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十一章.死亡芭比粉(校园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诶诶诶,你们今天看到陈思敏擦的口红了吗?好显气质好显白啊!”
    “看到了看到了,不愧是她,人好看涂什么都好看。”
    “所以说不是口红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她的室友们你一言我一句的针对陈思敏口红的发言进行唇枪舌战。
    关诺却只觉得吵闹。
    叽叽喳喳的,像几只打鸣的母鸡。
    她卷起枕头盖住脑袋,默默背单词。
    而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响起。
    她烦闷地捞起放置于床头的手机,心烦意燥地点开信息栏。
    【出来吃饭。】
    于是她起身,随便抓起一件外套,扣上一顶棒球帽穿上人字拖出门。
    ……
    “嗳。”街边麻辣烫,靠马路的座位上一名身穿警服,面容清秀的男子向她摆摆手。
    “关治。”关诺踢踏着人字拖走去,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还未落座,关诺就被对方用筷子当头一敲。
    “你现在是不是飘了,顶爸妈嘴不说,连我都直呼名了?”
    “哎哟!”关诺摸摸被敲疼的部位,“有什么关系?小时候我们不都这样吗?”
    “我先不说这个问题,妈要被你气疯了,你知不知道?”
    “行了行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比起这个,不是说吃饭吗,饭呢?”
    “……”关治虽不满她对自己叛逆的不作为,却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刚点了,你要多少小米辣?淮城的口味太淡了,也就这家麻辣烫好吃点。”
    景沙是一座处于南方地带,口味却是全国一等一的重,人均无辣不欢的城市,而淮城却相反。以至于关治得知关诺考了淮城的学校后,反复多次强调关诺一定要多带几瓶家里做的辣椒酱。
    “能要多少来多少。我在这里待久了都怀疑我味觉失灵了。”毕竟对于景沙人来说,不吃辣的人就是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了。
    ……
    吃饱喝足后,关治送关诺回寝的路上。关诺注意到一间美妆店。
    “……”她盯着招牌,想起早上寝室里讨论的话题。
    “大哥,我先买点东西。你要是忙就先回去吧。”说完就走进店里。
    “……?”关治不解,但也跟着进去了。
    关诺拿出一支试用口红,在手臂上涂涂画画。
    “欸,在你们男生眼里……女生涂什么颜色好看?”
    “……………………关诺。”关治双手抱臂,黑下脸来,“你不要告诉我,你谈恋爱了。”
    “没有!绝对没有!”关诺连忙摇头否认,“怎么可能的事!不可能!不会的!”
    “没有?我劝你实话实说。”关治脸色更黑了,“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没有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关诺觉得头都摇掉了,“真的,你信我,你看我这样,谁喜欢?”
    “……也是。”关治如释重负。
    “……”这会轮到关诺不高兴了,你这谁娶了我谁倒八辈子霉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哪个色号好看?”
    “……这个吧。”关治从另一个柜台拿起一支粉不粉紫不紫又不玫红的颜色。
    “挺粉嫩的,适合你。”
    “噢。”关诺没懂关治嘴里适合的意思,但她大哥是直男,林启逸也是直男,品味应该差不太远。
    “……”关治盯着她,欲言又止。
    “爸妈是不是真的不给你寄生活费了?”半晌,才问出一句话。
    “是啊,怎么了?”而关诺却镇静自如,仿佛没有生活费的不是她。
    “……”关治睹着才到他胸口的关诺,无言以对。
    “没事,”他拍拍关诺的肩膀,道:
    “我会帮你的。我现在当实习警察一个月有千几,每个月我都给你汇生活费,不够就跟我说。”
    关诺抬头,对上她大哥坚定不移的眼神。
    顿时觉得酸涩,她搓搓鼻,嘴硬道:
    “说那么多废话,叽叽喳喳,跟个娘们似的。”
    ……
    关诺回到学校,就攃上新买的唇膏。
    瞬间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有没有,天哪,原来有气场就是这种感觉。
    她仰首朝天,仿佛身处维密秀现场。
    “关诺!”一把熟悉的声音叫住她。
    转头一瞅,是刚打完球的林启逸和司徒少华。
    天助我也!
    关诺特意迈着小碎步向他们走去。
    “……你,你怎么涂口红了?”司徒少华从远处看到她就觉得哪里不对了,待她走近才知道原因。
    “噢,刚买的。”关诺抿嘴掩饰她的不安感,在心里祈祷。
    拜托拜托拜托拜托一定要说好看啊!
    “好难看啊。”
    这四个字像是晴天霹雳地打在关诺上,又犹如钉子,钉住了她的腿,她尴尬得动弹不得,心底像是被撕裂般疼痛,丹唇悬在半空中,想要辩解什么却又觉得无力。
    “我……”半晌才挤出一个字。
    “这个色号显得你好黑啊,人不人鬼不鬼的。”
    她抬眼,发现刚刚发话的是司徒少华,这才放松了些,却因为是在林启逸面前,还是觉得不自在。
    关诺悄悄地瞄了他一眼,瞅见他皱眉的样子。
    原来他也是这么想的呀。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只是自己犹如一只跳梁小丑般可笑。
    她心里有很多很多委屈涨潮般涌上心头,眼眶也湿了大半。
    可她只是垂下了头防止眼泪滴落,不想再为自己争辩些什么。
    正想也附和着司徒的话缓解尴尬的场面时——
    “我觉得很好看。”
    “!”如同迷失在海洋的渔夫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找到灯塔般,她的情绪直线上升。
    “我就觉得很好看,挺可爱的。”林启逸认真地。
    “啊?拜托,你……”
    “就是很好看。”林启逸打断司徒的话,“每个人的审美都不同,我就是觉得很好看,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去否定人家。”
    “……这……”司徒少华被呛得哑口无言。
    “你不要在意他的话,”林启逸拍拍关诺,“你今天很好看。”
    “我们先走了,不然等下食堂要关门了。”林启逸对关诺笑笑,阳光打在他清隽的脸上,如春风般抚慰人心,像阿尔卑斯糖在嘴里融化的味道。
    她的心脏停了一拍。
    完了,要彻底裁在他手上了。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PS:打鸣的母鸡这个梗出自韩剧《搞笑一家人》(无法阻挡的high  kick)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