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叁章.那你教我打篮球(校园篇)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关诺觉得刚才亏大了。
    她回想起刚刚自己鬼哭狼嚎那样儿,心已经凉了半截。
    没想到一开头就失态了。
    哎,做兄弟实锤了,早知道刚刚多揩几下油。
    她摸着黑,欲哭无泪地靠着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缩到司徒旁边。
    “你刚刚去哪了?”
    “……”
    “咋了?”
    “没怎么,只是突然对人生失望了。”
    司徒耸耸肩,权当她被吓傻了。
    “哎哟,我看你这怂样,早知道不带你来了。”
    “早该如此。”
    司徒司徒,八卦之徒,他好奇地问道:“那你跟那位有什么进展吗?”
    “……我觉得我俩要做一辈子好兄弟了。”关诺欲哭无泪地回答他,无力地捂了捂脸。
    “……”司徒拍拍她的肩,用眼神示意她——
    没事,兄弟,要坚强。
    “哎呀,这里有两条路呢。”
    “那怎么办?分组吗?”
    “分组吧。”司徒同意前者的说法,“我跟你们,关诺你去那组。”
    司徒指指林启逸的方向,向关诺挤挤眼,将她推出去。
    兄弟,加油!
    “……???”关诺被推了个措手不及,快要站不住脚——
    却跌进一个温热的怀里。
    她后退了一步,身体平稳后,抬头对上一双清澈深邃的明眸。
    “……对、对不起……。”
    “没事儿。”林启逸对她礼貌地淡笑。
    “你很怕鬼吗?”他俯下身询问。
    “没、没有啦……哈哈哈哈。”有,非常怕。
    “哦……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玩这些。”
    “没有……我这个人还挺喜欢追求刺激的。”有,我这个人一点都不喜欢刺激。
    “那就好,我还怕你受不了。”
    “哈哈哈哈……”我现在就受不了,我现在就想回家。
    他俩在人堆后面,一路上聊着,进入下一个房间打开门的时候从天而降一具假尸。
    突如其来的假尸也把林启逸吓得打了一哆嗦,缓过来后,他踹踹躺在地上的假尸,
    “这还挺逼真的。”
    “……”
    “关诺?”
    “……”
    林启逸扇扇关诺失焦的眼神,后者的嘴角还挂在半空。
    她的脸色已变得苍白。
    他摇摇她,得不到回应。
    ?
    不是真吓傻了吧?
    “关诺!”他大声地叫唤她。
    “啊!”
    关诺的反射弧回到正轨,她注视着林启逸,回想起刚刚掉落尸体的瞬间。
    “啊啊啊啊啊啊!!”
    啪——
    她囔囔着,顺手打了林启逸一巴掌。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不是我杀了你呜呜呜呜救命救命救命!!!”随即一阵风似的逃了。
    ………………
    林启逸和其他同学解了房间的谜题,与大伙汇合。
    “这个鬼屋也不是很恐怖嘛。”“就是就是,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恐怖而已。”“解密也做的不是很好,真是没挑战。”
    一个接一个唧唧喳喳地高谈论阔。
    林启逸实在兴致不高,他摸摸刚被小姑娘扇过的脸,觉得还蛮对不起人家的。
    因为是他提出叫关诺出来玩的,但倒也真不知道她会怕成这样。
    他四处张望,没有找到那个矮他两个头的女孩。
    “关诺呢?”跑去问司徒。
    “啊?不是跟你一组吗?”司徒瞪大了眼,反问他。
    “没有……她被房间里的假尸吓跑了,我以为她去找你了。”
    “……没有啊?卧槽,她不会还在里面吧?”
