口调侃。

    冥轩给小凡解衣带的手一顿:去熬药。

    哦。被命令的人丝毫没有察觉这句话有多气人,直到房门被从里面锁上才反应过来,冥轩你给我说清楚,你那命令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好歹小凡是我救回来的,你竟然让我这个神医去熬药?!你出来,我们单挑!

    冥轩没有理会房外的神医,自顾自的帮小凡换衣服:脸色终于恢复正常了!

    【用我尚有,换我没有。其实已,用尽所拥有。】

    三日后。

    正在喂药的冥轩发现小凡睁着眼呆呆的看他。

    本来惊喜的表情在小凡一句话之后就只剩惊了。

    你是谁?小凡说这话时的表情真的好像不认识冥轩一样,也不怪冥轩乱了阵脚。

    唐浅!!!冥轩一声怒吼把在厨房熬药的神医给叫了过来。

    唉!小凡醒了啊!刚想说恭喜的时候发现冥轩的脸越来越黑。

    你又是谁?小凡依旧一脸无辜的表情。

    我是神医唐浅啊!小凡你不认识我了?阿唐指着自己被熏黑的脸问。

    后者看看阿唐又看看冥轩,最后摇了摇头。

    眼看着冥轩已经朝唐浅走过去,神医吓得脱口而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原来冥轩还记着当初在雪城的时候唐浅本想骗冥轩小凡失忆最后不得而终的事,以为这次又是阿唐搞的鬼,想拿他出气。

    幸好闻声而来的君邪季连及时阻止了冥轩,才保住了阿唐的小命。

    季连拦着还在争吵的两人,君邪担心的来到床边。

    小凡你不记得了吗?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机会呢?

    嗯。

    不要紧,先把身体养好,以后会想起来的。如果想不起来会不会更好?

    嗯!小凡感激的朝君邪笑了笑。

    后者受宠若惊,也傻笑起来。

    气氛正融洽时,君邪眼前一闪,迅速的接住了来物冥轩扔的杯子。

    君邪无奈的看着冥轩又来?!被茶水打湿了衣襟,想着小凡肯定也受波及了,抬头去看时却并没有。

    原来在杯子飞来的时候小凡用被子挡住了溅出来的水,君邪想着小凡病还没好就已经能反应如此迅速了,真是厉害啊!

    始作俑者冥轩却不这么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清来物并做出正确的反应是不可能的,更别说是虚弱的小凡了。那么解释就只有一个了!

    你要装到什么时候?冥轩赶走君邪,直视着小凡的眼睛如是说。

    被质问的人不以为意,眼角却有了笑意: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的失忆了?

    一开始不知道。看你和他那么亲近就知道了!也不知道冥轩是不是真的吃君邪的醋,说的话有了些暖意。

    早知道就该让水撒我一身的。小凡似后悔的说着,弯着头瞧着冥轩。

    原来是假的啊!吓死我了!阿唐想起刚刚冥轩一脸要杀了自己的表情就后怕。

    小凡你也真是调皮啊!君邪却被小凡小孩子气的做法逗乐了。

    季连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被阿唐推出了房:快走快走,没看见尸魔一脸要进食的样子吗?

    等所有人都识相的退出去之后。

    你是在邀请我吗?冥轩调侃着,手却已经搂了小凡的腰带到了自己怀里。

    小凡轻笑:你瘦了,胡子拉搽,不好看了。

    冥轩被气笑了:你以为我都是为了谁?!

    小凡闻言起身,拉低冥轩说:为了我!所以,奖励你的!

    轻轻印上一吻。

    感觉到冥轩微微发抖的唇,说不清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

    我回来了!安心了吗?

    再亲一下就安心了!

    阳光正好,我们正相爱。那便够了!

    【你是我等了半世,未拆的礼物】

    全文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