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十九章.初夜HHH(校园篇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寒风呼过,带着烈阳的气息。
    女孩怀里揣着一瓶宝矿力,在树荫底下猫着。
    向她走来一个相貌隽秀、套着篮球衣的男孩,接过宝矿力,对她道:
    “下午还要回公司么?不是已经比完了吗?”
    “嗯,回去开小会啊。”
    “噢,那你今晚来上次的便利店找我。”
    “哦哦。”
    “……给我带份晚餐?”
    “好啊。”
    他笑着揉乱她的头发,很喜欢她现在温顺的样子。
    自校医室后,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一个月过得很快,期末、论文、比赛等等鸡飞狗跳的琐事犹如走马灯般一闪就过去了。
    学生时代最开心就是放寒暑假的时候,他们有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尽情挥洒青春。
    关诺没有回景沙,职业选手的她要留在淮城待命,于是趁着空档来看林启逸打球。
    而远处的童亦名对这种令人作呕的爱情戏表示不解。
    “呕。”待男孩回到球场,嫌弃道,“林启逸你好恶心。”
    林启逸冷了他一眼,没接话。
    后者则盯着逐渐走远的关诺,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拍了拍林启逸的肩膀,
    “诶,你跟她做了没?”
    “……啊?”
    “做了没啊,她这么有料。”边说边在自己胸前比划着圆形。
    “啧,你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子里全是黄色料子好不好。”
    “切,我就不信你没有想过。”童亦名摩挲着下巴,抿嘴道:
    “我跟你说,这种类型的过两年最抢手,又纯又欲,在床上最听你话,还不会反抗。”
    话音未落,林启逸就举起手作刀状,要劈他的样子。
    “啊!救命呀~林启逸要砍我~少华哥哥救我~~”
    后者矫揉造作地跑了。
    ……
    淮城冬季的白天很短,才五点多太阳就下山了。
    而关诺开完小会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
    她随便套了件高中的校服,到街边的沙县买了碗肉片汤面,走进那天雨夜的便利店。
    “小姐,要什么?”他散漫地眯上眼,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我是来送饭的。”
    “只是来送饭的?”
    “嗯……”关诺抿抿唇,眼睛不敢与他对视,“你还想干什么?”
    “进来吧。”林启逸淡淡一笑,拉开收银台转角的小门。
    “我十点多就可以交班了,你在这坐会,等等我。”说完又拍了拍她的头。
    “哦……”
    少焉,一位老妇人提着一筐购物篮结账。
    老人难免鸡贼,买单时一定要对对小单和价格。
    林启逸倒也有耐心,向老妇人一遍遍介绍打折优惠和满减的商品。
    她倚在墙上的角度可以很清晰地欣赏他的侧颜。
    面带温文又如沐春风的样子。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约莫就是这个样子吧。
    她擦擦嘴边不存在的口水,暗笑。
    “你在干嘛?”还没等关诺有任何反应,林启逸就将她从胶凳上提起,抱进怀里。
    “啊,啊?没干什么啊……”
    “那你笑什么?嘴角快咧到头顶了知道吗?”
    “……”没有啦,笑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而已。
    关诺当然没胆说出来,但她的嘴角微微卷起一点弧度,被他捕捉在眼里。
    “不说?不说就挠你。”
    林启逸故作凶恶,手抵在她腰上抓痒痒。
    “卧槽,你别……哈哈哈哈”
    “嗯?说不说,你不说我就继续了。”
    他将关诺环起来,挠腰,脖子,一处都不放过。
    “哈哈哈哈……你,你……嗯~”
    他的热气呼在她的耳上,恰好撞到她的敏感点。
    她不禁娇鸣了一声。
    “……”
    “……”
    林启逸放开她,帮她整理好衣容。
    “咳,”他装模作样地咳嗽,脸上浮起微微红晕,“不玩了。”
    “……”又不是我要玩的。
    关诺自知刚刚的失态,在心里暗暗吐槽。又搓搓手来掩饰尴尬,低眸。
    却瞥到他胯下的微肿。
    ……
    直到林启逸的交班时间,两人一直处于尴尬的气氛。
    “走吧,上我家。”换好便服的林启逸向关诺挥挥手,帮她打开门。
    “好…”
    随他上楼,进屋,开灯。
    还是那个旧楼房,相框照片还摆在原位。
    “你妈妈呢?”
    “上夜班。”
    “你妈好像一直上夜班。”
    “嗯,她很忙。”
    “那你经常一个人在家?”
