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她喜欢你吧?(校园篇)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淮城已经进入冬天了。
    阳光打在身上,带着一丝紫檀香。
    树叶沙沙地摇晃,随着微风轻轻起舞。
    但女孩的心绪并没有这么平和,她背着运动型的斜挎包,蹲在街角的电线杆下。
    他与她约好,这个周末去学打篮球。
    “关诺!”
    男孩修长的身影被阳光拉长,白净的气质与和煦的氛围相得益彰。
    “暧。”她回应。
    “等了很久吗?”
    “……没有,我刚到。”她揉揉发酸的腿,若无其事地摆摆手。
    “噢,”林启逸笑笑,“我还叫了童亦名……就是我室友。”
    “哦……哦……。”
    “怎么了?”
    “没……”
    ……
    待到达篮球场,一位身穿篮球服,跨着工装裤,脸上写着玩世不恭四个大字的男生向他们走来。
    “哈,林启逸,来的正是时候,我成功占到一场地。”
    童亦名向林启逸身后撇了撇,眯眼道:“你不就是……司徒那谁?”
    “……”“我跟司徒只是好朋友……”
    “嗨,我知道我知道,司徒对女的又不感性趣。”
    “……”
    这人……我怎么感觉他其实是在说我不够异性缘呢!
    关诺并不习惯应付自来熟的异性,微微皱了皱眉,在心里吐槽道。
    一旁的林启逸察觉出她的不自在,推了推童亦名,
    “行了,球呢?你带了几个?”
    “俩。够用了吧?”童亦名被林启逸推着走,不解他的行为但也没有多想。
    “行,那你自己打着先。”随即,他又往后叫了声,“关诺!”
    “啊,啊……”
    “你哪个部分不会?”
    “投、投篮吧……”
    其实她想说她哪个部分都不会,她压根就不会也不想打篮球。
    她只是想追星,嘻嘻嘻。
    “好……你就微微往下蹲,然后对着蓝框,把球扔上去就可以了。”语罢,林启逸就着说明做动作。
    “你投一个看看。”他将球扔给关诺。
    于是她照着刚刚林启逸说的意思,葫芦依样。
    但不中。
    “啧,你脚分开点,不然很难找手感。”
    “哦,哦……好。”
    “不行,你这次又分的太开了。”
    他扶着关诺,轻轻踢了踢她的脚,找到一个合适的距离。
    “行了,你这样试试。”
    “好……”
    还是不中。
    “你多投几下吧,多找找角度和手感就好了。”
    “哦,哦……”
    小小只的女孩往上跳的时候,胸部上下摇晃,汗滴划过她的泪痣从脸颊流下。
    他忍不住想笑,生疏的动作令她看起来十分笨拙。他回想起来一起去密室的那天,关诺紧紧抱住他的手臂,那两团浑圆传来的温感撩动着他的心脾,以及她缩成一团蹲在角落哆嗦的样子。
    哦,还有校医室那天,俯下身露出的乳沟和帮他抬脚时胸部垂下的样子,
    好吧,他确实有男生那种莫名其妙的保护欲和低劣下贱的黄色思想。
    这女生还是很可爱的。
    砰——
    思维飘到远处的林启逸,不留神就被砸到了。
    “啊!”
    关诺懵圈了,这人怎么不知道躲开呢?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
    “不……没事。”
    “啊……我,要不我给你去买片创可贴……”
    “不,不用了,真没事。”他摸摸被砸到的部位,没有计较。
    反而因为女孩儿跑过来时那两团软糯的蠕动——
    他的脸上泛起一片微而不易被察觉的潮红,逞强道,
    “咳咳。你先自己练吧,我去喝口水。”
    不能再看了,再看就太失礼了。
    林启逸在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他的眼神还是不自觉往那两团去瞄。
    他回到休息区,递给刚来的童亦名一瓶脉动。
    “……林启逸,我总觉得司徒那朋友有点眼熟。”童亦名眯眼,盯着她不放。
    “关诺?因为她和司徒玩的很好吧。”
    “不是……就,感觉是在哪里见过她,又不太清楚……”
    “……”林启逸并不想再看她,可是因为童亦名的话,他的视线再次被吸引。
    “嗯……”
    “你、你想起来了?”
    “嗯……我觉得……”童亦名点点头,缓缓开口道,
    “她的胸,好大。”
    “…………………………”
    啪!
    “哎!你干嘛打人啊!?”童亦名揉揉被打疼的部位,埋怨。
    “你不要关注一些不该关注的东西行不行?”
