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十章.篮球赛(校园篇)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林启逸觉得很烦。
    陈思敏的事让他暂时地有了些热度,其他校区的很多同学都慕名而来。
    他也很郁闷,他一直拒绝陈思敏的爱意,也没有收她送的任何一瓶水或者任何一份礼物。
    要是不喜欢人家还接受人家的好意,带给人希望的话,那就太人渣了  。
    尽管人人都说陈思敏很好看,成绩很好很有才华,很优秀。
    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什么好说的。
    比起这个,好像很久没见到关诺了。
    林启逸不是没注意过她。有几次打篮球的时候无意间撇到经过球场的关诺,想打招呼的时候人已经一溜烟地跑了。
    最近更是连影都没。
    倒也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就像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放学回家路上总有只向过路人讨食的流浪小猫,而现在,这只小猫不知去哪里了,
    令人忍不住在意罢了。
    他低着头思索,往球场方向前行——今天有音乐社和街舞社的篮球赛。
    待到达目的地时,终于又见到了那只小猫。
    “关诺?你怎么在这里?”上前打招呼。
    “我,我……”关诺支支吾吾地,“我来观战!”
    林启逸挑眉,并没有怀疑这个说法。
    “司徒也会来打,你是来看他的吗?”
    “呃……是。”才不是,憨批打球有什么好看的。
    关诺觉得最近跟林启逸说话越来越难了,原本只是不敢对视,现在莫非连话也不能说了。
    她低头搓搓手,又抿抿嘴才开口道:“要开始了,你快上场吧,我先去观众席了!”
    女孩儿脚底划了油似的逃走了。
    林启逸觉得奇怪,他脸上有什么吗?
    “司徒,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啊?没啊。”
    “噢。”林启逸揉揉脸,不太相信司徒的话,“关诺来看你了。”
    “……哦。”
    拜托,不是来看我的好不好,是你啊。
    关诺现在觉得刚才的自己很窝囊。
    她想起前几天图书馆女神的勇敢追求,不经意对她表示膜拜。
    约莫她这种人只能在电脑前打一辈子游戏吧。
    哎。
    “你叹什么气?”坐在一旁的室友对唉声叹气的关诺不解。
    “呃,没啥。”
    “那就好……我看你最近这几天都在吃泡面,还以为你饿傻了。”室友托腮,“天哪,林启逸好帅啊!”
    关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这才回过神来——比赛开始了。
    “嗳……你不是跟林启逸很熟吗,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谈恋爱吗?”
    “哪有……我跟他也没有特别熟。”关诺并没有回答后半句。
    “唉……不过我听说最近陈思敏追他追的厉害,天哪,要是我有这恒心,我早就去隔壁211了……。”
    “哦……”
    “所以我打赌,过一个月他们就交往!”“男神女神多配啊,我要是男的我也好想娶陈思敏。”“诶诶,你呢,你有没有什么想法?莫非你吃司徒×林启逸?!”“可以有诶,司徒虽然黑了点平时又沙雕了点,但是他和林启逸一个健气受一个温婉攻,天哪天哪天哪我可以!”
    “……”室友说了一大堆,关诺都没心听进步,从她说的男神女神就开始令她烦躁。
    她又想起前几天司徒跟她说的话。
    再不争取连渣都不剩。
    她搓了搓脸,将脸埋在手掌心里,没有抬头。
    如果可以,她也想成为陈思敏一般的女孩。
    勇敢,美丽,大胆追求。
    这种与生俱来的勇气和资本都是她所羡慕的。
    哎。忍不住叹了口气。
    室友妹妹见她如此颓丧,全当她累了。
    可没消停多久,她又大喊大叫了起来,
    “啊!”
    “咋了?”
    “林启逸摔了!”
    话音未落,关诺猛地抬头,只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也看不到林启逸在哪。
    “嗳,你怎么样?”司徒没敢碰,递给他一条毛巾。
    “没事,没怎么样,还能走呢。”而当林启逸想要站起来,“嘶——”
    “哎哟行了我的大少爷,您可先坐着吧。”
    “我没事,真的。”
    “司徒,先把他扶去医务室吧。”有人开声道。
    “哦,好……”司徒少华刚应下,余光扫到从观众席赶过来的关诺。
    “关诺,你来搭把手,帮我扶着林启逸。”
    “啊……啊??我?”
    “别吧,关诺是女生,抬不动吧?”
