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家庭聚会HHH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淮城的初冬不比其他城市般未散秋意,瑟瑟的冷风直打在脸上,冻得刺骨。
    “诶,你哥怎么突然约我们出来吃饭?”关诺弯起手肘戳戳林启逸。
    “我爸给哥哥安排了场相亲,他们对对方挺满意的,打算下年年初过完年就结婚。”林启逸俯下身,轻声道。
    “啊……”关诺皱眉,“不像周启昌的风格。”
    林启逸的亲生父母在他小学的时候就离异了。他和他哥哥,一个随母姓林,一个随父姓周。
    周启昌和林启逸。
    两兄弟从名字就可以看出父母对他们各怀志向。
    父亲希望大儿子兴旺昌盛,母亲希望小儿子稳淡安逸。
    他们的父亲是带有旧社会的、不被现代所认同的大男子主义,是不折不扣的“李顺才”。
    母亲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花木兰”。
    两团火只会越烧越旺,越烧越烈,直到再也控制不住,这场婚姻也就到头了。
    所以,兄弟俩小学就不住一块了。哥哥随着父亲搬到景沙城,自己则跟着母亲留在淮城。
    而父亲也在景沙城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罗文姬”,还生了个小女儿,就在那边定居了。
    “是不像。可能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吧?”
    ……
    “阿逸,关诺。”
    “这是我未婚妻,唐宇昕。宇昕,这是我弟弟和弟妹,林启逸和关诺。”
    “嫂子。”“嫂子好。”
    “你、你们好……”
    后来,就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家庭聚会,哥哥准备结婚了,聊了些准备在哪里哪里买房,会不会回景沙之类的。
    关诺觉得胸口有点闷,起身出门透气。
    关诺五指合拢扇风,狭小的包间令她出了一身薄汗。
    这种要热不热的实在粘得她难受,她解开胸前的衣扣,以求凉爽。
    却迎来一股热气——林启逸从后面环抱住她。
    “你怎么来了?”
    “你在叫我。”他蹭蹭她的脸颊。
    “没有啊。”
    “我就是听到了,在心里听到的呢。”
    “切。”关诺吭声,“是你自己心里龌龊,想搞小动作又怕哥哥嫂嫂在场不合适。”
    别以为她不知道饭局的时候他偷偷在桌底下蹭她!
    “是,我龌龊,我馋我们林太太的身子。”
    接着林启逸遵从自己的内心,与她唇舌交融。
    “唔……!”关诺轻轻拍开他,雄性独有的热流令她透不过气。
    “怎么了?”林启逸这才放开她,但抵着她的额头。
    “我热!”关诺娇嗔。
    “噢。我也热,你来帮我降降温好不好?嗯?好不好?”
    “呃……”
    “求你了,诺诺,拜托……”
    “……”关诺无奈,面前的男人像只饿肚子讨食的大金毛,她只得主动凑上去,烙下一吻。
    可是男人不是金毛,是狼狗。他抓住机会按住关诺的脑袋,将人妻的唇往下咽,他寻觅到合适的角度,将她的唇、她的气息狠狠吞下肚。
    关诺被他吻得跄踉,跌在他怀里,于是林启逸得寸进尺,抱得更紧了。
    “……等、等等!”关诺挣开他,“不能在这里做,哥哥嫂嫂还在等我们。”
    “?我没有想做,我只是想亲你。”说完了又凑过去。
    ……
    聚会终于告一段落,两个男人也是喝得多了。
    只是两对夫妻的画面不同。
    一对缠着老婆,一定要老婆扛着,还老往老婆身上靠。
    一对则像老妈带孩子似的,男的瞎叫“不醉不归”,女的忙搀扶着他,手忙脚乱。
    “抱歉,我们车到了,先走了。”唐宇昕歉意地笑笑,丈夫太醉了,只能先把他扛回家。
    “好的,下次再见。”回应唐宇昕的是关诺,她虽只是扶着林启逸,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
    林启逸还趁机咬她耳朵,臊死人了。
    “哎,你别动手动脚。”待哥嫂走远,她拍拍林启逸的背。
    “我对我老婆动手动脚,天经地义。”他搭上她的肩,将她往怀里推。
    “公众场合,你收敛点。”
    “那你回家要满足我。”
    “啧,你怎么这么讨厌了?”
