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罚你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林启逸将她哄着睡着后,自己也没睡多久。
    躺下闭目养神大约两个小时后,轻轻地将胳膊从她的怀里伸出,到厨房去给她倒了杯水,留了个纸条,悄悄地穿上衣服鞋子出门。
    天已经亮了个大概,路上的上班族风尘仆仆的,林启逸却不急着去公司。
    他来到一家星巴克里。远远望见一位身材高瘦的女子向他挥手。
    走过去给她打了声招呼,“陈思敏。”
    “你托我找的报社我找到了。”陈思敏啄了一口咖啡,“只是他们收费比较高,不过我帮你谈了,害,谁叫我干这行的就是认识这些人多呢。”
    “谢谢。”林启逸对她谦笑,递给她一份略鼓的信封件。
    陈思敏虽接过了信封,作为外人她无权翻查,但还是会有八卦的想法,“你是要干什么?又是联系报社又是买热搜的。”
    “没什么。”
    ……
    ……
    ……
    关诺这次睡得很沉很沉。
    好像是这些天以来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
    一下子睡到太阳挂顶,还是被安欣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干嘛啊你,没完了吗。”她揉着眼睛滑开通话键,将手机扔到枕头边对着大吼。
    “卧槽大家姐,你先别急着骂我你快上微博看看!!!”
    神经病。
    她按下挂机键,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铃铃铃铃铃铃铃。”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安欣坚持不懈地打来好多通电话,吵得她都快耳鸣了。
    好吧,为了防止自己神经衰弱,她还是接通了安欣的电话。
    “我求求你了快去看吧,你知道吗,你微博下面和围在我们公司下面的黑粉都不见了………………”
    “啊?你、你说什么?”
    关诺没有挂断电话,切开小窗口点出微博。
    “是啊是啊,天哪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我的妈啊……大家姐你快去看看超话,”安欣激动得像第一次采到花粉的小蜜蜂,一直在关诺耳边嗡嗡个不停,“好多好多支持你的人,之前他们一直被控评了所以我们都看不到他们。”
    随后安欣给她发来一大片截图,全都是她的粉丝发来的慰问。
    【支持你,从四年前就开始看你的视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我是守望先锋那期入坑的,一开始被你的技术吸引,后来变成了你的相声粉hhh弯仔码头加油!】
    【哈哈哈我就很古早了我从你还没跳槽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你了,大大加油!】
    【冲啊我的宝贝!!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你不可以被他们打倒!!!】
    安欣还给她发来一张豆瓣上的话题贴,“好像是有人恶意要黑你,被人肉到了……大家姐,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对方来头好像还不小。”
    关诺还收到一条微博热搜的链接,点进去。
    #汪氏集团情妇身份曝光#
    话题热度第一。
    今日日报po文:汪氏集团情妇身份被爆,汪总裁却回应从来没有这个人。不过更重要的是,据知情人士所爆料,该情妇曾与多个十八线流量明星扫黄被抓。[图片][图片][图片]
    底下评论。
    A:卧槽卧槽天哪太恶心了吧,她还带话题嘲讽弯仔码头是铁逼,原来她才是荡妇本妇。
    B:呜呜呜我的哥哥还跟她传过绯闻天哪我的屋顶塌了!!!
    这一下子太多的信息,关诺处理不过来了。
    她锤锤冒着烟的脑袋,甩甩头盯着房间的角落发愣。
    “呃、呃……?”
    “大家姐你没事吧?”安欣以为她是兴奋过度了,于是又在旁边絮絮叨叨地碎碎念着,“我看群里好像说是有人专门买的线报。”
    关诺回过神来,故意岔开话题,“是被谁人肉到了?”
    “不知道,好像是一个姓林的。我听粉丝群群主说的。”
    ……
    林启逸的公司里也炸开了锅。
    “欸你知道吗,郑雅妍今天的事。”
    “知道知道知道!天哪我就知道她是那种人,你看之前她去粘林经理,被拒绝后又去粘隔壁部门新来的小帅哥……无语了。”
    “活该被爆。”旁边的小白领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她之前仗着汪总的庇护,老在我们公司里耀武扬威的……早看她不顺眼了。”
    “就是啊……我跟你说……那个郑雅妍还……”
    “咳咳。”林启逸倚在门框上,咳嗽了几声提醒他们,“别吵了。都去好好工作。”
    围在茶水机旁的一群人这才听话地散了。
    他转过身去,给关诺发了条微信。
    【今晚想吃什么?】
    等了很久都没有回复。他以为她还没有起床,便熄灭了手机屏幕,继续工作。
    回到她刚装修完的小屋子,刚打开密码锁就瞧见她抱着膝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轻轻地勾起嘴角,向她举起手中的塑料袋,“我买了咖喱和牛肉,”
    殊不知,她冷不伶仃地冒出一句,“你有没有看今天的热搜?”
    他的身子颤了颤,转过身去用故作平静的语气回答她,“没有。”
    关诺哦了一声,视线回到电视机上,却撇起了嘴来,小小声地,“你骗我。”
    林启逸没有听清她说了些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你骗我。”关诺提高了音量,语调带点委屈,像个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娃娃,“你自己说你从来没有骗过我,你现在就是在骗我。”
    林启逸倒吸了口冷气,心里一下子落空了大半,赶紧靠近她去安慰她,“我没有,真的,我今天真的没有看热搜。我连微博都没有打开。”
    他确实没有看热搜,也没有看微博。或者说今天唯一一次看手机就是为了问她吃什么。
    他们公司的老板决定与汪氏断绝交易关系,也因为这个重大决定,搞得他们全公司上下都得处理和汪氏集团合作而留下的烂摊子。
    “切。”关诺把脸埋在膝关节下,“你就是觉得我好耍。”
    “没有,真的没有。今天热搜说了些什么?”林启逸将她捞起放到大腿上,贴近她耳边问。
    关诺感觉到耳朵麻麻的。缩了缩脖子,嘴里却还在责怪他,“你就是有,你明明……”
    你明明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却还要在这里装无辜讨糖吃。
    她有时候最讨厌林启逸的一点就是他赶在她面前把什么都做了,却不告诉她,搞得她晕忽忽的。
    可她又最最最喜欢他这一点了。
    关诺将脸揉进掌心里,防止围在眼眶的眼泪掉落,一副被欺负了的小媳妇委屈状,“我不管,我要罚你。”
    “罚、罚什么?”
    “罚你为我做牛做马一辈子。”
    ——————
    大家不要再说逸哥狗男人啦~我很喜欢他的。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