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ρYzω.coм 番外.多亲我一口(校园篇)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与他谈了叁个月,还处于热恋期。
    只是年轻嘛。自然是喜欢腻在一起的。
    趁着午休时间,林启逸把关诺拉到池塘旁边的灌木丛边,与她偷偷地亲热。
    关诺有时候会想,男人会是什么味道。
    不知道,但她知道林启逸是清新的。
    有点淡淡的汗味,搅着衣服上洗衣液的香草味。
    所以她很喜欢和林启逸窝在一块儿。
    当然林启逸也一样。
    见她被自己逗得脸红的样子,男性的劣根性在她面前展现无遗,
    “我们谈了这么久,你都还没有主动亲过我。”
    而她却只是避重就轻,“哪、哪有很久?不过才叁个月而已。”
    林启逸当然知道关诺是害羞了,也没有揭发她的小聪明。
    他也愿意尊重她,现在确实于他们而言是刚刚开始,所以关诺确实需要一个适应期。
    更何况逗她多好玩啊,像只小仓鼠似的。
    用手指刮刮她的鼻尖,就能惹得人家一激灵;稍微与她靠近点,余光还能瞄见她双手无处安放不知所措的样子。
    他端详着低着头脸蛋发烫的关诺,像欣赏自己的恶作剧成品。
    无意间瞧见她似漏非漏的乳沟。短短的一条,却格外显眼。
    哎,怎么感觉有些热了呢。
    “今晚……可以吗。”
    他握上她的手,拇指腹轻轻摩挲她的手背。没敢直说出那两个字,是怕把人家吓跑了。
    适应期嘛,倘若她不愿意也无所谓的。
    当然关诺没有拒绝。
    没办法,谁让她也很期待,很期待他进入她,很期待被他揉进怀里的感觉。
    “嗯…那你今晚直接到我家来。”林启逸轻轻地吻她的鼻子,“顺便帮我带饭,我懒得做了,好不好?”
    ……
    漫漫的夜总是撩动着人们的心。
    黑暗能掩饰白日里人们不敢展露的阴暗欲望。
    关诺洗好了澡,哆嗦着钻进他的被窝里。
    他顺势搂紧了她,“怎么了宝贝?”
    怀里的人抿着嘴没有说话,却是拼命往上挤。
    关诺特意买了瓶蜜桃味的私处香水,一直以来都没有用武之地,今晚可算可以发挥它的价值了!
    快闻到快闻到快闻到快闻到!
    “你喷了什么?”林启逸当然闻到了她身上与以往不同的气味,鼻子凑近她的脖颈,“怎么这么香?”
    “你不要管。”关诺没敢直视他,顶嘴道。
    他淡淡地笑笑,拉上被子盖好,“好吧,我不管。”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的手不安分地滑到她的臀。
    “现在还是会害怕吗?”他问。
    关诺摇摇头,脸埋进他的胸膛里。
    “那今晚试试后入好不好”林启逸在她耳边悄悄地讲,呼出的热气打动她的心。
    目前为止,关诺在性事上还不算放得开,虽然第一次是从后面,但是盖着被子,也没有全脱光。总而言之,他们除了第一次以来,一直用的正常体位。
    “我们可以关灯。我…我可以不看你。”
    关诺摇头。
    林启逸以为她是拒绝自己,笑着叹了口气,正准备安慰她。
    但没想到她起了身,将身上的衣物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没事的,可以不关灯……我,我也想看清楚你。”
    呜呜呜我的宝贝怎么可以这么好。
    他将关诺拥入怀中,抱她用了些力,“宝贝,你今天真的好香。”
    “有吗……”
    “嗯。”他轻轻扯下她的内裤,“有点像瑞士糖的味道,你是不是吃了?”
