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叁章.烧烤配啤酒(心情好加更)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然后呢然后呢”“关诺你笑死我算了哈哈哈”
    关诺无言地盯着笑到人仰马翻的司徒少华,按捺住内心的怒火。
    “你笑够了吗?”
    “够了够了…”司徒捂住嘴,却藏不住从嘴边漏出的笑声。
    “……”
    司徒喝了一罐啤,“然后他就把你爆操一顿了?”
    “……你别管,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关诺还没有开放到随便与他人分享夫妻床事的地步,她斩断司徒少华的八卦心,将话回到正题。
    “哦~嗳,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爱吃醋。”司徒甩甩手示意她习惯就好。
    关诺吼回去,“我现在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好吗,楼下老奶奶看我的眼神都慈祥起来了,今早还问我什么时候要小孩。”
    “那你就早点要,我要当你们小孩的干爹。”
    “滚。”关诺抿了抿唇,转转眼,“你不用指望我了,但你可以盼盼大哥的小孩。”
    “关治?他?”司徒笑得比之前更厉害了,他拍拍腿,“他能有对象我倒立拉稀。”
    “噗——”关诺被他的话笑到,很是认同。
    她撇撇眼,余光被窗外的霓虹景象吸引,回想起以前在景沙的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
    写不完的试卷、皱起的教科书、发了霉的故事会、写到一半就划掉的歌词和五线谱以及音质差的吉他。
    朋友来了去,去了来,身边也只剩下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么几个人。
    从前的虚无浮华的妄想已经成为昙花一现,可是深深络印在心里的永远是青春的那份热情。
    她叹了口气,大拇指摩挲着右手无名指的钻戒。
    “今天除夕,过两天我和逸哥还有周启昌都会回景沙,你呢?”
    “不了,我有音乐节要办。你帮我带点东西给我老妈就行。”
    从景沙来到淮城追梦的司徒少华已经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创作型歌手。
    虽然只是小有名气,但对于他来说这是旅途中的第一步。
    关诺盯着他未来可期的清澈明眸,摊摊手,“好吧,  那正好省一个人的油费。”
    ……
    另一头的林启逸才刚刚下班回家。
    社畜啊,就是有做不完的档案和不可理喻的甲方。
    他一手随意地拎着办公包,另一只手拎着一袋烧烤食材和两瓶啤酒,凭意识踏着回家的路。
    走到楼下大厅,正好电梯门开着,旁边站着位大约二十岁开头的小女生,有些胆怯谨慎地看着他。
    他撩起衣袖,看看时间——23:30.
    林启逸向她摆摆手,示意那个小女生不需要等自己。
    小女生收到他的指示,进了电梯,按下关门键。
    待电梯门完全关上,钢化玻璃门倒影出一位走路一瘸一拐的熟悉身影。
    关诺打包了一堆串串,哼着小曲儿似有思索地回家。
    她看到林启逸,高大的背影耸立在电梯门前。
    打算吓他一跳,悄悄地踮起脚尖靠近他。
    “诺诺。”等关诺靠近,林启逸一手捞过她来。
    她踉跄地摔进他的怀里,反应不过来。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背后?”她不可思议地瞪着他。
    “因为反光。”林启逸向她指指电梯的钢化玻璃门,闷笑道。
    “啊……”关诺失望地抿抿嘴,低头,像个得不到奖励的孩子。
    他揉揉她的发顶,将她紧搂着。
    却眼尖地看到她手里的串串。
    “你去吃烧烤了?”
    “嗯,司徒少华突然约我,我就去了。”
    顿时,林启逸的眼神黯淡了几个度,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也买了?”关诺接过他手中那袋肉类,拨开保鲜袋查看。
    “嗯……”他的语气漂浮不定,搂着她的力度锐减。
    “啊,好啊,现在春晚还没结束,咱们可以边看边吃。”
    “……诺诺,”林启逸重新搂紧了她,缓缓开口道,“以后能不能少跟司徒来往?”
    “……啊?”
