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不要再来烦我了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关诺本以为,被她警告过后林启逸会消停一会。
    到没想到这几天他还蛮勤快的,公司家里还有她这间房子叁头跑。
    一开始只是送生活必需品,再后来是送些吃的穿的,再后来有事没事都会来一趟。
    她倒是觉得无所谓,主要是被网上的狗追得太猛,没时间理他。
    “其实你不用天天来。”
    “没事,是我自己想来的。”
    “……”
    “你总不能老是吃外卖吧,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我不放心,万一有什么不测起码我还在。”
    “不是,我意思是你这样弄得我很烦。”
    林启逸一定要粘过来,她嘴倒也不留情。
    往常都是关诺比较在意他的看法,现在出了网暴的那件事,她也不暇顾及他人的感受。
    “……诺诺,明天要不要一起出门?”
    “……”关诺在心里叹了口气,无言地看着他。
    现在是听不懂人话了怎么地?
    “随便吧。”
    翌日。
    相比于容光焕发的林启逸,关诺就显得篷头垢面多了。
    当然实际上林启逸要比看上去的颓废的多。
    她盯着他新冒出来的点点胡渣,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却只是将她拉到镜子前,给她扎了个高马尾,戴了对太阳花的耳环。
    她盯着镜子前的自己,无奈地笑笑。最近一轰而上的事太多,导致她都没好好打理好自己的仪容仪表。
    网暴当然还在持续。即使公司和安欣还在紧紧跟进,却也有心无力。她所签约的公司规模不算大,除了叁个老板和她就只剩叁个剪辑师和两位助理,还有一位已经退了役很久的队友。
    所以,就算能解决网络上的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
    ……
    他们倒也没去多少地方。
    去超市买了几瓶沐浴乳和洗发水,到市场里买了一些菜,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林启逸载着她却开往别的方向。
    “你干什么?”她问。
    “不早了,去吃饭吧。”
    “不早了?”关诺看看表,“才下午四点,这么早吃饭吗?”
    “那就先去附近的商场逛一下,”他瞧了眼后视镜,“你之前不是说看中了双鞋子,去看看吧。”
    关诺透过车中间的透视镜盯着他的眼睛,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只是她没想到,林启逸带她去吃日料。
    他当然看出了她的窘迫,“你之前从日本刚回来的时候不是说还想再吃次日料吗,我查过了,这家店大众点评评分最高,应该挺好吃的。”
    关诺自己都觉得很诧异,她怎么有这么多之前说过?她之前是个话痨吗?
    但她也只是轻轻皱了皱眉,没接他的话茬。
    “我朋友说这里的盖饭和叁文鱼也很好吃,不过你少吃点,不然生理期又得疼得打滚了。”
    一个说一个听,看上去还算和谐的画面。
    只是往常是女方说男方听,而现在调换了角色。
    吃饭的时候也是这样,林启逸喋喋不休地,关诺也没心思听他讲话,却也没打断他。
    看到她实在很忧郁的样子,林启逸才闭上了嘴。
    入夜,他们又从商场里买了不少东西,关诺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
    而他又带她到了别的地方。
    “你又想带我去哪?”
    林启逸笑了笑,回答她,“带你去个放松心情的地方。”
    关诺以为他是开玩笑,也没再理他了。
    他把车停下附近的小山坡下,将她拉下车。
    与他走上山坡,她才想起了什么,“噢,你之前是说过不开心的时候你会到高处去俯瞰其下。”
    “嗯,那会逃学就是为了这个,”林启逸俯在栏杆上,盯着淮城的夜景,“那个时候觉得,咬咬牙,总会坚持过去的。”
    关诺没有听他后半句在说什么,只是笑笑,不知道是笑他逃学还是笑自己。
    淮城啊。车水马龙,稍纵即逝。
    大城市里有太多的无奈都不是一句话可以概括的。
    “诺诺……你之前跟我说过‘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告诉我’,相对的,我希望你也是。”林启逸抚上她的肩膀,安抚道,“我也想替你分担些什么……放心吧,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他见关诺没多大的反应,只是呼了口气。以为她是不信任自己,“是真的,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呃,你等下我。”
    还没说完,他就跑了。
    望着他逐渐跑远的身影,她又叹了口气。关诺倒也不是不信他,只是觉得感慨而已,不过她心里正烦闷着,也就没做解释。
    也没等多久。
    她从远处瞧见他捧着一大束红玫瑰。
    鲜艳得刺眼,像极了她去美术展看的油画里的样子。
    “诺诺。”他的唤声将她从红玫瑰的注意拉回现实。
    “喜欢吗?”
    关诺只是盯着他,没有多说话。
    林启逸瞧不出她的情绪,有点着急地,“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换个别的颜色……或者别种花也可以,诺诺,我……”
    她没等他说完,就接过了他手上的红玫瑰,
    “准备了很久?”
    他挠挠头,久违地红了耳朵,“也没有很久。”
    虽然现在接近五月,但还不是盛花期,手里的玫瑰固然火的灿烂,看得出准备它的人费了很大一功夫。
    她看看他,又盯着玫瑰看。觉得有些可惜。
    “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不记得了。”林启逸壮着胆儿靠近她,握着她的手,“诺诺,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她缩回了手,摇了摇头。
    林启逸以为她不肯,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却瞧着她转了身。
    然后,把这一大束玫瑰都扔进了垃圾桶。
    林启逸觉得自己好像被撕开了一半。
    像濒临悬崖边的失落感,像被潮汐冲上岸边而缺氧的浅水鱼。
    “……”
    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盯着垃圾桶里的红玫瑰,佁然。
    许久,关诺才打破了沉默,“你现在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了吗?”
    “……什么?”他轻轻地,还没缓过来。
    “你知道你当时在咱家小区门口和我吵架、误会我时我的感受了吗?”关诺也低着头,不肯与他直视,指了指垃圾桶里的玫瑰,“就是你现在的这种感受。”
    “林启逸,有时候我真的……只是需要冷静一下。”
    “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
    我觉得这不是追妻,这是虐夫
    算了,反正按着大纲走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