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好爱你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淮城是个经济发达的城市,繁华高楼林立,街道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办公桌上,男人专注地工作,阳光透过窗户映入,逆光勾勒出他的线条。
    他点开手机上的日历。
    11月7号。
    今天是他的生日。
    准确来说,是他和她婚后他的第一个生日。
    尽管妻子出了差不在身边,也按捺不住期待。他不由得会去遐想她的赠礼。
    其实无所谓的,反正只要是她送的,他都喜欢。
    俄顷,林启逸终于处理完一大迭文件,后仰倚着办公椅。
    “林经理,”助理敲敲办公室的门,“您的快递。”
    他接过,拆开。
    “……”期待越大,失望越大。礼物不是关诺寄来的,是远在景沙城的父亲的。
    也好,父亲还健康。
    又过了两小时,办公桌上的手机嗡嗡作响——是哥哥。
    “阿逸,生日快乐。”
    -
    得不到心爱人的礼物,连祝福也没有。
    他有些颓然。
    终于有她的消息,却只是:
    “吃了吗?”
    也是心里的小脾气发作,他决定不理睬她。
    下班后,他没有马上回家,直接去了和大学同学约好的酒吧。
    “林启逸!”
    “快快快,寿星来了。”
    “来来来,司徒呢,该你出场了。预备,起!”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林启逸兴致不高,礼貌性笑笑,和大家一起喝酒。
    “怎么了大帅哥,不开心啊?”司徒少华作为林启逸的同窗密友,一眼看破他的不愉悦。
    “不是……今天工作多,有点累而已,大家玩得开心点,这顿我请客。”
    “耶!!!”
    一阵哄闹声响彻整个包厢,压过了他的阴郁。
    “……噗。”
    司徒少华悄悄捂嘴耸肩笑,他没有接话,毕竟用脚趾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喝到十一点半,林启逸才拖着心力憔悴的躯体回家。
    关诺给他打了两个电话,他都没接。
    回到家洗去一身汗,自己给自己煲了醒酒汤,才慢悠悠地打回去。
    “什么事?”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呀?”对头的关诺哀怨着,又带有撒娇的意味。
    但是林启逸不接招,“哦,跟同学出去玩了。”
    “这样啊…”
    他语气冷下来,没有了平时宠溺的音调,“有什么事吗。”
    “呃那个……”关诺明显感受到他话里的冷淡,逡巡着,不知道该怎么自然地说出接下的话来。
    “没有我就挂了,晚安。”
    “……逸哥,你怎么了呀?”她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自己说错话的样子。
    “没有。”
    能怎么了,没有收到枕边人的礼物而已,没怎么了啊。
    他和她跑了六年的爱情马拉松。
    也是啦,当初那般的热情早该变成细水了。
    林启逸无奈苦笑。
    不过是生日而已,一个日期罢了,这么在乎干嘛,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他准备挂电话。
    “等等!”像是知道他的动作一样,关诺叫停了他。
    “什么事?”
    “你……”关诺笑了笑,“你去书房。”
    “……”林启逸照她的话来到书房,“怎么了?”
    “嗯,在靠近窗台的那台电脑后面——不是最里面那台……你伸手摸摸?”
    “……”
    这女人,搞什么花样啊?
    伸手摸着,林启逸摸到了一个小型礼品盒。
    “……嗯?”林启逸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嘻嘻。”电话那头的人笑得灿烂起来,“你猜猜是什么。”
    “……这么小,肯定不是领带。”林启逸翻翻礼品盒的面,又颠颠重量,“还有些重,不是首饰或皮带。”
    “那你打开看看咯。”故作神秘地。
    “……”林启逸挑眉,他歪着头,肩膀抵着手机,打开礼品盒。
    是把车钥匙。
    是他半年前看中的那台限量款。
    “诺诺……这……”
    “喜欢吗?”
    “……”
    她得意洋洋地,像个在炫耀新得玩具的小孩子,“我想了很久,咱们结婚后你的第一个生日。想让你永生难忘。”
    “嘻嘻。司徒可都跟我说了,说你今晚低气压,不开心呢。”
    “开心了吗,开心了吧,喜欢吗?”关诺等着他的回答,却半晌没有收到,以为他还是不开心,“……你不喜欢吗?”
    “没有……我很喜欢。”林启逸吸吸鼻,止住情绪,“诺诺……”
    “诺诺,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明天的飞机。怎么了呀?”
    “没什么,就是——”
    就是好爱你。
    ——————
    肉会标H,微H也会标,第八章开始过往穿插。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