    “没有……”她鸵鸟似的将脸缩进他的臂弯里,小嘴儿碎碎念着同他撒娇。
    他喜欢死了。
    手抓起乳肉,揉搓。他整个人圈住了光秃秃的她,咬住耳垂。
    关诺不知道现在应该算个什么感觉,明明只是普通的肌肤之亲,却让她异常舒服。
    “轻点…”
    “我没有用力啊。”
    他舔舔她的耳,安抚她的情绪,往她脑门上香了一口。
    轻轻抬起她的腿,手缓缓摩挲她的花唇,略有些湿,还不算彻底。
    关诺忍不住挤出一丝嘤叮来,从掌心里传来的热度令她安心了不少。那处第一次被人如此仔细地触碰,却没有感到一丝冒犯。
    她怀疑过自己是否天生的淫人,怎会如此贪恋他给的温柔。
    她是第一次,他愿意迁就她;她还没习惯情人间的情情爱爱,他也愿意带领她。
    “好喜欢……”
    “真的?喜欢吗?再多一点好不好?”
    关诺特别喜欢林启逸对她说好不好,有被尊重的感觉。却浑然不知自己无法拒绝他的好不好。
    他慢慢揉搓她的花穴口,足够湿了便缓缓插入一根手指。
    一开始是没有感到异物进入的感觉,待他入得大半才有所察觉。
    蓦然抓紧了他的领口,倒吸了口冷气。
    他的手指退出,“怎么了?很疼吗?是不是?”
    她摇摇头,倒也不是疼的感觉,就是觉得很奇怪。
    他的手指和肉棒总归是不一样的,关诺有时候也会学着小男生们去看A片,发现很多时候男方都喜欢在前戏时就伸指头进去。
    她的话……也不是讨厌吧,就是觉得这种方式只能撩起她的欲火。
    林启逸见她沉默着不说话,以为真弄疼她了。揉揉她的胸口,“我错了,别生气。”
    关诺只觉得好笑,她可没有生气呀。
    为了证明,她背对着他,俯下身子翘起屁股,“进来…”
    刚开苞的小女人总是湿的特别快,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下黏糊糊的感觉,却不知道已然一塌糊涂。
    林启逸第一次看清了平常进入她的那处。
    穴口连着周围都粉粉的,小小的一条缝。唇肉很明显的两瓣,有些肉肉的。
    他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连交合的那处都长在了他的心尖上。
    等的久了,关诺难免觉得不自在。正想质问他的时候,所期待的肉棒已经抵在她的穴口。
    还未等关诺反应过来,他便吻住了她。
    肉棒在她的臀上就这湿润滑动,打湿了囊袋,关诺感觉热的发烫。
    怨不得旧时的人为了性而发狂,原本性爱就是如此快活的事。
    他的顶端慢慢顶开花穴,慢慢进入。
    他想让她慢慢习惯他的东西,却被她甬道内的暖融融包裹住,恨不得想要一捅而去,又担心弄伤了她。
    却没想到关诺嫌他动作太慢,扭着屁股催他,“你怎么这么慢?”
    啧。给糖吃还不要。
    他的完全进入了她,揉起她的浑圆,“你现在是尝到甜头了,就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哼,那又怎么样?”她坏心眼地夹紧了他,“磨磨蹭蹭的。”
    林启逸忍不住嘶了声,缓过来后拍她的屁股让她放松。
    没想到她就吃这个,越拍夹的越紧。
    好吧。他将计就计,索性直接动起胯来顶她。
    他们第一次的后入,很契合。
    他俯在她身上抽动着,比起第一次,越来越能抓得到她的敏感点,就这那处大幅度抽插。
    男女皆沉醉在这场酣快淋漓的性爱里,他进得粗鲁,她被他顶的娇吟不止。
    “好紧……妹妹,不要吸得这么紧……”
    他的额头上出了薄汗,夜深人静,她紧致的那处嘬吸着他,惹得他粗喘。
    林启逸也不蠢,知道她是在使坏,于是也故意地顶她的G点,顶她未经太多人事的敏感点。
    只是物极必反,双方是坏心眼的同时也自损八百。她的花径痉挛,猛然狠狠吸住了他。
    阴茎一抖,精关大开,他的液完整地射进套内。
    ……
    一般情况下,关诺被男人吃光抹净后,就直接睡着了。
    只是今晚比较特殊,身旁的林启逸已经闭上了眼,她还没睡下。
    她沉沉地盯着他的轮廓棱角,无言。
    想起今天他说的一句话,
    “你都还没有主动亲过我。”
    切,你以为我真不敢啊?
