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没事的HHH(2500+肉章)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林启逸打了个地铺宿在她的床下。
    本来他是说,到楼上去睡的,但被她拉住了衣角。
    “二楼我还没有收拾好……你就睡在这吧。”
    他也没有问为什么,就是就地打了个地铺,手臂撑着脑袋闭上眼睛睡下了。
    关诺怕黑,平常的时候和林启逸窝在一起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要是一个人外出的话就会开一盏小壁灯。
    林启逸当然不会烦她这个坏习惯。
    只是两人难免的和睦,她未免感到不自在。
    翻了好多次身,刚才发生的事令她惊魂未定,怎么样也睡不着。
    哎,都快四点半了,天都快亮了。
    翻到正对着他的方向,盯着他的喉结发愣。
    “暧、暧……”关诺伸直了脚趾来轻轻踢踢他,“睡、睡了吗?”
    “嗯,嗯?啊……”他还在半梦半醒中,被她踢醒后打了个哈欠,“怎么了?”
    “我、我……我想上厕所。”
    哎,你好讲不讲,讲个什么上厕所。
    关诺突然被她的智商所佩服。
    想聊天就聊天,有什么好拐弯抹角的。
    林启逸却没有多说什么,掀开被子起身。
    “你干什么去?”
    “厕所。”林启逸揉揉眼睛,“你不是要上吗,帮你开灯啊。”
    关诺一时半晌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听清了他的话后转瞬红透了脸。
    “我……不是……我……”关诺顿时觉得哑口无言,“也没有啦……哎。”
    她一下子全泄了气,无可奈何地手托着胸部,抬头眙着他,“我睡不着,你可不可以陪我聊聊天。”
    如果说关诺最有辨识度的地方,除了胸部就是她的那颗泪痣。
    她睁着眼睛盯着他,眼下的泪痣仿佛是在引诱他。
    身上的吊带丝绸睡裙滑下,露出了大半个胸部。
    她略有些窘迫地又红了脸,他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她的邀请,大了胆坐上了她的床边。
    “害怕?”
    “嗯。”
    如猫儿的一声,撩动他的心弦。
    手不自觉地左右摩挲她的下巴,大拇指抵住她的玉唇,刮摩一会便吻上了她。
    明明前几个小时还吵得不可开交,这会又勾搭上了。
    亲得够了,才放开了她。自己则随意地躺上了床,
    她搂上他的臂弯,“我一开始还以为刚刚来敲门的那人是我不知道哪个黑粉,要来索命的。”
    林启逸轻轻地笑笑,揉揉她的头,“瞎想。”
    “是真的,我没骗你。”关诺翻过身去压着他,“你都不知道,人疯起来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
    “不会的,你不要乱想,现在是法制社会。”
    她知道他是安慰她,却还是趴在他身上叹了口气,“你说,是不是我这几年事业太顺风顺水,或者是我们感情太好,所以上帝派个你不知道从哪来的初恋来考验我们?”
    关诺顿了顿,手肘抵着他的胸膛问,“诶,你是不是就喜欢一些脑子发育不完全的人啊?”
    林启逸觉得有点无奈,这小妮子骂别人也就算了,怎么把自己也给骂了。
    “没有,当年是我眼光太差,品味太低。”
    “切,”关诺又翻了个身,“看出来了。那个郑雅妍,连人话都听不懂。”
    “那是,我哪有你眼光好呀,找了个这么爱你的老公。”
    关诺被他气笑了,笑得像束满天星。
    林启逸也抱着她跟着她笑。
    笑完了又盯着天花板发呆。他的唇从后面摩挲她的脸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关诺坏心眼地调整了躺姿,正坐在他的大腿根部上,臀缝夹着他的腿心,磨蹭。
    气氛浓郁,未开荤许久的成年男女。
    林启逸环住了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头埋进她的脖颈,尽情地吸着她身上的沐浴玫瑰香。
    确实是很久没享受过了。
    “诺诺。”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像碰坏一件珍宝,“可以亲你吗?”