    “……”林启逸踌躇着,又很快做出决定,“你们先回去吧,我去找她。”
    “哦,好……”
    ………………
    关诺躲在走廊角落里。
    她蜷曲着卷成一团,双腿哆嗦,脸吓得煞白,紧闭着双眼。
    广播还放着似佛教念经的诡异音乐。
    诡异的气氛如搡年糕般咚咚咚地敲打她的脑髓,恐惧的藤蔓逐步攀上全身,压抑紧紧缠绕,她顿时觉得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
    脑内闪过一片白光,载她穿梭回到叁岁半的童年。
    那时候全家去乡下度假,她和一群小朋友玩捉迷藏,莫须有的好胜心令她躲进一间废弃的屋子里。
    漏水的茅房嘀嗒嘀嗒,灰尘透过小窗台映射的阳光飘散在空中,小孩子独有的第六感对这死气沉沉的屋子感到不对劲。
    她想出去了,大门却锁上了。
    她拍打着房门,用尽全身吃奶的力气拍打,打不过就哭,边哭边打,哭的越大声就拍的越用力。
    哭累了,就蹲在地上,头埋在臂弯里,因为这样子冤魂鬼怪就找不到她了。
    一直被关到傍晚,爸爸妈妈和村长才找到了关诺。
    后来关诺连着高烧呕吐了好几天。
    再后来,奶奶帮她叫了魂才退烧,听乡里乡亲说,原来那间屋子死过人。
    ………………
    又是那道光带她回到现在。
    她学着小时候的样子将头埋住。
    可她长大了,她知道这只是掩耳盗铃。
    在耳边徘徊的背景音乐是长发女鬼修长的指甲,刮着她的心脏,指甲镶进肉里,烙出一道红痕,再将它划破。
    ……怎么办。
    谁都好…
    快……
    不知是不是蹲久了,她好像产生了幻觉。
    她好像听到了脚步声。
    啪嗒啪嗒的,急促又连续。
    “关诺——”
    不会是小薇爬过来找她了吧。
    她颤抖得更厉害了,两排牙不断地打嗦,眼泪涌出眼眶。
    “关诺——!”
    “关诺,你在这啊?”
    林启逸气喘吁吁地,他顺过气后半蹲下来,俯视着缩在角落的关诺。
    “你、你别过来……”片刻,女孩才微微地憋出一句话。
    “……啊?”
    “不是我杀的你,是你哥你爸,你不要过来……”她打着哆嗦,紧闭双眼。
    “噗。”林启逸扑呲一笑,又咳嗽掩盖尴尬,“我不是小薇。”
    “……”
    “你好好听听我是谁?”
    “……”关诺从臂弯里抬起眼睛,半遮半掩仰视他。
    “来吧,”林启逸对她伸出手,“牵着我,咱们一起出去。”
    “……”
    “没事的。”他伸得更近。
    “嗯……”小动物般的嘤叮。
    他的手比她大得多,一把就能圈住。手牵手的温热触感在她心里荡漾着甘美醇甜。
    来到室外后,人都已经走光了。
    司徒给林启逸发了条消息。
    【出来了吗?】
    【出来了,我送她回去。】
    一旁的关诺双手掩着面,似在平复情绪。
    “……你没事吧?”林启逸走过去她的身边,递给她一张纸巾。
    她昂首,眼中周围的红肿蕴含着秋波,泪滴似落叶缓缓掉落。
    “……没事。”她伸掌抹掉泪珠,吸了吸鼻子。
    “……抱歉,我真不知道你怕鬼。”
    林启逸是真后悔了,毕竟先约人家的人是他。
    他懊悔地挠挠后脑勺,没惹过女孩子哭的他措手无策。
    “没事。”
    “……你生气了?”担忧地问。
    “没有……真没有……我只是……”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生气是有的,不过不是气林启逸。
    是气自己。
    这种破密室都能吓哭,你有没有用啊。
    “……”
    “……”
    氛围很尴尬。
    小径上静悄悄的,将尴尬放大了。
    “……我、我请你吃饭吧?”他想赔礼道歉。
    “不用,没事的,我自己缓缓就好。”可是说完后又重重地吸了吸鼻子,一点都好不起来的样子。
    “那、那我请你吃麻辣烫?”
    “……”
    “要不、我帮你做作业?”
    “……”
    烦不烦那!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静。
    关诺本就烦躁的心情被瘙痒后更是火上浇油。
    “那你教我打篮球。”
    “……啊?”
    “我说,”关诺哀怨地瞄向别处,可重复的时候,说到后边音量逐渐骤减,“你教我打篮球。”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林启逸:你打了我一巴掌,我还教你打球,委屈噢。
    关诺:……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