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第叁十七章.初恋(微h)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关诺扛着一堆大大小小的摄影器材,站在路边等着公交。
    正午的太阳日照当头,虽不比七月份的毒辣,却足以将她晒得猛出汗。
    现在的关诺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学车,指不定能把林启逸的车开回去过过瘾。
    好不容易等来一趟回家的公交车,没想到能坐的位置已经坐满了。
    还能怎么办,站着呗。
    上了车后站到靠后门的位置,把器材放地上,用手背擦了擦流到下巴的汗,还顾不上将器材收拾好。
    只是很突然,她觉得放手机的口袋好像少了些什么,伸手摸摸,果然是瘪的。
    下意识地转头,瞅到旁边个正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大叔。
    她抓住了那人的胳膊,放声喊道,“诶!你偷手机!”
    “去你的,无凭无据,少在这里乱诬蔑人。”然而男女力量悬殊,她抓住的那人用力甩开了她的手,把她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你手机了?真是莫名其妙。小姑娘,乱说话是要遭雷劈的!”
    “我……”
    霎时间,此情此景吸引了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姨大婶们,都指着关诺低声胡乱议论。
    这种嘴碎的声音让关诺感觉像是突然冲上来乱咬人的狂犬,像好端端地走在路上却突然被人硬泼了一盆冰水。
    她确实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大叔偷了她的手机,但第六感告诉她答案是肯定的。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一位约莫二十五岁出头的年轻男子打破了这个时候的僵持氛围,像利剑一般锋利的话显得格外突兀。
    他从大叔的裤袋里掏出一台手机,义正辞严地瞪着他。
    “这……切!”大叔甩开了年轻男子的手,大放厥词,
    “你没凭没据的,有本事我们一起去派出所,看看警察会站在谁这边?”
    “巧了,”年轻男子没有被他吓到,相反,脸上还多了份笑容,“我就是警察。”
    他亮出一张警员证,证件上的人脸与这位年轻男子毫无二致。
    “PC5040403,怀蔺区公安局刑警队长,刑羽。”
    ……
    处理细细碎碎的事情许久,可算是搞定了。
    林启逸拎着刚脱下的西装外套,低着头快步走向停车场。
    与关诺约好的时间晚了半小时,对方指不定要怎么数落他了。
    “启逸。”
    然而,上午的那把尖锐女声突然叫住了他,只是这次他并没有对这个称呼感到诧异了。
    “……”倒是对她这种一直不变的恶心语调感到无语。
    “怎么了?你还想不起来我是谁吗?”那女人故作姿态地走到林启逸身边,拉长了撒娇的语气,“真是的……不是都说,男人最忘不了的是初恋吗。”
    林启逸没有搭她的话,想绕过她去,却被她再一次挡住了路。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郑……”
    “我知道。”
    林启逸挡开了郑雅妍,与她保持距离。
    “哦……那你不都不打算跟我叙叙旧吗,初恋?”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是甲乙方。”他故意向她亮亮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表示他已经有人了。
    可是对方却死缠烂打,故意屏蔽了他的信号,“但是没有法律规定过说甲乙方不能一起去喝杯咖啡呀。”
    林启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知跟左耳入右耳出的人实在沟通不起来。他轻轻推开了她,抬眼却望到站在公司大堂门前等他下班的妻子。
    比起被爽约半小时,她更是对今天公车上发生的事心有余悸。
    后来她和偷手机的大叔跟着自称是警察的小哥到警察局,录了口供,才发现原来大叔是那一片区域的惯犯,专盯落单的小女孩作案。
    后来还知道了那个叫刑羽的是这个片区的刑警,只是今天休息日刚好与她乘坐了同一辆公交车,又刚好碰上这种事,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吼吼,这个社会上好人还是很多的。
    她的思绪正飘飘然着,只见林启逸大步向自己走来,身后跟着一个靡颜腻理的女子。
    被他一手拦进他的怀里,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他身后的女子却发话问道,“这是嫂子?”
    一开始还不觉得嫂子这个称呼有什么问题,只是瞄到男人板着脸的样子回答对方的话,所以自己也不敢多说什么。
    “噢,你好,我叫郑雅妍……噗。”
    听见郑雅妍突如其来的噗笑一声,她眨眨眼,不明所以的模样。
    “嫂子看上去是化妆了?怪不得你比今早看上去舒服多了。”
    关诺没懂郑雅妍嘴里的明嘲暗讽,只当她是夸自己会化妆的道了声谢。
    可是林启逸的脸却黑了一个度。
    他将关诺挡在身后,对郑雅妍挥挥手,“就这样吧,我该走了,你也该走了。”
    一路上,林启逸都只是搂着她,走到车门前将她塞进副驾驶上绑好安全带,没有说话。
    气压几近零度。
    关诺全当他是因为工作繁忙所以心情不好,只好发挥她作为妻子的专属特权,半倚在他身上,在他胸口乱划着,“刚刚那个女的是谁呀?你同事?”
    听到这里,林启逸不由得咯噔一下,知道她不可能知道自己与郑雅妍的过去,犹豫该不该告诉她。
    可还是决定隐瞒她,“甲方那边的人而已,过段时间就不接触了。”
    是啊,反正过段时间就没交集了,所以不想徒增她与他的消极情绪。
    “哦……长的挺好看的。我是男人我也心动。”她的手缓缓攀上他的下巴,曲起手指勾勒他清晰可见的棱角,“我看你挺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
    “哎呀呀,一物降一物啊,逸哥你也有今天。”
    说完,她忍不住笑话他。
    林启逸知道她是在嘲笑他不敢得罪甲方,本就因为被郑雅妍骚扰而火恼的心情瞬间被煽风点火了起来。
    他目前确实不能得罪郑雅妍。毕竟人家是衣食父母的情妇。
    可是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又是另一番滋味了,更何况是从心爱的妻子嘴里。
    欺压般的,他的身躯压过了她,拉开了她的安全带,手撑住她的后脑勺,环住她的腰肢,舌头覆上她的唇。
    将她的唇一口含住,齿尖擦着,轻轻吸吮着。舌尖又上下摩擦着她的唇瓣,推她的舌。
    慢慢地,两人的舌交迭在一起,你来我往,推拉松放。
    他将嘴边残余的唾液刮进嘴里吞下肚,轻抚腰肢的手滑进衣服里,慢慢勾上她的内衣扣,解开。
    “逸哥……”
    女人软绵绵的叫声正中他的欲点,林启逸埋进她的脖颈里,轻咬住她的锁骨。
    “嗯…”她忍不住挺起了胸,将自己捧手相让。抱着他结实的肩膀,闻着他身上慢慢闯入鼻腔的男香。
    太危险了。
    她是想逃走的,可却又贪恋依偎在他身上的温存。
    ——————
    诺诺你的心也太大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