    “是啊。”林启逸向她挑挑眉,“你要是不介意,也可以天天来我家。”
    “可以啊。”却得来意外的答案。
    “我跟你说,这种类型过两年最抢手。”
    脑海突然飘过这句话。
    “不行。”他下意识地否定。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林启逸将上次的阿迪纯白T扔给她,“我去洗澡,你去我房里把上次你睡过的被子枕头拿下来吧。”
    她接过白T,撇撇嘴,听他的话进了房间。
    倒也不是不想让她过来的意思,那句否定压根就不是对着她说的。
    童亦名本就是个玩得开的人,说的话也不过脑子。
    但他就是不爽,不喜欢别人惦记着自己碗里的食物的滋味。
    就像之前见到她和关治打闹一样,就是不喜欢这种感觉。
    花洒的水沾湿他的毛发从上往下流过,模糊他的视线。
    他将水温调低,对着那处降温。
    洗好后,关了花洒和燃气瓶,盖上软毛巾。
    打开房门,看到小小只的人影窝在床上等他。
    你倒是挺聪明的,他将软毛巾扔到一边,“知道客厅冷,懂得来床上。”
    关诺只是抱着膝盖抿抿嘴,没有回答他。
    “你睡觉也穿着这个吗?”他捏捏她的校服,红色的运动服,是他很少见的颜色。
    “是啊,最近天气那么冷。”
    她将自己卷成一团,头压在膝盖上回答他。
    “又纯又欲,在床上最听你话,还不会反抗”
    ………………为什么又想起这句话来了。
    他掀开被子遮住重新肿胀的下体,躺下,
    “睡吧。”
    “哦……”
    ……………………
    两人没有说话。
    他双手撑在后脑勺上,紧闭双眼想忘记刚刚的淫欲。
    片刻,却听到关诺开口道:
    “你想做爱吗?”!
    他猛地睁开双眼,盯着她。
    “我说,你想做……吗?”
    关诺以为他听不清自己说话,又重复了遍,只是这次没有上一句露骨。
    “我……你……你怎么会这么想?”
    “哦……我是觉得,咱们也处了一个月有多,这个时间点干这码事还挺贴切的。”
    她没有说,其实她早就注意到他的勃起了。
    “……”林启逸微微张开口,半晌没有说话。
    “那你呢……你想做吗。”关诺低着头,双手交叉转拇指。没办法,她先提的话题,怎么着也得自己圆下去。
    “……关诺,”他仍然盯着她,“我带你上来,没有那个意思。”
    “我知道啊。”“我就是觉得时机到了而已,咱们都二十一岁的人了,做这些也很正常吧。”她转过头来,清澈见底的眼眸对上他。
    像是在说什么一本正经的东西似的。
    “……那也不行,我没有套。”
    “我有啊。”关诺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盒杜蕾斯,“刚刚在你那边买的,有付钱!”
    “……”
    什么啊,原来蓄谋已久了。
    林启逸翻过身,手臂撑在她的两侧,撩开她的刘海,
    “妹妹,再这样下去,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嗯,我知道。”
    屏气,附身亲吻。
    还没碰到嘴,就发现她缩起脖颈,闭上眼睛很紧张的样子。
    “……你要是不愿意可以直接告诉我。”终是不忍。
    “没有这回事!……我是想的…只是…我是第一次,你不要嫌我技术不好……”
    “……”
    他没有再犹豫,覆上她的唇,拦住她的腰肢。
    无论如何,木已成舟,覆水难收。
    她的双手无处安放,只好搭上他的肩膀,唇舌配合他的律动。
    “抱我。”
    “哦……这样?”
    关诺按照他的话,圈住他的脖子。
    很不错嘛,一点就通。
    “你在别的男人面前是不是也这样?”
    “没有……”
    “你也不可能说有。”也没有机会。
    他再次衔住她的唇,咬上她的唇珠,吮吸。
    “唔……”
    亲得久了,她轻轻锤他。
    松开嘴,拉出银丝,她的眼里氤氲着雾气。
    如初潮的蜜桃含苞待放,娇艳欲滴。
    他没有着急,手掌慢慢摸索到她的裤头,缓缓脱下。
    大概男生对这种事情都天赋异禀吧。
    “嗯……”
    “别怕。疼就告诉我。”
    他的掌心轻轻从股沟滑向她的花户,摩挲。
    另一只手隔着校服揉捏两团浑圆,小荷露出尖尖角来。
    “嗯啊”
    不经意地娇吟令初经人事的她感到羞耻,连忙捂住嘴。
    “别捂,我喜欢听。”林启逸拨开她的柔荑,小啄她的泪痣。
    他又翻过身,绕到关诺背后,那处顶着她的大腿根部,双手还持续着摩挲和揉捏的动作。
    而她的脸红得发烫,本能的想要拒绝,但又不想让他停下,只好僵硬着身体不动。
    “启逸……”
    “怎么了?疼吗?”
