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十一章.神社、求签、看海(2000+字剧情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林夫妇又在日本玩了几天。
    先是去了大阪逛寺庙,再是去秋叶原打街机,又去了东京购物,给哥哥妹妹司徒都买了伴手礼。
    总之就是要趁着婚假多玩玩嘛。
    回淮城前一天,打算去附近的神社拜拜当地的神明。
    哗啦哗啦。
    铃铃铃——
    啪、啪。
    净手,摇铃,拍掌后双手合十,闭眼片刻。
    祷告完毕,林启逸牵着关诺的手塞进兜里取暖,临走前问她许了什么愿望。
    “世界和平。”
    “还有呢?”
    “呃……还有就是,希望我们爸爸妈妈能身体健康,希望两个哥哥能多破点案子为国争光,希望司徒四月份的演唱会办的顺利,希望安欣能改掉她的广普。”
    林启逸垂下眸沉默地盯着她看,似乎在等待另一个答案。
    半晌,才缓缓张开口道:“……我呢?”
    “哎呀,忘了。”
    关诺敲敲脑袋,向着他逃避责任般微笑。
    “……”
    林启逸甩开她的手,大步向前。
    “逸哥!”关诺追上去挽住他的手臂,旖旎地倚在他身上蹭蹭,“我开玩笑呢,没忘记你呢,我怎么敢忘记你啊。”
    “希望你接下来能顺利升职,希望你在职场上能少遇上一些不讲理的甲方和奇葩,希望你开心。”
    紧接着,她的视线缓缓下移,不自觉的被男人特有的某处锁定。
    “还有就是,希望你每次在床上能够轻点儿。”
    “?宝贝,这可看你。”他重新将关诺的手拉进口袋里,俯下身子警告。
    关诺撇撇嘴,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异常的难哄。
    “我许愿的时候第一个想的就是你。”
    她向他举起一只食指,才看到他面露微笑的样子。
    “你怎么能讲这么多愿望?”
    “那当然,”关诺挥挥另一只闲置着的手,“做我这行的,除了靠手就是靠嘴。”
    他低头闷笑,将她抱进怀里,经过一档抽签摊。
    投了两百日元,神社的巫女递给他们两卦神签。
    关诺推推他的手,“你先开。”
    林启逸挑挑眉,觉得无所谓,随手撕开神签纸。
    【运势:凶】
    【悪い人に気をつけてください】
    “啊?什么意思?”
    “不知道,我只看得懂凶字。”
    她叉起腰来,神气冲冲地对林启逸指指点点道:“你看,都是你平时不多做善事,就知道迫害我,这就是报应。”
    哼哼。
    她得意洋洋地撕开手上的神签纸,像个得了奖励的小朋友。
    【运势:大凶】
    【今年は最低运势です。自分の安全のために、外出はやめましょう。】
    “那你呢,你还是大凶。”眼前的男人故意强调大字,揶揄她。
    “这种事情当然是只信好的那一面啊!”
    关诺抢过林启逸的神签,将两张神签纸揣进兜里。
    “作。”男人曲起中指弹她的脑袋瓜,“都不知道跟谁学的。”
    “哎呀,”关诺抱住他的手臂摇晃,“谁和我距离为负就是跟谁学得啊。”
    顺势,男人搂过她的腰,用力揉搓她的桃臀,“你今晚是不是又不想下床了?”
    “啊!”“你放开我,我要再投一次,我就不信次次都是凶和大凶。”
    “不行,你这叫耍赖。”
    他直接托起她的臀,将她扛在臂弯上,任由她在自己身上吵闹。
    回酒店的路上走走停停,两个人又打打闹闹的,手牵手前后大幅度摇晃。
    夜晚小径幽静,一丁点声响都被放大,风吹过灌木丛的沙沙声,海边涨潮的呼呼声,伴随着两个人的说笑声。珠联璧合。
    月光悬浮于海面上,映出波光粼粼的碎片。海浪拍打岸边的岩石块,激起一片白茫茫的浪花。
    林启逸停下脚步,扯扯关诺的手,要不要去看海?
    ……
    一般来说,夜晚上的海边并不对外开放。顶多是封禁区外有几个放孔明灯的游客。
    林启逸翻过标明禁止入内的栏杆,将关诺举着过来。
    他们悄悄地低着头小跑,躲过巡逻保安的手电筒,跑到一块岩石下歇息。
    “哈,哈……”关诺紧紧地揣着他的手,大喘着气,“我怎么发现我每次和你出去玩都要做一些鬼鬼祟祟的事?”
    林启逸只是低着头抖肩笑,搂过她的肩膀,沿着海边散步。
    他和她都脱下了鞋子,涨潮的海水打湿了他们的裤脚,踩在沙滩上沙子馅进脚缝间,绵绵软软的。
    她嘴里哼着歌,踢踏着脚步,将沙子踢得扬起。
    “诺诺,”林启逸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起,叫住了她,捏起一只十足乱动的小生物,“你看,小螃蟹。”
    “噗。”关诺被他的举动傻到,挥挥手,“你放了它吧,要知道我们现在是大凶和凶的人,多积点福哇。”
    他揉揉鼻子,将小螃蟹扔回大海里,随后拍掉手上的沙子。
    “要说的话,胸还是你的大。”
    “?”关诺以为他还在调侃凶和大凶之间的大字,直到顺着他的视线方向望去——
    “你很烦诶!”她抓起脚下的石头扔他,追着他闹腾。
    玩得累了,他就撑着脑袋,她躺在他的胸膛上,外套盖在两个人身上,躺在沙滩上数星星。
    关诺又调整姿势躺在林启逸的臂弯里玩手机刷微博,后者则盯着夜空,鼻腔里都是对方和海风的味道,两个人都各自干着自己的事,却格外令人安心。
    “逸哥啊,司徒四月份的那个演唱会给我们留了票了,你要是工作不忙的话陪我去好不好。”
    “好。”
    “好啊好啊,”她翻过身抬起手来搭上他的肩膀,脸埋进他的脖颈,“而且我好想吃烤肉啊,在日本都没吃够,回了淮城我要吃到肚子爆炸。”
    林启逸垂眸,揉捏她的肚子,悄悄附在她耳边,“诺诺,别吃了,真的胖了。”
    “啊……不、不会吧?”“卧槽,那我回去要先减肥。”
    “那你还是算了吧,你这样也不错。”他收回了捏肚子的手,重新枕回脑后。
    “哪有人觉得胖也不错的?”
    “有啊,就是我。”他盯着夜空上的星星,回答,“我就特别喜欢你这种。”
    “喜欢?”
    “爱。”
    这还差不多。关诺被他哄得开心,搁在他的臂弯里咯咯地发笑。
    一直聊到夜半,直到困得眼皮打架,才缓缓睡去。
    ————————
    林启逸的签:当心小人。
    关诺的签:今年是最低运势,为了自身的安全还是不要外出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