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在想你总是能让我秒湿的理由HHH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回到淮城后,休整了两天,他们就出发去日本了。
    只是这两天林启逸忙活着,进进出出的,打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
    她见他用着流利的英文与对方交谈,神色微蹙,以为是公司那边出了什么事,“是不是领导不批你婚假了?”
    “哪有,早就批了。”他揉揉她的发顶,安慰道。
    “那怎么老有电话进来……想和你说几句睡前悄悄话都不行了。”
    林启逸当然不能告诉她他的大计划,所以只是将她搂进怀里,往她额头上附上一吻,“好啦,明天要搭飞机,早点睡吧,晚安。”
    然而他们的旅途过程并不顺利。
    先是打车花了四百多,再是行李超重,又是差点不见了电话卡,历经千辛终于到了酒店。
    关诺以为可算是能好好玩个透了,猛地一拉开窗帘。
    砰——
    下雨,还打雷。
    她趟在榻榻米上,抱着电视遥控器乱按一通。
    “别闷了,”林启逸俯下身来替她拉紧半露酥乳的浴袍,拿过遥控器打开投影电视,“看电视也不错。”
    “不要!我花钱不是来换个地方看电视的。”
    林启逸将她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别过她的碎发,思索半晌,靠近她的耳畔低喃,“那要不要去泡汤?”
    “可不是说后天才去嘛……”
    “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把计划提前也不是一件坏事。”听她这么讲,林启逸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是说你想跟我在这里过过床上生活?”
    “别,咱去泡吧。”
    关诺是真觉得最近他们有点纵欲过度了,在这样下去肾都要虚了。
    她赶紧拿上浴袍和衣服,冲冲撞撞地逃走。
    他们定的酒店里有自带的温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温泉上方有个木质的大亭子,池边有座假山,几块大石头,旁边流水竹筒涓涓。暴雨的冲劲过了个遍,翠叶上的露珠滴滴答答。
    关诺迈着小碎步踏入池内,将浴巾迭成小豆腐块放在岸边的石块上,倚在温泉池边。
    林启逸跟在她身后,坐在她的旁边。
    她瞥了瞥靠近她的男人,往旁边坐过了些。
    他跟着靠近。
    她又过了点。
    他接着靠近。
    关诺推开他,“去,你过去点儿。”
    “为什么?”
    “我有点热因为。”
    “我就喜欢靠这儿。”
    那你就靠在这儿呗。关诺撇撇嘴,起身往最初的位置走。
    林启逸跟着。
    “你怎么又跟着我?”
    “我就喜欢靠在你旁边。”
    她无奈地笑笑,举起手拍他,这男人说起土味情话来还一套一套的。
    林启逸趁机搂过她来,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手不安分地揉她的屁股。
    片刻,闭上了双眼。
    亭内起了一团雾气,浑浊的水汽不时打在脸上。雨滴落在木质的亭顶上,小径边的灌木丛上,他听着雨,那是点点珠粒敲打的声音。
    轻轻地,又悄悄地。
    他不自禁地搂紧了她。
    关诺的肩膀被他摁得实打实了,她抬眼瞧瞧他,见他闭目养神的样子,以为他睡着了。指腹悄悄攀上,微微煽动他的睫毛。
    “你在干什么?”
    林启逸擒住了她作怪的手,眯着眼睹她。
    她只是抿抿嘴,故意睁大扑闪着的眼波,摆出无辜状。
    林启逸闷笑,捏住了她的鼻子,“我问你在干什么?”
    关诺勾住他的脖子,借力坐上他的大腿,双手挡住他的耳朵,对他说悄悄话,
    “在想你总是能让我秒湿的理由。”
    接着躲进他怀里发笑。
    像只偷了别人家松果,正得意着的小松鼠。
    两人都坦诚相对肉贴肉着,他圈住她,她正坐在她的命根上。
    于是他也笑着,食指弯成勾状顶起她的下巴,拇指摩挲她的泪痣。
    朦胧的水汽将气氛变得暧昧,他们仿佛身处爱尔兰的塞里雅兰瀑布,像在无人知晓的水上伊甸园中偷食禁果的亚当夏娃。
    她凑近他的耳畔,“你不怕被别人看到啊?”
    “下着雨,除了我们两个还会有谁来?”
    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亲吻,两个人紧紧相拥着,连空隙也不留一丝的那种。
    亲得累了,就靠在对方身上歇息,眷恋地蹭着她的脸颊。
    他将她捧上岸,抵在池边的大石块上,掰开她的双腿。曲起中指探入阴核下的黏糊幽径。
    “嗯………”她嗯哼一声,脚踩在他的肩膀上,异物突进体内的不适感很快被快感驱散,她的手胡乱地悬在半空中,支撑点的不存在令她不安。
    他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抬眼问,“疼?”
    “没有……就是……嗯!”
    中指猛地间扣住了她的G点,刺得她一激灵,身子弹起,差点滑倒。
    “小心。”他跟着上了岸,拔出中指扶稳了她的身子,揉搓她的阴唇。
    俯身,舔舐。
    像柔绵的棉花糖,冰冰凉凉的。
    她忍不住缩起了腿,挤出几滴蜜液来,将花户映得透亮。打了身寒颤。
    “别怕。”他的舌抚过花户,鼻尖点着阴核,将舌头伸入花径口,似挑衅般撩她的敏感,挑拨她的情愫。石块上沾了一小片,偏偏正在女人下方,明晰得很。
    他又揉了揉花穴口,将身下的那根抵在她的情欲处,顶端蹭着花核,两人身体下的体液糊成一团。
    他撑开穴口,将龟头挤进去,柱身再慢慢进入。
    “啊……”身下的娇妻忍不住仰起了头,抱住他的脊背,任他在体内停留。
    “怎么不动……”
    甬道翕合,蜜液潺潺,耳旁响彻着竹筒淙淙泉水的声音,不由得吸紧了他。
    林启逸捏住她胸前的两团浑圆,缓缓进行身下的抽插工作。
    “唔……再快点…”
    她往林启逸怀里死蹭,好像这样做能进的更深似的,底下湿了一大片,总还是不满足,所以自顾自的扭臀,想吞噬更多。
    她的腿勾住了他的腰肢,自己倚着肉棒研磨,然而这样做只会令她欲火焚身,关诺轻拍他的背,有气无力地,“你来……”
    他的唇点了一下她的泪痣,将肉棒拔出,把她翻过身来。
    一下子没了异物的滋润,她变得有些空虚,撅起屁股对着他别扭。
    扭得他眼花。
    他重新分开了她的腿,一下子捣入她的甬道,滋起一丝水声。
    “啊……”
    重新幽径填满的快感惹得她尖叫,这次她被身上人狠狠顶撞,摇的她晃悠。
    关诺缩起盆底肌来,却阻挡不住他的热烈。她的翘臀被男人捏起,揉搓着。
    他加快了身下的律动,似惩罚般质问她,“扭什么?”
    “没有……”
    “还说没有。”
    他给她的臀重重一拍,臀肉水波般漾起,惹得女人抬起她的蜜桃,不知是无意驱使还是有意讨好。
    而他也确实吃这一套,加大蠕动的幅度,想将她顶上天去,他抓住她的臀肉往胯下带,胯下又实实在在地往她宫口冲撞。
    木亭下,泉池边。亭外稀雨,亭内逗春酥。
    抽插了百来下,一股精意涌上头,才满满地射出。
    ————————
    珍珠=动力。互动=动力。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