    关诺看不到他的神情,却感受得到从他胸前传来的剧烈鼓动。
    她知道他在期待着,又害怕。
    她无声地笑了,“嗯。”
    听到她的回应,才轻轻地捧过她的脸来,嘴巴贴上。他小心翼翼地舔舐她的唇,又将舌头伸了进去,慢慢地带着节奏走,在她的贝齿上滑动。
    他的掌心忍不住揉上了她的胸部,指腹转着乳头,又狠狠地捏了几把。
    她忍不住问他,“有这么馋吗?”
    有,当然有。
    他托起她的玉圆往嘴里送,嘴唇含住她的乳尖,舌头轻舐着,她的乳晕上沾满了他的唾液,又将脸埋进她的两团浑圆上,胸部上散发的清香是极有用的兴奋剂,他忍不住小咬一口。
    关诺啧了一声,拍了下他的肩膀,“轻点。”
    “我哪有用力?”他抬眼反驳她,下巴还埋在她的乳沟里,像个贪吃鬼。
    关诺被他盯得不自在,转过头去,“哼,我去喝口水。”
    “诺诺。”他将她拉回来,把她按在自己的大腿上,“别走。”
    他撩开她的睡裙,不安分地将手探了进去,温柔地脱下她的内裤,掌心揉搓着她的阴部。
    “啊……”她知道自己已经湿得不行,许久未开荤的身体由不得她矜持。
    林启逸同样也忍不了太久,他将自己的内裤褪下,把手里沾上的蜜汁揉在龟头上、抹在阴茎上润滑,又将她往自己的胯下按。
    “宝贝,”他在她耳边吹气,“我要进来了。”
    “嗯……”
    关诺小小声地嗯了下,而后随之而来的却是直通宫颈的贯穿感。
    她与他同时喟叹,扭着臀夹紧了他许多。
    “宝贝,轻点夹……”太久没有感受过她的紧致,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慢慢放松。
    “好……”她虽放松了,却坐实了他,他的耻骨被她的臀包围,一种说不上来的包裹感。
    他轻轻地让她跪趴在床上呈后入式,才慢慢动起身子来。
    她的甬道内壁与他的炙热紧紧相衔,交合动作由慢至快,从林启逸的视角,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吊带睡裙下的圆润胸部,无疑是加强了他的兽欲。
    他紧紧揉住她的臀,用了些力往胯下扣,伸手揉捏起她的阴核。
    她的敏感感官被他放大,甬道更加包容他的炙热,吮吸着,又忍不住撅起屁股来想要更多。
    “快……快点……”她握上他的手往自己的奶子上放着揉搓以减缓身下的炽热快感,不料却只是令她欲罢不能,引得她频频娇吟。
    她嫌不够,只能娇滴滴地扭臀撞他的耻骨撒娇,求他的肉棒埋入更深。
    林启逸啄了下她的耳垂,掐着她的阴核揉捏,肉棒仍保持节奏一轻一重地撞击她。
    快一星期没有的性爱,关诺无暇其他,只想一味地沉浸在他编织的爱情网里。
    “诺诺。”他还在她身上耕耘着,却突然喊住了她。
    她以为他是讨亲,便转过了头,只是唇还没贴上他的,便听见他沉沉地在她耳朵旁低喃,
    “无论你最后做什么选择我都会陪你。
    没事的。
    我们一起面对。”
    她愣了一下,之后便被他一次次的挺入惹得放声尖叫,不算宁静的夜,不断地敲打成年恋侣的心。
    他们双方都是无法对对方狠心的人。
    也同时都是时刻心系着对方的人。
    他紧紧地抱住了她,精关赶在与她同一时刻冲刺大开。
    一场大快朵颐过后,他和她都倒下了。
    肉棒还插在她的里面,缓过气后才不情愿地拔出来。
    他悄悄地吻上她左眼下的泪痣,替她盖好被子,正准备关灯睡觉。
    “呜……”
    却听到关诺小小声地嘤叮,连忙俯下身子安慰她,
    “怎么了?”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林启逸迅速将这几天的事在脑内过了一遍,才想起来她指的是什么,“没事,睡一觉就好了,说不定明天就没事了。”
    “呜……”
    “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晚安。”
    他还是不放心,将她与被子卷成一团,隔着被子紧紧抱住了她,
    “晚安。”
    ————————
    有没有,我是不是很尽职,都不怎么卡肉的。
    有些熟面孔不见惹,反思了一下应该是我这几天的剧情太水,等完结后会花时间来修一下!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