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二十八章.天台做情HHH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关诺没把他的话当真。
    之所以不办婚礼不办酒席就是因为她嫌麻烦。
    最重要的是她工作的特殊性——总而言之就是排不出来时间。
    可是瞧着林启逸半认真的样子,她又想逗逗他。
    她笑着将手揣进兜里,满不在乎的样子,“逸哥,你这么会说话,长的又好看,你上学是不是有很多小女生追你?”
    “……哪有,还好。”
    “什么是还好?怎么个还好法?”关诺凑上去逼问。
    “就是那样。”
    “别啊,你说说看,比如你初恋是什么时候?”她戳戳林启逸的手肘,挤兑他。
    “……”
    “行了,我又不像你整天吃一些闷醋,我是抱着吃瓜群众的心态打听的,快告诉我。”
    他挠挠头,勉强地,“……就初二的时候,那会……”
    “哦!原来你十叁四岁就早恋!”“哼哼,什么时候都记得这么清楚,是不是还想着人家?”
    “没有,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我让你说你就说啊?”关诺撇撇嘴,故作不情愿的样子,“我今早还让你轻点呢,你轻了吗?”
    “……”林启逸无言,感觉像是自己挖了个大坑给自己跳。
    关诺见他愣在原地不说话,于是转身佯装生气不理会他。
    “诺诺!”
    “没有,真没有。”林启逸将关诺捞进怀里,下巴抵住她的发旋,“我自从和你对上眼后心里只有你,现在是未来也是,过去的那些都是过去。”
    “噗——”
    他捕捉到怀里的那一声不合时宜的扑呲,低头,撞见她抿着嘴,嘴角抽搐,眼神里都是偷笑的痕迹。
    “……你耍我?”他托起关诺的臀将她举过头,环住她的背,“把你扔下去你信不信?”
    “啊,不要!你不是说你心里只有我吗!”
    “我现在心里还想把你扔下去。”
    “我错了逸哥,错了错了!”
    她抱紧了林启逸的肩膀,双腿圈住他的腰肢,肤贴肤乱蹭一通。
    林启逸冷哼一声,放下了她,甩开她的手正要走人。
    “逸哥~”关诺故意拉长了声音,环抱住他的手臂,语气娇嫩道。
    又用手指刮刮他的腰腹,描着他的皮带,踮起脚尖来亲他,“对不起嘛,我不贪玩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好不好呀。”
    “大不了我今晚还配合你任你玩,不让你轻了,好不好嘛。”不安分的掌心抚上他的胯,只是刚触上就被烫了个正着。
    林启逸拍开她的手,“不要动手动脚的。”
    “啊,你凶我。”她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在他胸膛上画圈圈。
    “不是,”他反握住她正乱动的手指,俯身低声,“我会忍不住。”
    “你想在这里?你很狂诶。”
    “所以你不要挑拨我。”
    关诺低头盯着明明只是惹他一点点就微微半凸的下体,手掌不由自主地滑上他的上半身,拨弄他的喉结,“那也不是不能在这里…”
    林启逸没有说话,咽了咽喉。
    自从结婚以后他的宝贝越来越放的开了。
    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他将她横抱起来,对她眨眨眼,“那我想去另一个地方。”
    ……
    “嗯……啊……”
    “哦……轻,轻点……”
    她被男人扛在身上,背后抵着墙面,右腿挂在他的肩膀上,双乳被挤压成水滴状,下面早已泥泞不堪。
    他的滚烫在她体内肆意横行,将她的情欲顶到最底,又退出半截。
    “不要……不要这么玩…”
    他的手指划过花丛,将阴核揉搓着打圈,体下的庞然大物冲撞着她。
    关诺的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大腿为他张开,欲拒还迎的模样,天台上的寒风呼呼拂过他们的交合处,惹起痒意的波澜,男人在她的耳畔呢喃着喘息。
    上面热,下面也烈,双腿叉起林启逸的腰身,牛仔裤被脱到膝盖处,再往上就是一片淫欲地。
    “嗯……”
    她闭上了眼睛,大口喘着粗气,眼前人的双手移动到她的桃臀上,十指深陷地抓住。又是被他按在天台的围墙上,不比床榻的柔软,她只得依靠着他的肉屌来寻求平衡。
    “嘶,轻点,宝贝,别夹。”
    “不行……我怕。”
    “别怕,我撑着你。”
    林启逸托起她的臀,另一只手楼主她的背,削唇衔住她的乳肉,雪白玉圆中挖出一块绯红。
    “别咬,”关诺拍拍他的心口,脸埋进他的胸腔,“痒……”
    他捏起她的下巴,舌尖舔过她的下唇,在她的耳边闷笑。
    一下子被惹起叁处的瘙痒,冬风淅沥吹过,身下的花穴流出潺潺琼浆,交合处相撞的汩汩在空无一人的天台被放大,掺和着男女调酥的隐晦声。
    “小声点,等会那保安要是上来了就……”
    “呜……”
    她抿紧了嘴,眼眸微微湿润,耳朵透红得像熟透的含苞待放的石榴花。
    他开始想逗逗她,“你说,如果保安真的上来了……看到我们在……”
    “你不要再说了!”关诺尽可能用力地锤他,差点拍得他精关大开。
    “好,好,我不说了。”他拍拍她的背,安抚她的情绪,继续专注于身下的打桩。
    她被他撞得浑身发抖,最近的纵欲过度令她有点患得患失,却又贪恋这种快感,只想尽情享受他给的特权。
    泄出之际,吸紧了他狠狠冲撞的肉棒,凭意识摸索到他的唇,吸吮,在感到一股电流的触感中爆发。
    ……
    当晚,回淮城的高铁上,她靠着林启逸的肩膀,嘴巴微张。
    “zzzzz”
    林启逸伸直了手来为她遮光,大衣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听着她的缓缓均匀呼吸声。
    “诺,你要不要穿婚纱?”
    “zzz”她的脑袋偏移了一点,呼吸仍沉稳着。
    “嗯?”
    “嗯……行”关诺小小声地应许,睡梦中的她并不知道林启逸问了些什么。
    “好。在日本穿好不好?”
    “好……”她将脑袋埋在他的脖颈中,发出迷迷糊糊的一声。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我青汉叁回来啦!
    停更期间我居然把第四本的文案和人设都写好了,脑洞跟不上手速啊
    珍珠珍珠珍珠,拜托拜托拜托拜托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