    “那你亲我,亲我一口我就不讨厌了。”语毕还点点削薄的唇。
    “你醉了。”“车到了,快上车吧”
    “……”林启逸只是笑笑,他的酒量一向不错。但是他敏锐的眼睛捕捉到关诺因羞涩泛起的红晕,于是他将脑袋无理地垂在她的颈窝上,眼睫毛故意扫过脖颈,惹起痒意。
    到家后更不收敛了,关上门的刹那,他的唇覆上她的,将她逼囚在只剩他与她的沼泽中。
    关诺没有反抗,任由他闯入,任由他在自己嘴里留下满腔热情。
    乖巧的妻子激起了他的原始欲望,他将关诺横抱,往卧室里抬。
    紧接着,把她扒拉干净,岔开她的腿,露出垂涎欲滴的秘密花园。
    空气中的寒意和心上人炙热的目光令她扬起一阵湿感,她羞耻地遮住,却被林启逸挡开,
    “不要藏,让我看。”“很美,我好喜欢。”
    他不再抑制自己的身体,将脸埋进她的胯下,伸出舌头熨平阴部的褶皱,又猛吸一口流出来的淫液。
    “啊…!老公……”
    林启逸没理会关诺的微挣,妻子的绝世美逼在前,哪有不品尝的道理。他的舌头舔遍各处角落,钻遍各个敏感点,从嫩穴流出的淫汁也要用力吸允。
    “嗯唔~呜……”
    看着丈夫吞咽津汁而滚动的喉结,关诺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扭腰以舒缓身下的灼热感。
    感受到妻子的不适,他伸手盖住女人抓着床单的手,慢慢十指相扣。
    然而女人身下越来越泛滥,打湿了他半张脸。见妻子已经动情,他抱起她,让她背对着自己,躺下。
    他将膝架开关诺的双腿,女人的私密处毫无掩埋地敞开,他收紧腰肢猛地顶胯,充足的润滑令肉棒畅通无阻,他只是挺腰一顶,就顶到了宫颈。
    “啊...!”
    “宝贝,今晚湿的很快。”林启逸低喃。
    随即慢慢抽送起来,粗大的肉屌直径地往深处钻,而体外的两颗睾丸也打到她的阴部。
    “啊…嗯啊,老公……。”
    “嗯,老公在。”像是回应关诺的呼唤,肉棒狠狠地顶撞了两回。
    “嗯……好厉害,老公………”
    他掰过她的头,亲吻她的脸颊。
    关诺不懂他为什么喝了酒还这么能捅,她觉得自己现在像个敞篷车,衣服被脱光,阴户、香乳一览无遗。抓不到重心的不安感令她分泌了更多蜜汁。
    男人精壮的腰肢开始收紧挺力抽送,销魂洞被冲撞得酸涩,却又无比沉浸在男女交欢的快感上,她的重心不太稳,于是拼命夹紧肉棒,仿佛松开了就会掉下来似的。
    “老婆,宝贝……”“放松些,老公要操你到天亮。”
    蜜语不断蹿入耳中,黏湿的热情打在耳垂上。躺着后入的姿势令鸡巴埋得更深,她不自觉得露出兴奋的表情。
    好粗好大啊……
    男人感受到她的情绪,身下的肉棒又大了,于是挺起肉棒就往宫口里插,心爱女人的呻吟是他的加油剂。两人的分泌物乱作一团。
    “啊——老公,老公,老公……”
    睾丸挺立研磨着洞口,丈夫的性器不停地往里钻,钻到她心尖上去,撅起屁股挨操。他想要把她插坏,把她插到只记得自己,把她的阴道插到只刻印自己的形状。这女人,怎么能生得这么合他意?
    他双腿撑起,双臂紧紧抱住关诺,大掌揉捏她的浑圆巨物,身下的浊浪排空越动越烈,男人的身体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床吱噶吱噶响。
    “老公……逸哥,我要,到了...呜……”即将到顶之际,她绞紧肉棒,泄了一身。
    林启逸不禁咬紧后槽牙,臀部一紧,精关大开。
    完事后,林启逸将被子卷起来,卷成寿司卷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关诺抬头问。
    “这样暖一点。”
    “你,你出去呀……。”刚高潮完的下体黏糊糊的,精液射进体内,还未流得干净肉棒却还堵着她。
    “不要。”说好插你到天亮的。
    关诺撇撇嘴,行吧,也不是第一次。
    “呼呼……好冷。”
    “好冷吗?”关诺拉过林启逸的双臂,让他紧拥着自己。
    !
    刚做完,关诺身上散发着独特的荷尔蒙,涌入林启逸的心脏。
    活生生的大型暖宝宝兼人形香薰
    “好了……够了,我不冷了。”
    “你冷不冷我不知道?”挂你身上呢哥。
    “……”
    好吧,反正说再多还显得自己矫情。
    “我记得我们谈恋爱那会,你也是这样抱着我给我取暖。”林启逸干脆埋头嗦她的香软。
    “嗯。”
    “好香。”
    “噢,可能是香水的味道吧,我新买的,TF的白麝香。”
    “好好闻。”
    “你喜欢啊?那我把链接发给你哈。”
    她的下唇十分饱满,唇形也很好看。林启逸伸出拇指轻划她的唇部,鼻息喷洒在她的耳上。
    她从来听不懂自己的情话。
    “好爱你。”
    “……啊??”
    “我说,”林启逸圈着关诺,将她锁在自己怀里,轻声细语,“好爱你。”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求留言求收藏求珍珠。
    我咋觉得我留言数跟收藏数不成正比咧,各位不要白嫖啊orz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