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我想回去了HHH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关诺的手抵在林启逸的胸膛上,“你想干嘛?”
    他就势捧起她的双手,将她空无一物的右手无名指抵在唇上。
    “什么时候回家?”
    哦,是噢。关诺想起来他们还呆在这个家不像家的房子。
    “我……”
    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又吻上了她,扣上她的十指,撩起她的睡裙,
    “回家好不好,回到我身边来。”
    关诺没有反抗他,只是暂时地任他胡乱亲吻,
    “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林启逸摇了摇头,神色黯淡,却仍紧紧握着她的手。
    他轻轻褪下她的底裤,又紧紧拥着她,“诺诺,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也有很多你受不了的地方,又爱吃醋又双标……我会改的,我都尽我所能去改好不好。”
    关诺确实有些不明所以,于是顺着他的话往下接,“没有啦,你又不……”
    “我会一直都这么听话的,所以你不要走,好不好。”
    他的掌心覆上她的左手,揉在手心里反复搓捏,又缓缓摩挲她的无名指,目光沉稳。
    “啊?嗯……”关诺点点头,觉得今晚他似乎有些失控。安抚般回应他的吻,手臂攀上他的肩膀与他相拥。
    他的那处若有若无地蹭着她的,微微分泌出的液打湿了四角裤的一小片,与他过近的距离使温热气息直接打在她的脖子上。
    她帮他脱下裤子,掀起他的短袖,露出锻炼得当的肉体来。
    关诺刹时觉得有些久违,前几次的做爱只顾着生气和伤心了,都没有好好观察另一半。
    哎,莫不是以为自己忽略他了。
    “走什么神?”林启逸咬上她的脖颈,“呆了?没睡醒?”
    “不是,只是以前都没发觉你这么好看。”
    林启逸被她呛住了,有点不适应她直白的夸赞,只是笑笑,往她鼻尖上轻点一口。
    “你玩儿我?”
    他伸出手轻抚她的花户,似惩罚般揉捏她的阴核。
    惹得她小吟一声,脸微微红,“没有呀,是真的,觉得你越来越帅了。”
    人都是喜欢夸奖的。他笑着,捏起她的乳头,再一次衔住她的唇,将她揉进怀里,胸膛挤压着玉白的双乳,身下的炙热抵进她的大腿内侧。
    “嗯……呀,”她轻轻呼出一口气,娇娇地吟叫。
    他握起肉棒,龟头蹭她的阴唇,沾湿了蜜液又抹在她的阴核上,弄得她下面黏糊糊的。
    “你干什么呀,要进不进的。”虽是哂怪的语气,在他耳里却成了撒娇。
    他也确实是贪心的,“让我再抱抱。”
    关诺自然知道他这人吃软不吃硬,只能扭动起身子,双乳磨着他,摆出又娇又软的姿态来,
    “来嘛,进去嘛。”
    林启逸被她的叫得鸡皮发麻,也不打算玩弄她了,转过她的身子来,抓捏住她的屁股,一柱捅了进去。
    “啊,啊……”关诺还没做好充分准备,那根东西就闯了进来,一瞬间的快感令她不自觉地夹住了他。
    林启逸也觉得难受,被她夹得差点卸了枪,轻轻嘶了声,按住她的屁股,龟头抵住她的宫颈研磨。
    “放松,放松,宝贝。”他揉揉她的花核以示安抚,热气打在她的耳垂上,“不要这么用力。”
    约莫是被他揉得爽了,他只是稍微动一下,她就扭一下臀,实在是瞧得他徒然生出一团火来。
    “坏心眼。”
    他开始做抽插动作,肉体间碰撞的声音,男女微小的喘息声和娇吟以及私处进出时滋滋的水声都是上好的催情药。
    客厅只开了一盏小壁灯,不光,也不暗,窗外仍下着暴雨,屋内恰到好的氛围。
    爱液沾湿了他的胯,肉棒仍肆意妄为着,像要将这个吸紧他的女人狠狠惩罚一番。
    两个人的情欲与炙热逐渐融为一体,她被他紧紧揉进了怀里,像两个分不开的瓷娃娃,上身与下体紧紧贴合。
    “吸这么紧,你是想谋杀亲夫吗?”
    关诺抿抿唇,知道他是在调侃自己,可快感也是真的,想让他的肉棒狠狠插坏也是真的。
    她知道他的力度比平时大了很多,却也受着了,反正她自己也很享受来自于男人的爱抚。
    他快速抽插了几个回合,咬住她的耳垂,指腹扣弄她的花核,又有意无意地蹭她身上的敏感点,欲求与她同时登顶。
    一伸,一缩,身体酥麻地颤,两人最后的情欲终于被释放。
    “诺诺。”事后,他与她相拥躺在沙发上,休息半晌,他才悄悄地唤她,
    “我真的很喜欢……很爱很爱你。”
    关诺睡意朦胧地嗯了一声,微微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还在回味刚结束的男欢女爱,喘息过后,她轻轻地拍打他的背,
    “知道了,明天来帮我收拾一下行李吧,我想回去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