    “……算了,没什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逸哥……莫非你又吃醋了?”关诺惊讶地盯着他,有些后怕,连忙覆上他的身体,“没有啦,司徒是同性恋你也不是不知道。”
    “……”林启逸低着头,若有所思。
    “呜呜呜逸哥我心里只装的下你,你不要吃这些干醋了好不好,你也知道我最爱你了,么么哒。”
    她踮起脚尖,嘟起嘴来求亲亲,身高差令她有些困难。
    林启逸觉得无奈又好笑,他俯下身来贴住她的唇,亲昵地啵了一口,
    “好,我不吃,我也爱你。”
    “好啊好啊,那我们快点上楼,赶在李谷一唱《难忘今宵》之前开炉。”关诺原地小跳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林启逸也就没再接着讲下去,只是捏捏她脸上的肉,笑着。
    ……
    回到家后,他们架起家用电烤炉,打开电视机调到中央台。
    “哈,太爽了,烧烤配啤酒。”
    关诺盘起腿来,激动地搓手。
    林启逸勾勾嘴,预热电烤炉,往上涂油。
    烤炉热得差不多,朝里面放肉的时候发出滋滋的声音。
    关诺睹着电烤炉内逐步烧得透红的牛肉,流出令人垂涎的肥油。
    她双手托着腮,眼神飘飘地,
    “欸,我听说……微博上有人说男生很讨厌帮女生烤肉,你会吗?”
    “……”他没有停下手中摆弄烤肉的动作,略有思索的样子,“我觉得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帮你烤肉就是我的喜好之一。”
    顿时一股无名的情绪涌上头,关诺重重地拍打他的肩膀,响起一声清脆的啪声,“………………呜呜呜你在说些什么大实话!”
    “……宝贝,别这么用力,我要脱臼了。”
    “你快试试这个牛油,我跟司徒一致认为好评。”她自知出手过重,连忙转移话题,从打包盒里捡起一根牛油。
    林启逸识破了她的小聪明,却没有打断,“司徒和大哥跟我们回景沙吗?”
    “司徒要办音乐节,大哥有桩重要的案子,说如果破了能升职,到时候我们先去给咱妈…就是你亲妈拜个年再坐车回景沙,”她拾起筷子翻面炉里的牛肉,又转头,忐忑地,“你爸爸那边……没问题吗?”
    关诺还没见过林启逸的父亲,据周启昌说是个狠角色,所以她心里有点害怕。
    “没事,他不能干嘛。”林启逸抚摸她的发丝,安慰着。
    其实不然,他自己也有十几年没见过父亲了,小时候靠书信联系,现在靠手机联系,终是不如亲自见面来的亲切。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无论天涯与海角~”
    电视里的大合唱和林启逸的爱抚给关诺打了个定心针,她的目光转向窗外的灯红酒绿,没有烟花,没有满汉全席,也没有父母亲手包的饺子。
    却莫名觉得安心。
    “好。”林启逸帮她掰开啤酒的易拉罐,放到关诺面前,却又转身回了房。
    “?逸哥,你干什么呀?”她对着房门大喊。
    片刻,林启逸递给她一个白色礼品盒。
    “这是什么?”
    “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
    关诺照着他的话,将礼品盒的丝带解开,里面的东西无比眼熟——
    元旦晚会上的耳机。
    “这款好难买,我托了好多同事才买到的。”林启逸坐下,托着下巴,眯着眼睛对她笑,“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些奖励?”
    “………逸哥!!!”关诺蹦上他的胯上,往他脸上猛亲几口,“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款!”
    “你忘啦?”林启逸勾起手指,划划她的鼻尖,“你那天还打电话过来跟我哭诉你抽不到。”
    “可是我没想过你还记得这档事……”
    “因为我爱你。”说完,他的唇贴上她的额头许久,将她的发碎别到耳后。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关诺学着他的语气,双臂卷住他的脖子,“今晚就任你玩。”
    “真的?”
    “真的。”
    林启逸微笑着,抱起她,关上电烤炉,走进卧室与她云雨一番。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这章写得我去买了瓶啤酒喝(…)
    偶尔谈个恋爱,不要老是做爱。(押韵了!!)
    求收藏收藏收藏!求珍珠珍珠珍珠!求留言留言留言!!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