    “嗨,没事!关诺强着呢,一人打死十只老虎都不在话下!”司徒少华拍着胸口保证。
    “……”
    “还愣着干嘛?快点过来!”司徒向关诺挥挥手。
    “哦,哦哦哦哦!”
    关诺突然觉得自己像一只鹅,只会哦哦哦。
    她搭过林启逸的手臂,与司徒两人扶着他走去医务室。
    “嗳,行了,你慢点……”司徒和关诺将林启逸扶到医护室床上,环顾四周,校医室除了他们空无一人。
    “可能校医出去了吧?”林启逸觉得他们兴师动众了,“我自己在这里等吧,没事的。”
    “嗯,我也觉得,关诺你在这里陪着林启逸哈。”
    “啊?我?”关诺指着自己,不敢置信的样子。
    “嗯,就你。”司徒挤挤眼,暗示关诺。
    “哦哦哦哦,就我!”呸,再哦下去真变成鹅了。
    “……”林启逸无言。
    司徒给关诺竖起大拇指,意思叫她好好干。
    嗨,你俩本无缘,全靠我司徒少华一线牵。
    “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林启逸无奈又觉得好笑,他跟关诺并不熟,也不敢多麻烦她。
    “呃……没事!”她顿了顿,又补充,“司徒让我看着你,我也不好就这么回去,就当我完成任务吧?”
    刚说完她就想打自己一巴掌,神他妈完成任务,合着你当人家什么呢?
    “……”林启逸又被噎住了,行吧。他也不争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坐在床上的姿势有些许酸痛,于是想移动身子靠着。
    “你想干嘛?我来帮你吧。”关诺见状,积极地站起身来。
    “不,不用,没事……”
    “没关系,我小时候经常帮我爸扛米,拗得动你。”
    啪!关诺在心里自己给自己又打了一巴掌,神他妈扛米,你扛什么不好扛米??
    心好累,她的眼泪已经默默哭没了。
    “哈哈哈。”林启逸礼貌性笑笑。
    “哈哈哈……”关诺也跟着笑笑。
    随即,关诺俯身撑住林启逸的后背,抬起他的脚。
    这个角度林启逸刚好可以看到她的乳沟。
    “咳咳咳…”他想提示她走光了。
    “嗳,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喝水?”
    “……不是,你……”
    “怎么了?”
    “……”从小被教育尊重女性的他不忍让对方难堪,于是装作没看到地扭过了头。
    “呃,呃……我听你刚刚这么一说,你经常帮家里做事咯?”他随口一问,试图掩盖刚刚的尴尬。
    “是啊,我爸爸是白手起家,生我和我大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叁十多了,而且我爸爸是军人,”关诺替林启逸盖上被子,“所以我们家管的挺严。”
    “哦……”林启逸不愿直视对方,但余光还是瞥到了她替自己弯腰盖被子而垂下的酥乳。
    “哈哈哈,我妈管我也管得很严。”有意无意地找话题,“我小时候也经常帮她做家务,买菜做饭什么的。她还很抓细节,比如写字啊,读英语的口音啊什么的。”
    “哇,怪不得你写字这么好看。”
    “哈……有吗?”
    “有啊,我就特别喜欢写字好看的……呃,不是,我不是说喜欢你,我意思是……就是写字好看的人嘛,我觉得特别有魅力又特别有气质……我也不是说你特别有魅力,不对,你是特别有魅力,但……不对不对!我是说……”
    这一天一定是关诺最口齿不清的一天。
    呵呵。人类迷惑行为大赏+1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启逸绷不住,开怀放声大笑。
    “……”
    “哈哈哈……抱歉,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林启逸单手托腮,不想让她尴尬,于是对她眨眨眼,帮她圆话,“我也知道我很有魅力。”
    ………………
    关诺被电到了。
    呜呜呜呜呜你就是特别有魅力我就是好喜欢你呜呜呜。
    “请问可以帮我买瓶水吗?聊了这么久,有些口渴了,到时候我让司徒还给你。”
    “啊…啊啊啊啊?你说什么?!”她难以置信,这是什么,变相送水吗,这不是陈思敏的剧本吗!
    “啊,不可以吗?”
    “不……不对!当然可以!我,我现在就去!”
    林启逸捕抓到她脸上出校医室时最后一排绯红。
    这人还挺可爱的,跟她聊多久就脸红多久。
    ————————
    求珠求评论。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