    “啧啧啧,你还好意思说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死盯着她的那边,盯得眼都直了!”话说到“那边”的时候,童亦名还挺起腰在胸前作出托乳的动作。
    “没有!”语毕又揍了童亦名一拳。
    “你何必这么着急否认?食色性也,就像女人看到腹肌会流口水,我们男人看到大胸直瞪眼,这是很正常的嘛。”
    “……那你也不能耍流氓。”他并不想认同这种说法,甚至觉得可气。
    “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不过我是说真的,她有点眼熟。”“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不知道就不要想了。”
    “哎哟,说几句而已,要不要这么护短啊宝贝。”
    林启逸决定不和童亦名再恶心下去,他捡起石凳上的矿泉水,递给关诺。
    “谢谢……”
    “啊!我想起来了!”童亦名目光骤变,惊呼,“你是弯仔码头,X战队新晋的成员,是不是!”
    “……”
    听到如此,关诺颇有种掉码的尴尬。
    “你在胡说些什么。”旁边的林启逸皱眉嫌弃,他的室友总是说些不合时宜的话,早知道不带他来了。
    “弯仔码头啊!”“X战队你不知道?某FPS里,连获市际赛冠军的那支。”
    林启逸挑挑眉,他不是不知道童亦名嘴里的某FPS是哪部游戏,那游戏曾经风靡一时,细细想来他也玩过,但因为难度略大,升级慢,就没再玩了。
    “……”关诺扯了扯嘴角,努力逼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自然,“哈哈哈……”
    “天哪天哪天哪,原来你就是弯仔码头,我要晕了,林启逸快帮我按人中!”
    她现在san值掉了一地,原来被认出来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场面壮大。
    小心翼翼地偷瞄林启逸的反应,却对上了他的视线,她连忙缩回去,转眼又听见对方开口道:“原来你是职业选手?”
    “……哈哈哈……”拜托你关注点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她后悔了,高中的时候喜欢吃湾仔码头的水饺,就随便乱取的游戏名,现在不想取别的就沿用了,没想到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还挺尬,像个莫名其妙的速冻食品销售现场。
    “欸,林启逸,过来跟我打个比赛啊。”
    “就我们?”
    “不然……弯仔码头也不会打啊……”
    “你让人家就在一旁看?不太好吧。”
    “那也是……那、弯仔码头和你一起咯。”
    ………………拜托大哥你不要再叫我艺名了!关诺被尬得脸都绿了,她用余光偷偷瞥着林启逸,见他没什么反应才松了口气。
    “没事……我在一旁看也可以。”
    “啊,可是……”
    “没关系,我也不会打,看看就行了。”她走到休息区,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在意。
    “……”林启逸凝视着她,心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林启逸,接球!”“你来进攻。”
    “哦,行。”
    [休息区]
    她坐在石凳上,双手托腮,注视着球场上动作流畅的那个男生,清爽,干净。
    微风轻轻拂过她的心,触动她的荷尔蒙。
    呜呜呜会打篮球的男生好帅啊!
    关诺顿时觉得自己很粗俗,可是没有办法,其实女生为什么会喜欢打篮球的男生,不就是图他又帅又高还壮吗。
    看着他穿着球衣背心与防晒袖套时胳膊露出的肌肉线条,哦吼吼,那才是男生的绝对领域啊!
    她现在有个危险的想法,就是想捏捏他的屁股是不是也跟他的皮肤一样嫩。
    正当她陶醉的时候,一颗圆咕隆咚的球体朝她飞来。
    咦,怎么天突然变暗了?
    砰——
    关诺,卒。
    傍晚,夕阳缓缓下沉。
    叁人回到校门,准备道别。
    “抱歉,结果最后还是我们两个在玩。”林启逸挠挠头,觉得自己有些失约。
    “没事没事,我也玩的挺开心的……”“好啦,我要走了,我、我论文还没写完呢,就这样吧,再见!”
    “这女生挺奇怪的,”童亦名凑到林启逸耳边,“她也就刚开始投了下篮,怎么说自己玩的挺开心?”
    “……”林启逸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逐渐走远的关诺,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忸怩不安。
    “……喂,”童亦名拍拍他的肩膀,用下巴努努关诺的方向,“她喜欢你吧?”
    “啊?”
    “我和你聊天的时候她有偷偷瞄你,而且刚刚在球场咱们打比赛的时候,她死盯着你。”童双手揣兜,耸耸肩膀,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我敢肯定,她喜欢你。”
    ……
    关诺回宿舍路上,恰好经过大舞台。
    她瞧见司徒正在摆弄音响,布景。
    “司徒。”关诺向前,“你在干什么?”
    “噢,我在布置舞台。”
    “元旦晚会还有好久吧?”
    “我想快点弄好,”司徒顿了顿,“社长不肯帮我,林启逸说要考研,没有空,我只能自己弄全程。”
    “……其他人呢?”
    “他们不肯。……也是啦,作词又作曲的,太累了。”司徒无奈地。
    “……”关诺垂眸,她回忆起高中的时候,初次站在台上的司徒怯懦的样子。
    唉,终是不忍让他自己来。
    “行吧。你把曲子给我,我来作词,我和你一起上。”
    —————————
    关治:你还说你没有谈恋爱!我拱了二十一年的猪啊啊啊
    关诺:……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要珍珠和收藏。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