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十六章.雨天留宿二(校园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随他上了楼,开门进屋。
    屋子里黑乎乎的,伴着一闪而过的雷光才照亮了些。
    “你……你家人呢?”
    “我妈上夜班。”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附身问她,“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那也没办法,我都跟你上来了。”女孩如此答道。
    可以,还挺狂。
    他挑了挑眉,没再接话,将客厅的灯打开后便回了房。
    关诺四处张望,她还是第一次到异性的家。
    嗯……就是普通的老城区旧楼房。
    她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余光却桌旁的相框照片吸引。
    一大一小的两兄弟。
    哥哥笑得明朗,弟弟只是咧咧嘴。
    哥哥明显比弟弟高半个头。
    她瞧着有些眼熟。
    片刻,一块布料从天而降,遮挡住她的视线。
    “这是什么?”她把那布料从头顶拉下来,玉指捏了捏,是他的短T和短裤。
    一件印着adidas的纯白T。
    见他打球的时候穿过几次,于她来说有点长。
    “你总得洗个澡吧?”他指了指关诺身上湿透的卫衣外套和衣裳。
    “就,就在你家?”
    刚问出口,关诺就觉得自己有点蠢。
    果然,林启逸正在用一副你别是个傻子吧的眼神与自己对视。
    她有些不乐意了。
    怎么这人不见两个多星期就对自己的态度变了这么多?
    咬咬唇,垂着眸,灰头土面地走向浴室。
    身后传来林启逸闷笑的声音。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逗女孩子玩还能这么开心。
    ………………
    洗好后,咬咬牙还是套上了他的衣服。
    有洗衣粉和阳光的气味。
    还有一点清爽。
    好像上次密室逃脱的时候,他身上也是这个味。
    忍不住又嗦了一口。
    哎,再吸就是变态了。
    她走出浴室,却没见到林启逸。
    也许在忙自己的事吧?
    她没有太在意,与他保持距离反而令她放松。
    她拾起刚刚的相框。
    照片上的男孩确实很眼熟,但她不记得是谁了。
    “那是我哥。”
    她转身,瞧见林启逸端着两碗鸡蛋宽面。
    一碗全熟鸡蛋,一碗半熟。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哪种,”林启逸顿了顿,又浅笑,“女孩子还是少吃生冷的东西比较好。”
    他把全熟的那碗推给关诺。
    “谢谢……”
    她还不适应突然变得温柔的林启逸,决定不再去看他,埋头吃面。!
    卧槽,好有嚼劲。
    与其他单有嚼头没有味的宽面不同。
    她想起以前奶奶做的手工面,也是这个感觉。
    “你这团面是在哪买的?”
    “?”林启逸抬眼,半晌才回答,“没得买,我自己弄的。”
    “你,你还会弄这些?”
    “嗯,我妈工作很忙,家里很多时候都是我做饭。”
    “哦……”
    他看着大口嗦面的关诺,不禁为她担心。
    她吃东西会不会噎着?
    “好吃?”
    “唔…号次。”
    听她口齿不清的样子,林启逸想笑,可他又忍住了。
    可他又其实很喜欢看别人吃自己做的食物。
    很有成就感。
    他想起在鬼屋那天被吓得鬼哭狼嚎的她,绷不住笑了。
    他笑得浑身颤抖,引起对面人的注意。????
    什、什么意思
    这是在笑自己吃相难看吗?
    关诺第n次在林启逸面前感到无比自容的尴尬。
    于是她吞下前一口面,开始故作斯文地吃。
    林启逸笑够了,再抬眼看看她。
    哦,开始装斯文了。
    含珠唇上下律动,很饱满,很好看。
    让他禁不住地想,
    和她接吻会是什么感觉?
    他撇撇嘴,完全不觉得是自己失礼的错。
    反而觉得她没刚才可爱了。
    “你刚刚说……你有个哥哥?”关诺被他盯得发寒颤,找话题支开他的视线。
    “嗯。”林启逸垂眸,没有多高兴致。
    “那……他现在在哪?不跟你一块么?”
    “……他现在在淮城读书。”
    “哦,那他周末也不回家啊?”
    “……”林启逸叹了口气,正经道,“我爸妈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啊……”
    “我哥哥跟了我爸走,然后……我就没有跟他联系过了。”
    “什么?他来淮城没和你联系?”
    “有……那时候我高二,我想这么久了跟他也没有话题可聊,就以在家学习搪塞过去了,结果到现在也没见过几次面。”
    “哦……”
    “我记得你说过你也有个哥哥。”
    “是啊。……我俩从小就打架,现在也是。”
    “哦,我哥哥就不会,他有什么好东西也都先让着我。”
    “……”行了行了知道你有个好哥哥了。
    “那你就打算就这样?也不跟他联系?”关诺忍不住好奇问。
    “嗯。”
    “……”
    “怎么了?”
    “我是觉得,一段缘分错过了很可惜。”
    “……”林启逸抿抿嘴,低头思索。
    一段缘分错过了很可惜?
    那我呢,我在她心里是什么?
    一段缘分都不算?
    所以错过了也没关系?
    “那我呢?”半晌,他才开口问到。
    “啊?”
    他绕过饭桌,坐到关诺旁边,只身靠近她,将她囚禁在墙面和自己之间。
    “我是什么?”
    “你……?是……是朋友吧……”
    “哦?”
    他抱起关诺,托着她的臀,将她扔到沙发上。
    “啊!”“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他用指尖刮刮关诺的鼻,掌心摩挲她的脸。
    关诺被激得直起腰来,却被他压过去,
    “你别忘了,这是我家。孤男寡女,成年人了,好好想想我要做什么。”
    闪电劈过,窗外响起一阵轰隆的雷声。
    “你不会。”
    她没有怕他,眼眸更是直勾勾地盯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妹妹,男人都是两面性的。”
    “你就是不会。”她的音量骤减,语气却非常肯定,“我认识的林启逸不会这样。”
    “……嗯?”
    “我认识的林启逸谦卑又温柔……是个十分优秀的人。”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你有!”
    关诺咬着唇,眼神坚定地睹他。
    坚决又好委屈的样子。
    ……他终究是被打败了。
    “抱歉,”林启逸放开她,替她整理好被他弄乱的头发,“对不起……。”
    “没事……”
    “我……”
    “没事,我没往心里去,”她别过头,双手抵住他的胸膛,“你不用在意。”
    ………………
    冷雨夜,雨滴落下,敲打暧昧男女的心。
    他们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
    各怀心事。
    清早,林启逸送关诺回了女寝。
    “衣服我帮你洗了再还你吧。”
    “哦,行。”
    他没有直接离开,望着关诺的背影。
    直到她给他回复——
    【我到宿舍了,谢谢。】
    林启逸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耻了。
    她的脸很滑,像新鲜的豆腐一般,
    所以,昨晚他在房间里尻了一枪。
    那时候他的脑子里都是她,
    翘臀,檀口,春盎双峰。
    相比于他又小小只的,头发蓬蓬的,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眼尾弯曲,泪痣随其微微挤压的样子。
    不得不说,关诺是他喜欢的类型。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珍珠  收藏  留言  冲鸭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