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二十二章.林启逸,你疯了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完了完了,淮城醋王生气了。
    关诺撇撇嘴,挠挠发麻的头皮,连忙追上去,
    “那个外国人真的只是过来聊聊天而已,臣妾冤枉!”
    林启逸瞄了瞄关诺右手无名指,空无一物。
    “你戒指呢?”掰过她的手,质问。
    “?哪有人健身的时候戴戒指啊!”
    “我啊。”
    “……”“我这不是怕弄掉了。”
    “那他问你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挺想回答没有的?”
    她认真沉思回忆,刚刚的老外看上去约莫二十五开头,肤色白皙,人高马大。
    于是她脑袋一热——
    “………………那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有这么想过。”
    听到与自己内心答案完全相反的回答,林启逸不可思议地瞪着她,咬咬后槽牙,不打算跟她唠下去,转身要走。
    “哎哎哎你去哪啊?”
    “回家。”
    “你不练啦?”
    “被你气饱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随意口嗨一下,”她上前抱住他的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比我小的。”
    “哦,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他要比你大你就喜欢了?”他转身,将关诺轻轻推开,与她保持友好距离。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那人没有吸引我的地方!……而且我喜欢闷一点,还会打篮球的那种。”
    她对他挤挤眼,暗示说的就是你。
    “哦,就是说如果他要比你大,然后再闷一点还会打篮球就完美了?”
    “………………”
    我操!牛头不对马嘴!
    关诺咧直了嘴,无言地盯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正现在她说什么都是错的呗。
    林启逸见她没什么话好说的了,拎起健身包就想离开——
    “狗男人,天天吃一些无谓的闷醋,我咬死你!”
    关诺一下子跳上去抱住林启逸,挎住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腰。
    刚说完话,就一口往他的脖颈咬下去。
    “嘶!”
    林启逸被咬的地方红了一圈,带着刺痛。
    “你干什么,快下来!”
    “我不!”关诺圈紧了他,气势汹汹地,“你就是个闷葫芦,我跟你处了这么久,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
    “啧…有话好好说,你先下来。”林启逸感受到周围人奇异的目光,又怕猛地放手摔到她,只能轻扑她的背脊。
    “我不要!我今天就要让你骑虎难下!”她为了稳住身子,腿间还拼命往肚脐下方挪。
    “快下来!”再挪就不妥了,他重重地拍打她的屁股。
    “嗯…!”
    他的动作惹起她的姣吟,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
    “我……我还是下来吧。”关诺自知刚刚发出了不该发出的声音,无比自容。
    “别,”他裹实了关诺,将她往怀里送,“你不是说要让我骑虎难下吗?”
    “……………我可以收回我说的话吗?”
    “不可以。”
    他撑着她,大步流星地迈出健身房,往卫生间里带。
    砰——
    挑了个角落的隔间,关上门。
    “不是骑虎难下吗?嗯?”
    他和她的下体隔着布料若有似离地蹭着,他的肉棒嵌进溢出又被运动裤紧绷的阴唇肉里。
    他将她压在墙面上,托起她的臀,脱下她的运动裤,掏出下体热得火辣的肉棒就是一顿捅
    “啊!”
    出其不意的巨硕贯穿她未湿润的甬道,她禁不住尖呼。
    “林启逸,你疯了?”
    他听到她叫他全名,内心咯噔一下,征了一会后用力顶胯撞她。
    “你叫我什么?”
    “你…我……”
    “我什么,你叫我什么?嗯?”
    见她说话断断续续的样子,心中的恼火越烧越烈,也揭下了平时温柔体贴的面具,
    “我在问你,你叫我什么。”
    “我…你这个疯子,呜……”
    “我疯子?那你呢,你是什么?”他双臂撑起她的膝关节,眯着眼直勾勾地看她,“你不是说要我骑虎难下吗?还有那个老外的事我还没跟你算。”
    “我没有……”
    “你没有?我看你玩的还挺开心的?”他不相信她的驳论,想想刚才她说‘有那么一瞬间’的那句话,火气促促地往上蹭,下身的动作也不体谅了。
    “好痛……不要这样了……”
    “那你叫我什么?再叫一次?”
    “逸哥……我错了,你停一停……”
    他不理会她的求饶,挺起腰来直往花芯顶,眼神骤冷,气息滚烫。
    她没敢大声叫出来,咬着下唇,嘴角挤出一丝丝娇呻。
    “你…你这个神经病,你就不怕你在公司里身败名裂?”
    “我不怕,我当然不怕,”他衔上她的唇,将她这张嘴锁上,“我不仅不怕,我还要查查那个老外是哪个部门的,这么会惦记别人的老婆。”
    “我都说没有了…好痛……你快停下…”
    “呵,你不是挺享受的吗?”林启逸伸手摸他和她的交合处,那儿已经分泌出些许蜜液,打湿了他的跨。
    他是狠了心的,平常都会与她亲亲抱抱再弄弄前戏才会进去。
    反正不乖,就该打。
    关诺也料不到他是真的敢,这就算了,他发狠插进来还真给她带来了与平时不同的些许快感。
    抱着插的姿势令林启逸有少许重心不稳,他往上颠了颠,龟头恰好打在她的G点上,挑拨起她的情愫。
    “呜……”被他圈住,呼吸不畅,关诺不由得仰头,勾住他的阔背,嘤叮在他耳畔边缠绕。
    “诶,陈总监真的很龟毛啊。”
    “是啊是啊,鸡蛋里挑骨头。”
    门外蓦然有人闯入,两人默契地停下动作。
    “要我说,陈总监就是更年期。”
    “呵呵,在家受够老婆气了,回公司就撒在我们这些实习生身上咯。”
    “唔……”关诺紧张得不敢呼吸,毕竟第一次在外面干这码事,有刺激也有害怕,只得死死钳住他,将全身的力量往他那里靠。死咬着下唇,啃得红了都不知道。
    “不想被听到就咬着我。”林启逸附身凑近她的耳边,对她说悄悄话。
    “嗯……”她重新埋进她刚刚咬过的脖颈,附上刚刚的牙印,咬住。
    门外的人说话的声音绵绵不断,隔间里的紧紧相拥。
    待声音渐渐减弱,听到门打开的吱呀响,他才开始蠕动下身。
    他的肉棒被润液滋得泞滑,重新耸动的时候一通百通,而他顶得越用力,她也就咬得越用力。
    林启逸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感觉,上身被咬的疼,下身也被夹得疼。
    临盆高潮,他身躯一颤,哆嗦着。双臂撑住她抵着墙面稳定,耻骨猝然耸动,射精。
    二者倚着墙面,依偎片刻。
    “你刚刚叫我什么?”男方发问。
    “逸哥……”
    “好,有那么一瞬间怎么样?”
    “没有一瞬间,什么都没想……”
    “嗯,行。”他在她的额头附上蜻蜓点水般的吻,别开她两鬓的发碎,才愿意将体下的庞然大物拔出-
    行吧,最后肥也没减成,反而被人家吃了个净。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口嗨:)
    珍珠珍珠珍珠!留言留言留言!冲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