    “不是……好热…”
    热就对了,他也热,还胀。
    “你不是说最近天气很冷吗,热一点不好吗。”
    “可是……”
    “没事的,你别紧张,放轻松,腿张开些。”
    “好……”
    他的掌心完全覆盖住阴户,花芯缓缓流出蜜液来浸湿了他的手,想到她是第一次,也是想让她尝到更多性事的快乐,于是伸出手指按捏阴核,掌心持续摩挲她的花唇。
    “啊呜…”
    关诺无法抑制住她的嘤叮,身下阴核的梭动愈来愈快,她有些招架不住。
    “啊……啊……”
    霎时,甬道痉挛,脑子一片空白,花径似泄了些什么出来。
    她说不太明白刚刚一闪而过的感觉,只觉得害羞。
    “呜呜……”她埋进林启逸的臂弯里,小声嘤叮着。
    “宝贝,怎么了?是不是疼?”
    他掰过她的脸来,只看到眼瞳里笼罩着水汽的她。
    “没有……不是,好奇怪……刚刚。”
    他大呼一口气,放松了不少,“没事,那是你太敏感了。”
    “没事的,真的,不要怕。”
    他呼出来的气打在她的脸上,麻酥酥的。他将她两鬓的碎发撩到耳后的动作令她安心了不少。
    “来,腿再张开些,好么?”
    “嗯……。”
    她抬高腿来,被他撑在胯下。
    他是想直接顶进去的,可又怕她受不了,套着雨衣的棒子只能先摩摩温热的小径口解馋。
    “没事的…你直接进来……也可以。”
    “……那你要忍住了。”
    下一刻,他的肉根顶开她的花穴,棒根的蘑菇头进了大半。
    “啊……呜……”
    “怎么样?”
    “没关系……继续吧…”
    好,那就继续。
    他顶胯,粗长的棒子顺着蜜液畅通无阻,而初次开苞的阴径第一次感受到异物的侵入,肉棒被生理性地紧吸,猛夹。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燥热又舒适的感受,想吐出身下的异物又想它顶得深些,盆底肌只得牢牢缩起。
    “啊……放松,宝贝,不要这么吸我。”林启逸直截了当地感受到了她甬道的动情,差点被吸得射精。他揉揉她的桃臀,示意她放松。
    “是不是很疼?”
    “没……”
    其实是有点疼,但又没有那么疼。
    她的室友也跟她说过第一次很疼,不过反正就她的体验来说是还好。
    花径初尝人事,翕合地吸取着肉棒。
    “啧……”
    再这样下去非缴枪不可,他决定速战速决。他按住她的臀,开工前研磨了几下,随其便大幅度地抽插起来。
    “啊……呜……”床随着身体震的吱呀吱呀响,与关诺的呻吟交响起来。
    穿着校服,却一点都挡不住丰盈的胸部上下的抖动,金属拉链也被摇得铃铃响,下体被她狠狠吸住。
    颇有一种在上女高中生的感觉。
    但他也觉得奇怪,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对这款清纯类并不太感兴趣。
    可她太勾人了,又听话又妩媚,这些无一不在激起他的兽欲。
    他早该让她成为他的掌中雀,在那冷雨夜。
    或者更早之前。
    好在一切不算太迟。
    无名醋从心里涌上,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火气化为身下的欲望,不分轻重地冲撞她。
    “啊……啊……启逸……”
    听到她唤他的名,他以一个湿吻回应。
    太紧了……又太暖了……
    他一手撑着她的大腿,一手蹂躏着那团乳肉,
    他迅速冲刺,耻骨顶撞着大白蜜臀,股沟泛起一片微光的水渍。
    “啊……”他粗喘一声,附在她的耳旁,巨根随着子宫的蜜液喷发而颤抖,满满地射了出来。
    “呼呼……”他的根还埋在她体内,而他蹭着她的脸,以寻释放后的温存。
    但是不敢多留,他拔出来,打结避孕套扔进垃圾桶。
    “宝贝,爽不爽,是不是很喜欢?”他从后面搂住她,蹭蹭她的发间。
    “……”
    “怎么了?太舒服了是不是?”
    “……”
    “?”
    他轻轻掰过她的脸,看到她正酣睡的样子。
    “zzzz”
    “……”
    “zzzz”
    林启逸这才知道,他的宝贝,是个没良心的。
    ————————
    救命啊,这么纯的关诺,写完我就怕了
    ————————
    珍珠  留言  收藏  去吧!!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