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新年快乐(远程爱)H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林启逸做了一个很长很沉的梦。
    他梦见从前她和他的事了。
    迷迷糊糊地伸出手,下意识向旁边探。
    没有人。
    他睁开眼,盯着空无一人的枕头发呆许久。
    噢,是哦,关诺今天要出差。
    他揉揉惺忪的睡眼,片刻才起身收拾上班。
    ……
    公司茶水间,他泡了杯咖啡醒神。
    偷闲之余给她发了条微信。
    【有没有吃早餐?】
    对方秒回。
    【有——】
    随即就收到一张艇仔粥配油条的照片。
    行吧,还挺听话。
    下一秒又收到对面的微信:
    【有没有奖励?】
    【?给你买点零食?】
    【不要,我要这个[亲亲]】
    他握拳抵住嘴粲然。
    【你说司徒少华和大哥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怎么样?】
    【啊,那他们大概要组团去市医院眼科洗眼了。】
    这次他笑得更灿烂了。
    “干哈呢林经理,笑得这么淫荡。”刚进来茶水间偷抽烟的同事瞅见如此奇景,倚着门发问。
    ?
    林启逸偏过头,不理他。
    【我笑起来很淫荡吗?】
    【谁说的,怎么会,哥哥笑起来妹妹都漫出来了[亲亲][亲亲][亲亲]】
    另一头的关诺傻笑着。
    “噫,大家姐你笑得我整个人都……”
    旁边的安欣拎着大大小小的包,搓搓刚起的鸡皮疙瘩。
    “闭嘴。”关诺转头训住她,“上回乳头膏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那你跟你老公的感情这不是上升了嘛~”
    “嗯,你下个月的分红别想有了。”
    “啊不要!大家姐我错了我错了呜呜呜呜。”
    “跪下唱征服我就原谅你。”
    她们路过一间精品店,关诺停住脚步。
    “我现在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您请说。”
    -
    关诺举着两套同颜色不同款式男装,在安欣身上比划。
    “……大家姐,你老公比我高得多啊。”
    “你比我高就行了。”她拍拍安欣的肩膀。
    “我们公司的人好像都比你高吧?”
    “……”
    好好一女的,怎么长了张嘴。
    “安欣,你觉得哪件好看?”
    “都可以啊…你老公的身材都不挑衣服的。”
    “不行,这两件太便宜,配不上他。”
    “……姐,今晚公司的元旦晚会不能迟到喔。”安欣挺直着腰,任由关诺摆弄。
    “我知道,你放心。”
    -
    夜幕降临,晚风吹过。
    广州的气候温暖潮湿,十二月还在穿短袖。
    安欣给她上妆,化妆镜的聚光灯照的她眼疼。
    她打开微信编辑信息窗口。
    【老公~元旦晚会好无聊哦。】
    噫,好肉麻啊。删掉删掉。
    【你在干嘛?】
    又好官方哦。
    【我给你买了件大风衣,回宾馆给你看。】
    ?怎么有点性暗示的感觉。
    她打了字又删除,犹豫着给他发什么。
    【诺诺,在干什么?】
    没发到信息,对面却提前给她发了。
    【啊,我在化妆,我公司的晚会要开始了。】
    林启逸没告诉她,他早就注意到聊天窗口上的对方正在输入了。
    他抬眼,台上秃顶的领导还在滔滔不绝。
    【我这边已经开始了。】
    【诺诺:我希望等一下的抽奖可以抽到二等奖,那个耳机我好喜欢。】
    【诺诺:就是这个[图片]】
    他轻轻勾起嘴角。
    别家的小姑娘都喜欢口红香水什么的。
    就他家的特别一点,喜欢耳机。
    【诺诺:哎呀,不能跟你说了,我这边开始了,要上台发言的。】
    ……好吧。
    走的时候竟然连个亲亲都没有。
    他一下子泄了气,手背托着腮滑手机。
    旁边的同事都看傻了,咋,听个领导发言至于这么真情实感的吗。
    一小时后。
    他叹了口气,台上还是那个秃顶领导。
    【还没行吗?】
    没有回复。
    林启逸无所事事地瞎点点,点到弯仔码头的超话。
    【ansin:号外号外!码头这个角度也太好看了叭,爱了爱了[图片]】
    图上的关诺没有望向镜头,双手十指交叉垂下,泪痣伴着灯光微微闪烁,脸蛋匀着侧光淡淡浅笑。
    穿着是那天她去接他的红色挂脖包臀裙。
    他轻啃着食指,保存图片,设为壁纸。
    没一会儿。林启逸就收到她的语音通话邀请。
    起身,走到卫生间再接。
    “呜呜呜呜逸哥,我没抽到二等奖。”
    “啊、那你抽了什么?”
    “安慰奖。是个吹风筒,功率还没酒店的高。”
    “噗。”
    他是想安慰她的,可是听到后面那句就破功了。
    “你还笑!!”
    “好,我不笑……噗哈哈哈。”
    “……”她直接挂了电话。
    男人不值得。
    很快,对方发来视频通话邀请。
    “我错了宝贝。”
    他将手机架在厕所的抽纸盒上,正坐在未翻盖的马桶认错。
    “……好吧。”她翘着二郎腿,双手于胸前交叉,像审问犯人。
    “……”他想笑,但抿抿唇忍住了,“你现在在哪?”
    “当然是公司换衣室里。”
    “哦。想你。”
    ……两句话完全没有前后逻辑。
    “可是我还想在这里待几天。”
    “哦……好吧。”
    屏幕前的男人十指交替拇指互搓,有点委屈的样子。
    “噗。”所以轮到她笑他了。
    林启逸不懂,但他觉得有点闷,所以松了松领带,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露出线条明朗的锁骨。
    “哇你干什么,非礼勿视!”她双手挡住屏幕,头偏到一边。
    “?”林启逸想说我只是觉得热而已。
    但是话到嘴边,转念一想是个好机会,
    “那你希望我有什么非礼的行动?”