    反正他也睡着了。关诺借着夜色朦胧,轻轻地在他脸上嘴了一口。
    见他没有反应,又给她生出了莫大的勇气,关诺又亲了过去,只是这次停留的时间长了些。
    不料男人却转过头,衔住了她的吻。
    “坏心眼。”“抓到你了,妖精。”
    被抓包的羞愧令关诺通红了脸蛋,她拉上被子不敢去瞧他。
    “躲什么?跟你啵个嘴而已,这也害羞?”
    林启逸隔着被子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方,“宝贝,再亲一口好不好。”
    “不要了……”
    “来吧,再亲一口,再亲最后一口咱就睡觉。”
    他钻进被窝,同她在被子底下打闹,缱绻纠缠,旖旎不止。
    “喂,林启逸,你把家里的自行车钥匙放哪了。”
    只是猛一刹那,一把震慑四方的声音把他们惊到了。
    “说了多少次,车钥匙不要到处乱放,还有,你的鞋子能不能自己弄好,不要老让我收拾你的臭鞋行不行啊!”
    林女士猛地打开他的房门,瞧见被窝里鼓起的两大块。
    “你、你在干什么?”
    关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林启逸按进怀里,懵懂中只听到林启逸喊了一声妈。
    “你、你……”
    “妈!”他对着站在房门前的林女士大喊,“你先出去,我待会再跟你解释。”
    下一秒,林女士出去了,雷霆般的摔门声吓得关诺打了个寒颤。
    “怎、怎么了……”
    “我妈回来了。”他穿上衣物,丢给她一件睡衣,“你也先穿上,我先出去一下。”
    关诺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妈会骂你吗?”
    “会吧。”林启逸啄了一下她的额头,“别担心,没事的。你先躺会。”.
    “妈。”
    他出了房间,与正坐在沙发上的林女士对峙。
    林女士瞪着他,“你胆子挺肥的,学会带女朋友回家了?”
    “是。”林启逸也同样正视着林女士的眼睛,“我很喜欢她,她是……”
    “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啊?”
    “啊什么啊?我问你,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林启逸以为自己要被劈头盖脸地骂一顿,却没想到林女士关心的是这个。
    “有,当然。”
    “那就行,”林女士起身,准备回卧房,“我对你谈恋爱没什么看法,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做好安全措施,懂了没?”
    做母亲的,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的儿子最近春意盎然心花怒放的样子。
    天天捧着手机傻笑,周末了也不待在家,问就是在学校,这不是谈恋爱了是什么。
    林启逸刚回答了一句懂,林女士就关上了卧室门,独留他一人在客厅。
    他回到房间,悄悄掩上门,瞧见穿好衣服的关诺抱着膝坐在床上,像个被抢了糖的小朋友。
    “没事了。”他牵上她的手,“我妈没说什么。”
    “真的?”关诺似乎不相信,她觉得应该没这么简单,“你不要骗我,你妈妈到底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就让我们戴好安全套。”
    她与他对视着沉默,双方牵扯着,没有动静。
    对视许久,关诺突然扑上他的怀里,“太好了,我以为我再也不能跟你在一起了……”
    林启逸被她的这一番话逗笑了,“怎么会这么想?”
    “你妈这么凶……”
    怀里的人哭唧唧地,好生怜爱。
    “是啊,我妈真的好凶,”他顺着她给的藤绳往上爬,“我刚刚其实还被骂了,你是不是应该安慰我一下?”
    “啊……?那你想要我怎么安慰你啊……”
    “嗯……”
    他装作在思考的样子,咬着下唇,
    “比如,多亲我一口。”
    HαīTαnɡωênχúê.còм
    更一则番外,让你们知道这本书本质是本甜文
    好辣其实是对四十一章不满意,觉得没有写到我想要的那种感觉,所以这几天我会修一下,这是补偿给你们的一章剧情肉!!
    正文和番外一起写的,没想到番外先写完了orz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