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十五章.始于才华忠于颜值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你们,莫非吵架了?”
    面对陈思敏的疑虑,林启逸不由得征了一下,没想到她猜的这么准。
    约莫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没有,不是。”矢口否认道。
    “没有?可是你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
    “……”林启逸突然被她拉入了窘迫的氛围里,觉得有些无奈。
    他回想起在财经大的时候被她从北校区追到大学城那会,禁不住一阵头疼。
    “真没有。”他向她甩甩手,示意她管的太多了。
    “哦~那就太好了,昨儿个我见到你在医院外抽烟,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
    说到这里,陈思敏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你老婆莫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他瞪了她一眼,正颜厉色,“你什么意思?”
    “呃,没有没有,你不要误会。”陈思敏确实有点被吓到,连忙摇摇手否认,“我也是看你老婆好像一直躺在病床上,就关心关心。”
    他确实不太相信这种说辞,觉得她的想法有些搞笑,“那真是谢谢了,我和诺诺夫妻生活美好感情美满相处愉快。”
    他还想说有时间在这里阴阳怪气不如多接几宗案子为社会多做贡献。
    一口一个你老婆来你老婆去的,着实惹人心烦。
    却没想到对方接了句“那太好了”
    “呼呼,那太好了,没事就好。”
    “?”林启逸见她面露愉悦的样子,看不出一点不希望对方好的意思。
    “我见你板着脸见谁都爱理不理的样子,还以为你俩吵架了。
    我还在想如果是真的吵架了该怎么劝你们和好呢。
    她没事就好呀,我可太担心了。
    你知道吗,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你们俩莫名的一脸配,看到你们修成正果了我也有种好欣慰的感觉。
    你们可千万不要吵架呀,不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们还能因为什么事情吵起来。
    而且我看得出来,你老婆是个好女孩……你性子这么闷,就是需要一个外向的女孩来和你中和一下。”
    ……
    总之,陈思敏又短暂地跟他象征性寒暄了下,又匆匆离开了。
    关诺确实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
    与她交往多年,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他的性格比较沉闷,所以总是她逗着他,她带着他玩儿。又或者是以往吵架的时候,也是她先低头认错。
    他不是不知道,很多时候都是她照顾自己的心意多一点。
    他挠挠头,觉得自己确实有不对的地方。
    “诺诺。”林启逸重新回到病房,轻轻关上病房门,走近床边。
    他瞧见关诺把自己揉在被子里,蜷曲着缩成一团,再往保温瓶瞄一眼,瓶里的粥已经被吃了个干净。
    “诺诺。”他撩开被她紧紧盖住的被子,“是不是冷?怎么盖得怎么多?”
    “……”关诺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以为她睡了,又为她拉上棉被,起身想要收拾碗筷。
    少焉,才听见她缓缓开口道:“……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嗯?怎么了?什么感觉?”
    关诺把头埋在被子下,微微躲闪了他的触碰。
    “我好不舒服……头好痛……而且……”
    他轻轻摇着她的肩膀,“而且什么?诺诺,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呀。”
    “而且跟你吵架好累,我真的好不喜欢。”
    “……诺诺。”林启逸将她翻过身来面对自己,没敢用力,“我错了好不好?不要生我气了。”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哪里错了……”她的嘴里嘟囔着,面泛委屈,“你就知道欺负我,你就是觉得每次都是我哄你,然后就在这里仗势欺人。”
    “是,我仗势欺人,我就是个狗男人。”他握上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我还是个混蛋,对老婆直呼其名,还把她扔在病房里。”
    关诺没想到他自己承认了,还说了两个依稀出现在梦里的形容词。但听到后半句,她又摇摇头否认,
    “不是,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林启逸坐上病床上,另一只手替她摆放好睡歪了的枕头。
    “……我见到你跟陈思敏了。”
    林启逸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看见的,但他清者自清,反正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还说我说话不过脑子……”她撇撇嘴,又将被子盖上头,“我哪有说话不过脑子,明明就是你,天天整些有的没的。”
    “对,是我,是我天天整些有的没的。”他脱了鞋子,躺在她的身边,紧扣的十指没有松懈,“但是诺诺,如果你说咱们前几天的事,那是因为我真的不喜欢你提你和司徒少华还有和我哥那二十几年和十几年的交情。
    这两个数字会让我觉得我在你身边是个多余的。
    我知道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但我还是会在意。我是后来居上者,这会让我没有安全感。”
    关诺被他牵着手,迷迷糊糊地听完他说的一大段。
    “那你呢?你跟陈思敏呢?”
    林启逸不明白她提及陈思敏的用意,但仍然如实回答,“我跟她?我只是跟她恰巧碰到了而已。”
    “不是这个,我是说,如果你发高烧了躺在病床上,我在外面和司徒少华聊得欢天喜地,见到你醒了,进来病房照顾你的时候还指责你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你觉得你会有什么反应?”
    林启逸被她怼得哑口无言,沉默着细想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大概会跟她大吵一架然后再多冷战几天吧。
    “你现在知道了吗?我生气的点永远不是因为那些什么,是因为你对我和对你自己总是双重标准。”
    一吐为快般,她将自己这几天想说的,想泄的怨气都发出来了,瞬间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哼,按你那说辞,我也可以说我哪知道你跟陈思敏会不会有些什么,我知道爱情不分尊卑高低,但我一看到你跟比我好看的人接触,我也没有安全感。”
    她转过头去,以为男人会有什么推辞。
    “不是的。”
    看看看,果然是这样,就知道推卸责任,就知道双标!
    “不是的,你没有不好看。
    宝贝,对待脸的东西绝对不能自卑。”
    关诺没想到他是讲这个,一下子也讲不出什么发脾气的话来。
    “你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你要知道,光是身材你就打败一票人了。”他往她脸上微啄一口,“更别说长相了。”
    关诺没好气地推开他,故意回怼,“切,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个花瓶咯?
    哦,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花瓶,那我更没有安全感了,说不定哪天你就跟你的真命天女跑了呢?”
    “啧,哪能这么说话?”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蛋,慢慢凑到她耳边,温热气息搅着低声哄人的细语,“我对你是始于才华,忠于颜值。”
    她被他逗的脸红,想生的脾气瞬间瘪了一大半。
    林启逸见她脸烧的透红的样子,以为她又发高烧了,手触上她的额头试温。
    “我没事,我现在好多了。”
    她拍开他的手,又翻了个身来背对他。
    “诺诺。”林启逸从她的背后圈住她,“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她将被子往上扯着,调整好自己舒适的姿势,“我没有生气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情绪上来就会说重话。”
    “真的?”他埋进她的发间,圈她的力气稍微大了些。
    “真的。我早就不生气了。”她推推他,“你也不要离我太近,等下传染给你了。”
    听到她的肯定才如释重负般笑出声,却没有放松对她的拥抱。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有没有,我们逸哥还是很会说话的。
    叁百收藏感谢,所以我决定破两百珠再加更。嘻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