    “我希望你能整理一下你的仪容仪表,林先生。”
    “林太太,我自认为我的仪容仪表很完美。”
    他向她挑挑眉,表示你懂。
    …牛啊,太牛了。都说十个男人里面九个觉得自己帅,还有一个觉得自己超级帅,原来是真的。
    “……你对你们公司的小妹妹都这样么?”
    “我只对我太太这样。”
    说罢,又解开了第叁颗、第四颗纽扣。
    “不行。”关诺板着脸,“我这里换衣室隔音不太好。”
    “你在想什么?”
    “……什么想什么?你不是想跟我视频…那啥吗…”
    “我以为你只是想看我。”
    ……什么啊,撩人心弦又没下文了。
    “可、可是……”她转着手指,眼神漂浮不定,“你真的没有那个想法?想试一下也没有?”
    “没有。你也不喜欢吧?”
    “……”我也没说不喜欢啊。
    “那也不是…我意思是,你要是想,我们小小地试一试也不是不可以。”
    “你不是说你那边隔音不好吗?”
    “我小声点就行,而且我戴着耳机。”
    “喔……林太太,没想到你这么野。”
    “……少废话!快脱!”
    他嘴角微卷,眼里带着得意,装作听从她的命令解开全部纽扣以及松开领带扔到一边。
    小姑娘还是小姑娘,上套了都不知道。
    “接下来到你了。”
    她将打底裤打底裤脱下,小幅度地迈开腿,埋在里面的小裤若隐若现。
    “好,”他松开皮带解开裤链,露出四角裤,他的柱还未苏醒就鼓起了一团,“既然你这么有诚意。”
    ……天啊,好想上手。
    她忍住上下其手的欲望,女孩子还是要矜持。
    随后,解开连衣裙后面的拉链,露出半个酥乳。
    白花花的。
    他遭不住伸手揉揉下面解馋。
    “没想到你这么熟练。”
    “闭嘴,脱!”
    好吧,就让她主导一次。
    他将四角内裤褪下,掏出半肿的那根,自顾自地按摩起来。
    指节根根分明,线条硬朗,握着那根撸动。
    ……迷幻了,怎么看他自慰都觉得好看。
    吞下唾液,她学着他的样子将手伸进裆里,花园分泌了些许蜜液,还不够滋润。
    她迈开腿,绕着阴核打转,她的花唇肥沃,瞧得他心气沸腾。
    “诺诺…再开点。”
    “够开了……”
    她的双腿抵住狭小的换衣间墙面,掌心摩挲着整个阴部,花汁沾湿了毛发,小阴核转圈。
    “唔…”她用气声嘤吟。
    听得他心花怒开,头端泌出了些许前列腺液。
    “宝,再大声点…”
    “不行……”
    好吧好吧。
    他顶起胯来,手掌动作变慢。
    “嗯……”她捂住嘴,阴部敞开,甬道口露出一条幽深香径。
    “你那里一定比我的手还暖和。”
    …………这个男人,怎么骚话越来越多了。
    一开始还不知道,后来依偎在一起滚床单的次数多了,那张嘴也停不下来了。
    心里这么吐槽,可她的小道还是为他收缩,她轻捻着核粒,穴儿翕合。身下为他流了一滩,变得泥泞。
    她伸进一只手指想填满她的欲望。
    可还未进洞,就被他叫停,“一只怎么够?我的尺寸起码叁只吧。”
    “……不行,太粗了……”
    “那就两只。”
    两只不算粗也不短,可幽径还是难以容纳。
    她猛地妖娆地叫出了声。
    这一声叫得他心脏颤了下,体下肿得更大。
    她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胀大,想吃,有哪只小猫不会嘴馋?
    待手指完全钻了进去,他才开始撸动。他的那处涨得厉害,如此娇娆妩媚人妻在他面前他却吃不到,有些烦闷。
    碰又碰不到,摸也摸不着,也就只能听听声音过过瘾,还不能过火。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撸管上,与她的节奏打配合。
    而她已经开始有点腿软,虽然说手指肯定比不上他,但隔着屏幕露阴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她的性癖。
    “宝贝,看我。”
    他又开始顶胯,好似真的在干她。
    呜……别顶了…
    脑中浮现出他的胀大在自己体内随意搅动,指腹模拟他的龟头顶撞她的G点,很快,她的下体醉成一滩烂泥。
    做最后的冲刺。她挺起腰身来,阴部不自觉凑近屏幕,随即子宫一阵收缩泻下。
    她累得瘫在椅子上。
    而对面屏幕的他,妻子的花庭凑的如此近,连泄身的过程都瞧得一清二楚,加快撸动速度后也射了一滩。
    他抽出纸巾擦拭手机。
    “你好变态啊。”居然都射到屏幕上了。
    “嗯,我变态。”他也不打算跟她斗嘴,想要抱着她温存,语气也变得温柔,“诺诺,你真的要在那边呆两天才回来吗?”
    “嗯……”
    “好吧。”
    “我会想你的。”
    “我现在就很想你。”
    “那等你想我想到不得了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我现在就想你想得不得了。”
    她噗呲一声。丈夫太粘人怎么办,在线等,不急。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他打断,“诺诺。”
    “嗯哼?”
    “新年快乐,我们在一起第七年了。”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我寻思这章数据怎么这么惨不忍睹,是我糖撒得不够甜还是肉写得太腻,于是微修了下。
    想见你只想见你,未来过去,我只想见你~(暗示投珠和留言)
    么么哒。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